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群
广西麻雀诗群诗展 之一

《麻雀诗刊》
简介:
  2010年9月《麻雀诗刊》创刊于广西柳州,创办者主要有刘频、大朵和侯珏等;2010年至今累计出版十七期,一万余册,共发表诗歌1600多首。主要骨干成员有:刘频,大朵,侯珏,周统宽,蓝向前,田湘,张弓长,冷风,虹浅浅,谢丽,飞飞,蓝敏妮,举子,袁刘,申海光,石语和东禾等。她是一份草根性、先锋性、区域性的诗歌同仁刊物;她秉持诗歌气质的生活化,坚持忠于生活,把生活的发现转换为诗歌,在艺术上兼容并包。麻雀诗刊多次被《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广西文学》和《红豆》杂志推介并选发作品。2014年,《麻雀诗刊》被《中国诗歌》作为十大民间诗刊进行推荐;同年“麻雀”诗群参加由中国诗歌流派网、《星星》诗刊等联合举办的21世纪中国现代诗歌流派评选暨作品大展,被评为21世纪中国36家入围现代诗歌流派。

断魂(外二首) 蓝敏妮
一根桃木小桥在村寨古桥头架起
离家多年的远人归来,皮鞋在桃木上腾跃
跟从道师冥冥念叨
“魂随我来”“健康平安”“大富大贵”
古桥的椎骨暗里节节松脱
它的弧度是所有母性的背脊
牛的,羊的,人的,以及雾色的
生灵
有脚步踩得越来越近
咔嚓一响
“忘祖的人必然魂断”
一块块巨石走回山岗
戏子在玻璃里
舞台左侧甩开长长的水袖
戏子吊出最高亮的一声“啊”
戏子住在玻璃茶几里
水袖是台面刚刚撞破的裂痕
一袋苹果放上去
戏子唱“苦”,裂痕走动一毫米
一盘橘子搁上去
戏子唱“酸”,水袖游走两毫米
手慢慢沿着裂痕
闭上眼睛再抚摸寻找
光滑的台面毫无伤口的痕迹
桃花雪
你知道的有万万种啼声
我熟悉的不过一种
那只七点钟的林间鸟的音律
恰似我每日的同一只小碗的响动
一鸣天色白
一鸣黄昏黄
你说眼泪是一种香风
坐身于一个巨大的青瓷里

你突然问,林间鸟在三更啼叫
和一只小碗突然摔碎
打破的东西是不是一样的
你又提起另一个问题
你的,也是我的
若无其事的样子你用手去
扶正我的厨具
你说你上次来它也是这么倾侧
也有这么一小块锈迹
我在纸上画桃花雪
当我停笔一砚池的陈墨结成冰
也是一种有颜色的白
而桃花雪黑得快崩开了
母亲
蓝敏妮:女,70后。广西来宾人。2013年开始写诗,有作品在《广西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发表。

被我想像过的世界是幸福的(外二首) 刘 频
我承认,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残缺
铜灯没有修好,英雄还在用烈火疗伤
坏人混在少女中间,还在黄昏里和大伙共进晚餐
即便如此,和一群羔羊讲狼的故事,也是有罪的
在神的祖国,请把摇摆的手放回心脏,请相信
被我想像过的世界是幸福的
那是重返故乡的春天,用苏醒的爱打开了铁窗户
那是牧羊人偷出的一幅新画册,从那里开始
请随干净的河流一起,给蒙羞的万物重新命名
请在鹰的眼中,跟乌云继续拼抢内心的闪电
请相信,被我想像过的幸福是柔软的
受伤的泪水,转身成一个风中安静的修女
如果黑暗还淤积心中,就打开萤火虫的手电筒
一点点地照亮通往黎明大海的悬梯
如果那个骑马的情敌还在和我们争夺美
只要他满怀真诚的爱意,就放过他
请和他一起去爱春天的嘴唇,乳房
一起去分享这个世界的美酒和灰尘
春雨初记
春雨是仁政
是菩萨梳头发的声音
落到一个小民头上
茶杯吓了一跳
那时一部新法典被他翻旧
但春雨用小羊吃草的力气
落下来
一个国家的地图突然变大
他是韭菜,割了头照样长
但春雨不割人头
他就可以穿着青衫到处乱走
他知道
春雨一用力,势必天下大乱
但春雨不乱
他的书也不乱,他的乱也不乱
春雨密得像小楷
他的内心不够用
夜色中的掷石者
春天一过
在黑暗中投掷石块的人,从树林边
消失了
我们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
只记得在远远的黑暗里
他那奋力投掷的姿势
从最后一声呐喊里
他消失了
消失得很坚定
就像那块投向远方的石块
在夜色中划出的一条曲线
刘频:男,60年代出生,现居柳州。多年来在《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等发表大量诗歌,作品入选多种诗歌年选,出版有诗集《浮世清泉》《雷公根笔记》。

夜里醒着的人(外二首) 大朵
夜里醒着的人
心,有蟋蟀的叫声
仿若一座老房子
潇潇落下灰尘
醒着,在夜里
挂念或者自责
扯着睡意
像受伤的战士
被疼痛撩拨
沉默的时间
梦的领地
被纸做的马群
踏过
黑暗结实
肉身空,脆
清醒的人
翻扒白天自己
的片段
像审查别人的
电影
风动
风动
万物清醒
事实是
草木交出了心事
风滑动
不因我们的心事而卡住
太阳的齿轮
轻松地吃高山大河和
我们的肉体
风流于韵事
顺一些香脂
美人迟暮
悔当初
风没指引
后来的旗帜
风鼓动我们
出卖青春和火药
典当生死誓言
吹过四季
弯了往事
风在黎明咳一句偈语
“万物乌有
大地虚镜”
家祭后
我问老母亲
一年多了
不知父亲在那边好不好
母亲说弟媳问了仙婆
父亲骑着一头黄马
时常赶集
与邻居也和睦相处
过得自在
我说父亲怎么回到
以前的年代
不是给他烧了汽车吗
母亲说
可能他不会开
大朵:生于60年代,男,壮族,广西来宾人。已出版诗集《等待鹊桥》、《怀念狐》、《痛苦之门》和《床尾的兰花》等。

抹上灰的天空(外二首) 周统宽
马拉松的信使一跑
胜利抿着死神嘴角的笑
马拉美的骰子一掷
马拉多纳的头球
躲着一只上帝之手
英格兰的足球
鳖鱼了一箩筐
我爷爷搭上三声干咳
拖着我的手
怎么也拖不出
抹上灰的天空
水泊梁山被逼得
一滴水的脾气也没有
高俅他算个球
宋徽宗他算个囚
万恶的旧社会它算个球
火葬场的烟火
生命的焰火在燃烧
燃烧着寿命的长短
燃烧着帽子的大小
燃烧着宽大的袖子
燃烧着光着脚的春天
青烟潦草
灰烬冷着了缁衣
灵魂越过虚伪的悼词
攥紧闪电
向着故乡的山头追去
我弹落一截烟灰
一杯烈酒完善活着的证据
你一转身秋就凉了
你一转身秋就凉了
零点的钟声敲响离船的码头
滚落腮边的泪
借着夜色侵入我的草原
春风定制的豆苗很短
被霜打湿的豆角很长
我怀揣一把心酸
将长长的豆角
一截一截掐断
周统宽:壮族,1966年生于广西融安,作品散见《广西文学》、《诗歌月刊》、《红豆》等省市各级报刊。著有诗集《枯水期的鱼》。


欢迎您小赞赏,支持《桃源诗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