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我家那棵酸石榴树(散文)
春亮
2020.08.14
咋一看题目,有人不禁要问了,人家的石榴树都是甜的,你家的怎么是酸石榴树呢?您这是问着了,且听我慢慢的道来:
打我记事起,我家的院子里就栽下了这棵酸石榴树,它像是我的小伙伴,伴随着我童年的成长。每年的春天,它的枝头就会开满了似喇叭花的红红的花骨朵,给我家的小院带来了勃勃生机,充满了活力。
炎炎夏日,这棵石榴树长满了绿油油的叶子,春天开的花已凋谢,变成了青青的小石榴,石榴树成了遮阳伞,大人们在石榴树下下象棋、休憩,我和小伙伴们搬一个小方桌,在石榴树下写作业。七十年代,物质匮乏,文化娱乐少,也没有电视机,好在我大哥在部队搞科研工作,懂点无线电,有一次探亲回来,为我家组装了一个半导体匣子,它为我们家的业余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和快乐,那个时候,没少听革命样板戏,革命歌曲,尤其是马季、唐杰忠老师为中国人民援助坦桑尼亚、赞比亚修建的坦赞铁路创作的相声《友谊颂》,百听不厌,给我的童年时光带来了欢歌笑语。
秋天悄声无息的来了,经过春天的花开花落,夏天的风吹雨打,我家的酸石榴树,也到了结果的时候了,尤其是在八月十五前后,这棵酸石榴树上的石榴,就一个个的长裂开了,里面露出了红红的像红宝石一样晶玲剔透的石榴籽,不知道是不是品种的缘故,这棵石榴树上的石榴几乎都长裂开了口,像孩子们的牙齿,仿佛向人们诉说着丰收的喜悦。我家这个石榴看着好看,红红的石榴籽,让人恨不得立刻掰开吃了,但是吃了它酸的你前牙倒后牙,水分还特别大。每当摘石榴的时候,我妈妈都不忘叮嘱我:去给杜大爷送几个过去啊,杜大爷是我家一个院住的老邻居,一个非常和蔼可爱善良的老头,杜大爷耳朵有点背,给他送过去时,他摆摆手对我挤眉弄眼的叭叭嘴,意思是说石榴太酸了,我笑着对他说“这是我妈妈让送的”,我放下石榴,赶紧的跑了。
有一天,有个穿工人服装的师傅路过我家院门口,驻足一直看石榴树,正好我的妈妈从家出来,这个师傅说“老嫂子我看你家的石榴长的挺好的,能不能给我两个?”我妈妈说:大兄弟这个石榴可是酸的啊。这个师傅说:我就是要酸的,泡酒喝治疗支气管炎和咳嗽。我妈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听人家这样解释,就对师傅说:那就就自己摘吧。那个师傅高高兴兴的摘了两个大点的石榴,对我的妈妈一直说:谢谢你了老嫂子。我妈妈说“没事没事,自家种的你需要了再来摘吧”。那个人赶紧说:好嘞。欢欢喜喜的走了。还有一次,我妈妈在院子里纳鞋底,邻居孙大娘家的外孙子小明,从我家的院门口,一会一趟一会一趟,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正好被我妈妈瞅见了,我妈妈猜透了小明的心思,对小明说:明明是不是想吃石榴啦?“嗯是的姥姥”小明说。我妈妈二话没说,摘了两三个石榴,“来孩子拿走吃吧”。小明接过石榴,一个劲的对我妈妈说:谢谢姥姥。一溜烟的跑回家了。我妈妈就是这么一个善良无私的人,把自家种的果实分享给街坊四邻,使邻里关系就像石榴籽一样,紧紧的团结在了一起。
在大雪纷飞的冬天,有几个长在枝头上的石榴无法摘掉,却为寒冷的冬日,增添了别样的景色,像极了挂在枝头的小红灯笼,预示着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说来奇怪,我家的酸石榴,放到春节也不会放坏,除了外面的皮干瘪了,里面的石榴籽还分外红,以至于来我家拜年的人们,对我家的石榴爱不释手,给节日烘托出了浓浓的喜庆气氛。
时间总是不经意的从指尖轻轻滑过,一转眼之间半个世纪过去了,流逝的是岁月,挥之不去的是童年时光那美好的回忆,如果我的发小、邻居、同学看到这篇文章,希望它能带给你一样的美好的回忆,你是否还记得我家那棵酸石榴树?吃在嘴里面是酸的,它却永远甜在你、我的心里……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春亮…笔名:鬼子六,一个六零后,一个曾经爱好文学的青年,如今已是中年大叔,爱生活爱写作爱旅行。闲暇之余写了十几篇作品,在多个平台上和晚报上发表,深受广大读者及身边的朋友喜爱。
戳这里,往期经典作品回顾春亮 | 小草(诗歌)(主播:张文玲)春亮| 春暖花开(散文)春亮| 牵挂(散文)(主播:亿美)春亮| 怀念父亲(散文)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