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4日: 我不在家,家里没有一个人,井茶无任何手续非法开锁进入我家拿走我的私人物品。1月15日: 我报警,井茶不给立案,随后我写了一封信给市长投诉,在网上流传开来,信还未寄出···1月16日: 我被两个井茶上门传唤,出示了一张在我看来是无效的传唤证,没有被传唤人姓名(来了后现场填写的),没有传唤事由,只是口头问了我是不是给市长写信了,我说:“是我写的”。“那就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让他们在门口等我,进房间跟儿子做了祷告,然后整理了九个月大的宝宝的东西,换上衣服,带上两个儿子上了警车。 感谢主,一路上,我和大儿子唱着赞美诗很喜乐。 到了派粗所,又来了几个蝈宝,开始我毫不客气的跟他们吵了一架。 我大声的吼:“谁给的权力还是哪条法律规定你们可以没有任何手续开锁进我家的?如果在美蝈,你们私闯民宅我就可以拿枪崩了你们!” 他们说:“这不是美蝈。” 我:“不是美蝈你们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是吧?公民就没有隐私安全了是吧?” 然后和其中一个蝈宝发生了语言冲突,血气比较重,随后我想到耶稣的教导: 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马书12:20-21和合本) 然后我跟他说:“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吼,怒气太重”。他有些尴尬。井茶和蝈宝的整体素质还是有所提高的,不像之前不给吃饭,不给喝水,我家先生买了午饭送过来,吃了饭后他们又给泡了一杯茶,然后开始了我们的谈话。 首先其中一个蝈宝读了三个公告,QY江信大厦会堂被取缔的公告,QY非法组织被取缔的公告,QY非法办学被取缔的公告,然后准备录笔录,我问他们要了《权利告知书》,大声的朗读了一遍之后开始录笔录,做了一些个人的资料登记,这里记录其中的一些问答和笔录外的一些谈话:蝈:“你丢失的书籍是什么书籍?”我:“不是书籍,是我自己打印的学习资料。”蝈:“是什么学习资料?有没有名字?”我:“有名字,叫《圣约灵修》。”蝈:“是哪里打印装订的?”我:“拒绝回答”蝈:“刚才我们给你读了三个公告,你听清楚了没有?”我:“我听清楚了,但是我不认同。”蝈:“QYJH已经被取缔了,是非法组织,你明白了没有?”我:“我不明白。”蝈:“我再说一遍,再以QY的名义搞任何活动聚会都是违法的,你听清楚了没有?”我:“我有问题要问,你回答我。”我:“QY是不是邪教?”蝈:“没有人说QY是邪教,是被蝈家取缔的非法组织。”我:“既然不是邪教,那就是主耶稣JD的JH,传讲圣经真理的JH,我有信仰自由。”这是笔录主要内容,下面还有一些未被记录的问答:1.我:“为什么开我家门进我家?谁给你们的权力还是哪条法律规定的?”蝈:“房子是你的吗?你有房产证吗?”我:“你们懂不懂法律?我有租房合同的,就是房东进来也是需要经过我同意的!”蝈:“木板隔的家也能叫家吗?”(我们家和隔壁中间的隔墙是三合板)我:“怎么就不叫家了?你们进我家为什么不通知我?可以给我打电话啊!”蝈:“我们没有你的电话号码。”我:“这个谎言太低级了,你们的监控技术谁还不知道?只要输入我的名字,想要什么资料没有?你说没有我电话号码,自己觉得搞笑不?”蝈:“……”(尴尬)2.蝈:“你有义务送孩子去公立学校,这是《义务教育法》规定的!”我:“我有义务也有我的权利,根据《国际公约》,我有权利按照我自己的方法在家教育我的孩子。”蝈:“你那是美蝈的公约吗?”我:“你们懂不懂法律?《国际公约》都不知道?”蝈:“美蝈那么好,你去美蝈啊。”蝈2:“她想去也去不了啊(嘲笑)”我:“是的,这是事实,我想去也去不了,但是我们的牧师长老可以去,很多年前就有人让他们去,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去吗?因为他们深爱这片土地,他们爱你们,所以他们甘愿在这地被你们非法判刑!”(很激动)蝈:“不要激动,好好说。”我:“再说了,我们已经移民到天国了,美蝈哪有天国好呢?”蝈:“天国,哈哈”3.蝈:“你哪里来的底气这么理直气壮的呢?”我:“我的底气来源于圣经里神的话:'做官的乃是要让作恶的惧怕,行善的得赞赏'我没有作恶为什么要怕你们?” 最后那个蝈宝大队的队长再一次跟我声明,QYJH是被取缔的,非法的,上帝也叫你们要顺服在上掌权者的嘛! 我的回答是:顺服是在JD里的,你传唤我就来了,这是顺服,但是QYJH是讲真理的主耶稣JD的JH,所以我会坚守我的立场,不会离开,我犯法了,你可以抓我,这个我可以顺服,就像我们的wang yi MS被你们非法判了九年他也没有上诉一样,所以不用再说这个问题了。他说:“你如果坚持,我们就依法办事!”我告诉他:“没问题,我可以接受。” 谈话基本结束,笔录让我签字,我让问询人在问询人一栏写下他的姓名和井号他拒绝,我也就拒绝签字。 他们走出去后,我坐在沙发上唱着赞美诗哄着孩子睡觉,享受着神同在的美好,神很奇妙,居然让一个弟兄走进来,还跟我聊了一会儿,后来被蝈宝发现了被赶出去了,这很安慰我,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我有主耶稣JD,有弟兄姐妹。再说一个感恩的事,也请大家代祷? 弟兄走后一会儿,从后面一个铁门里面出来了两个穿着防护服的年轻男子,估计也就二十来岁,面色凝重,一点笑容都没有,坐在我对面的长椅上。 我小宝对着其中一个男孩子笑,然后他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 后来他们又戴上了护目镜站起来,我就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去医院吗?”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井茶,他们没有回答我。我又说:“现在疫情挺严重的,你们要注意安全,上帝保佑你们”这个时候他说话了:“不要保佑我,我是个犯人”。我听了很心酸。 然后井茶给他们戴上了手铐,我又说:“耶稣拯救世人,信耶稣!” 他比了个天主教的十字架手势,我很感动,我继续跟他说:“信耶稣,一定要信耶稣,耶稣爱你们”。 我看到护目镜后的双眼流泪了,又做了一个十字架的手势,走到门口,双手合十,对我深深的鞠了一躬,我也为他流泪祷告了。 感谢主,主是不偏待人的,我想可能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主派来对这个灵魂传讲福音的,求主来拣选他们? 然后蝈宝也走过来让我先回家,我抱着孩子,满有平安喜乐,一路出来,跟每个井茶都说了:“再见,耶稣爱你们!”感谢我的神我这蒙JD宝血所洒的 有平安喜乐和永生的胆小鬼:舒琼姊妹问安 整理于:2021年1月19日 小编:米 敢 刺,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