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洙是个很有趣的人,被某些人称为“韩国的鲁迅”。他的《民族改造论》更是有趣,我呼唤中国出现一位“李光洙研究专家”,但是,最近好像依然没有。
李光洙在1892年生于朝鲜半岛。留学日本后,大约在1914年前后经西伯利亚铁路去欧洲求救国救民之策。他和日本的西周(1829—1897)一样,改了人生的大目标。西周本是去学军事技术,后来学了哲学;李光洙本是去救国救民,但是在国外全身心投入了文学创作。写作于他,似乎是来源于喜好,而不是为了救国。
从小就知道朝鲜的“三一运动”,现在我理解,“三一运动”的发动者都是朝鲜的文化精英,留学日本似乎不难,但他们留学日本也未忘记民族独立的目标。我记得当年高中的历史课上,老师好像是这么讲的:1919年3月1日,一群朝鲜人把起草好的《独立宣言》在某公园(首尔的塔洞公园)大门前读了一遍。那是我最初知道的朝鲜近代史。这么讲也没毛病,朝鲜史不考试。
1923年东京大地震,日本政府借故杀害了很多朝鲜人。知识分子如果不是真的左翼,不会危害日本治安。李光洙这样的人在那时候的日本,有继续搞文学的自由和条件。
不要谈李光洙的感情生活了。鲁迅有许广平的陪伴,那时候,在日本的朝鲜女画家罗蕙锡等人不是也在追求女权和解放吗?甚至要从一切束缚中解放。
前日,在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发现了朝鲜诗人金时钟翻译并编辑的《朝鲜诗选》,编者搜集的诗歌本是日本殖民统治时代的朝鲜文化精英用民族语言写成,金时钟也是留日的诗人,他将这些诗歌翻译成了日语。全书日韩双语对照,对于了解那个时代朝鲜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和生活状态是非常有意义的。“东亚史研究”绕不开他们。
逃过了东京大地震时日本的逮捕和屠杀,好多人却没有逃过1950年开始的朝鲜战争,书中好多作家的“卒年”是大大的问号,因为所谓六二五战争开始后,人到底是在38度线南方还是在北方?没人清楚。他们拿不了刀枪,笔是没用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下落不明。连李光洙都是如此。
非常出色的一大批知识分子,竟然不知死于何时、何地、何年、何月。
一个民族的灾难,未有甚于此者。
《朝鲜诗选》收录了诗人郑芝溶的作品,据此书讲,郑芝溶受到了日本著名诗人北原白秋的高度评价。目前,朝鲜近代诗歌已经翻译出三首。没有宏伟计划,能翻译多少全看以后总体的布局和安排了。
我过去和自己的老师尚侠教授讨论:欧洲的小民族匈牙利和捷克与亚洲的朝鲜到底有何不同?后来,先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