#零号音乐厅,华语原创音乐再出发!#
“阿里山的姑娘没有一个漂亮,只有我邓丽君最漂亮!”
你敢相信这么调皮可爱的话是出自邓丽君?
在我的回忆里,邓丽君是温婉娴静啊,唱着《甜蜜蜜》《小城故事》的君君,画风在我印象里,只能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真可爱,对吧?
但你一定没看过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还真没想过,君君的造型可以这么千变万化。
除了抒情歌曲之外,还随时可以变身成为摇滚女王、Vlog先锋、撩男歌迷达人、自黑段子手、摇滚女王......
越翻查资料越多,邓丽君在我心里建立的女神形象就越摇摇欲坠......
在B站,《终于找到我爸痴迷邓丽君的原因了……》这条视频的播放超过200万,让无数95后、00后发出被征服的弹幕。
如果邓丽君生活在这个年代,她的个人认证一定是:歌手、搞笑艺人.....
她到底有多古灵精怪?
那就不得不说大名鼎鼎的“死亡三问”!贵姓贵庚?婚否?
君:傅中尉,请问你今年几岁?
傅:26岁。
君:傅中尉结婚没有?
傅:结过婚了。
听到傅中尉已婚后,立马头也不回地走掉
还有专业怼杠精:您觉得我唱得不错的话呢,希望您多给我一点掌声。如果……您觉得我唱得不好的话呢,那你自己来唱好了!
最擅长就是,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最狠的话!
在1982年,一本名叫《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书诞生,由《人民音乐》杂志组稿,这本定价两毛二的书长达六十页,书籍的内容围绕着“鉴别黄色歌曲”这个主题展开。
当年可被炒到天价......
我是万万没想到,这本书躺枪的主角、“邪恶的源头”居然是邓丽君!
民谣歌手周云蓬说过这么一句话:“邓丽君,我们音乐的后娘,我们色情的大姐姐。”
1978年改革开放初期,伴随着手提式录音机进入内地,港台的流行歌曲也传遍了内地的大街小巷。其中影响最大的首推台湾的邓丽君。
那种软绵绵甜蜜蜜的歌声,模糊了政治立场,夸张了个人的情感,强烈地契合了一代年轻人追求个人生活的内心情绪,风靡了大江南北,让内地的年轻人倍感新鲜,如醉如痴。
于是,邓丽君的歌曲磁带,如同当今的盗版片那样四处翻刻着,传播着,一发不可收。
一边是邓丽君在坊间的大量流行,一边却是遭到了权威们对之的猛烈抨击:怒斥邓丽君的歌曲传递着颓废、没落、情爱等不良情绪,是后庭之花、靡靡之音,会腐化青年的思想,主张坚决堵塞,绝不能放任自流。
甚至还曾经出现了将邓丽君的磁带与裸体扑克牌等进行统一查收的行为。那时,哪位青年要是唱邓丽君的歌曲,给人的印象至少是不正气、不上进的。
最夸张的是,在1980年4月,一些老资格音乐人在北京召开了一场专门针对当下流行音乐取向的讨论会,称为“西山会议”。
在会上,一些专家对于以邓丽君为代表的港台音乐表达了否定的观点,称其软绵绵、萎靡不振,是含低级趣味、反映腐朽颓废情调的乐曲。
就算是这样,当时的小年轻们仍然冒着一种“禁忌”的刺激感,一边悄悄在工友联谊会上哼唱着“何日君再来”,一边偷偷地将自己幻想成歌曲中的各个浪漫苦情主角。
因为在那个大家言行举止都整齐划一的年代,邓丽君浪漫的歌声让人们找回久违的的舒展人性本真的自由。她唤回了人们心中沉睡已久的温情与美好,让人们得以拥有了自由呼吸的空气与土壤。
邓丽君,已经是代表人心禁锢得以解放的一个特殊符号。
如今,她的“靡靡之音”早已成为了一代人共同的回忆。像邓丽君这么又酷又可爱的灵魂,一定在更多人心里,活得更久。
#零号音乐厅,华语原创音乐再出发!#
广东省音乐家协会原创音乐空间广东国家音乐创意产业基地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309号羊城创意产业园2-24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编辑|谢逸隼终审|阙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