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的责任是给孩子尽量安排活动,这些活动要尽量和阅读有关。哪怕学校布置了很多作业,孩子有不少学习欠账,也不要慌。孩子属于学校和社会,但首先属于家庭,属于他们自己。他们肯定能“行”。
小新和大多数孩子一样,背着标准的长方体书包,那书包让我想起古代书生外出随身背的“箧”——很重。
为了尽可能给孩子创造活动的时间,我安排离“写作业处”较远的食堂吃饭,我去接哥哥的十几分钟他可以看《三国演义》。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小新最近没读《水浒》,偶尔想起《封神演义》里的申公豹。准确写出“豹”这样的汉字,是他的义务了。“丞相祠堂何处寻”,他也有义务知道这样的杜甫的诗句,甚至还要说上几句《出师表》,比如“先帝创业未半”什么的。
我们必须做孩子的表率,《黑猫历险记》真的那么好吗?最初因为这是捷克的书我才感兴趣,现在,我已经朗读完了200多页。小新今天写完作业主动要求朗读《黑猫历险记》的第30节,坚持了16分钟。这和我那个“黑猫教你数学”的玩笑肯定有关系。
小学的好多考试有范围,包括作文。我们小时候就是“看图写话”——扔香蕉皮入垃圾箱什么的,小新他们这一代小学生也写过。作文有范围,到底好不好呢?
有一天,作业是抄写作文草稿《难忘的一件事》(生活万花筒),还有补写作文《我和孙悟空过一天》。在作文里,孙悟空变成了小新的一支笔,陪他去上学,还提醒“主人”要认真听老师讲课呢。我可否变成一只蜜蜂,趴在小新的书包上,对他们的小学、他们的班级进行实地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