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爱德华滋和其他清教徒而言,情绪可以(或许说'将会'比较妥当)表现在一个人信主的过程中。但爱德华滋在书中主要关切的重点不是「情绪」,而是他所说的「情感」。
情感在信徒初信之时的生命中,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但情感也应当普遍存在于我们的一生之中。现代社会大多把情感当作情绪的同义词,但对爱德华滋而言,情感一词有更为丰富的意义。
圣洁的情感在真信仰当中,是相当重要的。情感就是人的倾向和意志中较活跃、明显的运作活动 (exercises )。神赋予人的心灵两项功能:一项是人用来 理解和思索的功能,也就是用来分辨、观察和判断事物的 功能,而这项功能就视为理解力。
爱德华滋在此对「思想」提出最普遍的见解,也就是让我们可以评估和发展信仰教义的认知功能。
这种功能必然会伴随着理性和逻辑的思考,而许多反对他的人非常推崇理性思考,认为这种思考才是属灵生命最重要的一部份。
尽管爱德华滋同意理性思考是我们身为人的一部份, 但他认为有一个更广泛的概念可以用来代表我们。基本上,他用情感来形容圣经里常提到的「心」。
情感所代表的不仅是我们对周遭事物的感受或看法,同时也代表我们对这些事物的实际倾向(例如爱好或厌恶)。爱德华滋指出情感有时也被称为「意志」,因为意志的活动也是来自同一个倾向,但是「在倾向当中较活跃、明显的运作活动,就是我们所说的情感。」
我们从这里可以看见两个重要的观念。
第一,爱德华滋鼓励我们要注意今日常提到的「全人的概念」。我们的思想(理性思考)、我们的意志、我们的情绪、我们的良心,或我们生命里其他非物质的部份,任何一项都无法以某种方式来掌控我们生命里的其他部份。相反地,我们被造是成为一个整体的生命,每当我们提到自己里面有「不同的部份」时,反而显示罪已经在我们生命里造成分裂。
爱德华滋的看法跟理性主义者不同,他并没有把逻辑和理性当成是最重要的部份,而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他反而是想找出可以把人所有部份结合在一起的原则,而这个原则就是情感。
尽管这一点不是很容易理解,但我们可以说情感就像「船舵」一样,可以操纵我们身为人的这整艘「船」。所以说,情感包含了上述一切属人的特性。
爱德华滋的主要论点是情感在真正信主的人身上,会表现出一种渴望或倾向,驱使我们寻求神和祂的荣耀,并且远离自我及世上的罪恶。如此说来,情感会「操控」我们的思想和情绪,还有生命中的其他所有部份。
这就是为什么对爱德华滋来说,想理解真正的基督教时,最终都不得不转向情感;因为情绪、行为、特定的选择、甚至是知识上的认信,这一切本身都不代表一个人真正地相信基督。惟有情感所选择的方向才能证实此人真正地信主。
因为爱德华滋没有特别清楚地提到情绪,所以当我们要把他的著作应用到有关情绪的讨论时,就必须十分谨慎。然而,他认为情感包含了我们对事物的感觉,特别是这些感觉如何影响我们作选择的过程,包括选择我们要做些什么,还有选择把什么事看作日常生活中最优先考虑的事。
爱徳华滋解释说:「人不只是会理解和观察事物,而且还会对自己所观察或思考的事物表达某种倾向。」
人们会先对事物有所理解,但最后这个理解会在人里面形成主动的选择和回应,然后我们就可以透过人们的外在行为来认识他们。理解可说是从我们内心的整体运作而来的。
史多姆斯(Sam Storms)在诠释爱徳华滋的思想时补充两点重要的区别。
首先,他区分「情感」跟「热情」 (passions)的不同,后者就是爱德华滋所说的「在意志或倾向中更突如其来的活动,它会对人的血液流动造成更剧烈的影响。」
其次,他也把「情感」和「感觉」(feelings)作出区分。情感确实包含情绪上的层面,但情感所涉及的层面比情绪更广。
「通常情绪指的是生理上 的高亢状态,不论是兴奋或惧怕,这些都跟头脑所察觉到的事实毫不相干。另一方面,情感则必定是人的思想在理解和认识事物后所产生的结果。」
总之,爱德华滋把人的内在本质,视为由思考和理解能力( 「功能」 )所组成的。但他跟理性主义者有所不同,他也提出我们身为人的第二项功能——情感,占有更重要的地位。
情感代表那促使人倾向去做某件事的整体过程。爱德华滋在书中并不认为这两种「功能」互相对立;
相反地,他敏锐地观察到我们之所以身为人,乃是因为我们具有全人的本质,所以这些功能应当是共同运作的。爱德华滋也深知我们都是堕落的受造物,罪会影响我们整个人;因此,这两种功能不一定都以互补的形式运作。
爱德华滋跟现代有些人的想法不同,他不认为理性思考可以完全不受罪的影响。他承认我们的理性跟我们生命的其他部份一样,都已因罪恶而扭曲变形;因此我们才需要罗马书十二章2节所说的【心意更新】。
今日社会有关「要保持理性、要控制你的感觉」的呼吁,错失了爱德华滋对人的基本理解,而且也犯了他所要对抗的错误,也就是认为理性的地位高过一切的感觉,所以情绪只能由理性来诠释,并且是屈服在理性的力量之下。
这种错误观念普遍存在于爱德华滋的时代和我们的世代,而爱德华滋在研究基督徒的情感,以及情感在属灵生活中的角色时,也确实不断地对抗此类错误的思想。
他坚定相信理性的功用,但他指出理性是与情感共同运作的,而真正的基督徒也会接受情感的引导。爱德华滋可说是提出了一个基本原则:不要把理性看作是基督徒生活的单一最高目标,而排斥情绪或我们整个人的其他部份。
对他而言,情感能够受到正确的引导以及我们对神拥有渴慕之心,才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所以情感可说是包含了我们生命的其他所有部份。
引自《亘古常新》清教徒的圣经辅导实务
第6章《我只要停止感觉就没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