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误 会(纪 实 小 说)
冀瑞丰
2020.10.23

十月中旬的周末,出于对国庆节的留恋,我和老伴专乘高铁从廊坊出发去北京游玩儿。

上午因别的原因先游览了京西皇家园林颐和园。
简单吃过午饭,便匆忙转乘到了天安门广场。待领略了天安门的风采,饱赏了广场的盛景后感觉时间有余,便径直奔向天安门西侧的中山公园。
当我们健步到达门口被查验身份证后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对我们说:叔叔,阿姨你们二位均以超过六十,游览本园享受免费。您慢走,尽兴游。
我和老伴闻之倍感舒心,嘴虽未张,心里却说:首都真好!
热情的服务,免费的待遇,好像给我俩体内注入了兴奋剂,三步并面步,得意地朝园内走去。
我俩并肩来到习礼亭一眼望见先行者孙中山的高大铜像,上前短暂瞻仰后由松柏交翠亭沿中轴路北行,先后到达社稷坛,蕙芳园,中山堂,格言亭,不知不觉中就来到紫禁城外的护城河畔,刚欲休息,只见河沿南岸,情园北端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从而诱发我俩忘却休息快步前往。刚入人群队伍,还未了解原由,迎面便走来一位衣着时尚,睸清目秀五十左右的女士,肩挎背包,手握文稿资料;犹如老练的警探开口发问:您是男孩儿?女孩儿?起初我不解也不在意,心想自己一路走来,既没吐痰,又沒抽烟,丝毫沒有不文明之举,难道京城便衣在于对别人搭话?还是真的对己盘查?因自信坦然,便驻足相觑。待确认我的面额果真是她双目的靶心时,她又加大嗓门重复了一遍:您是男孩儿?女孩儿?顿时我不加思索本能地答道:男孩儿,这时也发现她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喜悦。随及她又问道:多大了?我信口爽快回答的同时还特意伸出右手的拇指和小指并转动式的打出手势(因舌前舌后音发不准,唯恐对方听不明白)六十六。话音未落,引起近身的男女及贴身的老伴不约而同的捧腹大笑。他们的暴笑突然连我笑懵了,在木呆地环视四周的刹那间,我顿时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原来我己步入京城久负盛名的“相亲角”,完全置身于相亲人群之中,难怪这位女士急切上前开门见山的寻问。她不是普通游客,也不是便衣职员,而是在尽其父母之责,为子女择偶而不懈地奔走与捕捉。她的行为举止也真实地反映出当今社会作为父母对子女特别是大龄子女的劳心,牵挂,无耐和焦虑。
由此断定先前所发生的问与答,压根儿就是彼此双方产生误会的共鸣。之所以误会是因为那位女士并非我猜疑中的保安,而是正宗的京式相亲,而我也不是她所想象中的与会相亲者,而是纯正的游客看热闹的。
双方经三言两语的沟通,开诚布公的解释,彼此消除了瞬间的误会,驱散了短暂的尴尬。
客气道别之后,目睹相亲会的场景,我由衷地被那些为了子女择偶相亲而不辞劳辛的父母所感动,怀着对其敬仰之心打道回府。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冀瑞丰:临漳县柳园镇东南王村人,当过中学教师,县体委教练,土管局干部。现已退休,闲暇时间喜欢书法,文学等。
冀瑞丰 | 老娘长寿儿返童(散文)
冀瑞丰 | 还原的惊喜(散文)
冀瑞丰 | 给老娘洗澡(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