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山寺的鲤鱼口衔桃花【组诗】

————————————————————
李不嫁,男性公民,《诗歌周刊》2016年度诗人,2017年度“地下”诗人艺术奖获奖诗人。1966年生于湖南桃江,1988年毕业于湘潭大学哲学系,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

◎夜访夹山寺
四下里无人
小徒弟清晨下山去赊酒
到黄昏时,回到山上的只有半个月亮
三两棵桃树、李树
此时正隐姓埋名地开着
隐约可见一个个猩红如血,一身身缟素如人
但只要过了三月
桃树上结满小桃子,李树上结满小李子
清一色的青,清一色的涩
小和尚回来掩门独酌,和明月老死此山中
这也正合当年植树人的本心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李自成三个字暗藏其中
史书上时而称他为闯王,时而称他为闯贼
2015-3-20

◎飞过头顶的鸟好像憋坏了胸腔
售票窗口的小沙弥
念一声阿弥陀佛
把门票递出来,头也不抬
山路旁,僧人们的寓所一溜儿排开
室内电视机的音量
像院子里的紫薇压低了声响
他们还那样沉默,沉默中暗含惊惧
像三百年前收容了朝廷要犯
泄露一点点秘密就会人头落地
黄昏了,菜地里的僧人还在劳作
泼洒出的粪水像一道道弧线
飞过头顶的鸟也好像憋坏了胸腔
声声唤:迎闯王,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2016-10-31

◎一个人有两种死法
一个人有两种死法:窜逃途中
被民团误杀;或遁迹佛门
陪一盏青灯了却残生
湖北的九宫山和湖南的夹山
都供奉有陵寝,都建有纪念馆
都相信自家的山头埋的是李自成
我去过这两个地方
寺院均巍峨,香火皆兴旺
晚风中梵音悠长——
天下名山都被僧占尽了
只剩那样多无名的山,那样多草民
哪一天,也会一时兴起,造出一个闯王来?
2016-11-2

◎龟虽寿
夹山寺的乌龟不比僧人少
敲晚钟的时候
纷纷从放生池里爬到岸上
长满苔藓的背上,还能辨认出
放生者刻下的日期和名字
有几只老得实在动不了
但还是浮出水面,似睡非睡地
晒一晒山中悠长的日光
光阴太慢,也许还要等上很多年
才会遇见那样一个人:驼着背、缩着头
滴溜着一双小眼睛,领它们出山门,去报恩
2016-10-17

◎放生池里的鲤鱼口衔桃花
寺院的桃花
不比山下的凋零得早
春天摸上山来
也不比香客们来得晚
从山脚到山上,也就半小时
他们三步一叩首,撅着个屁股
足足要花去半天时间
而这半天内要发生些什么事啊
有人打马离乡,去求取功名
有人卸甲归田,也来寺里小坐片刻
人在世上折腾来,折腾去,死生俱是疲劳
放生池里的鲤鱼口衔桃花,一条接一条
2015.10.24

◎舍利塔
因为向善的缘故
夹山寺的树争先恐后地
奔向山顶。黄昏的光线
照亮了舍利塔的西边
却让东边的这一面更为阴沉
据说里面供奉的都是高僧
古往今来,总有几根骨头最坚硬
经得住凡间的熔炉烈焰
山顶的桃花也持相同的看法
它们不再聚拢,那里光秃秃的:
亿万年的造山运动,只剩一堆嶙峋的礁石
201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