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 依拉草原之行
文/吴硕累
天还没大亮,我们就从丽江出发。
一路上到处可见绮丽的风光——有大气的长江第一湾,有雄壮的虎跳峡,有清澈碧澄的峡谷溪流,还有一个个高原特有的草甸子,牦牛群......无一不让人怦然心动,流连不已。
一到香格里拉,我们就直奔依拉草原。
进入草原,满目皆是一望无边的草滩。草原上零星地分布着几个蒙古包,还有那一根根横木和木板钉的栅栏、晒粮草的大木架,以及木架上一垛垛青稞或者青稞草。这一切都透着一种不加修饰的简单、粗陋、纯朴、原始的美。

踏进草地,膝盖深的小草和野花簇拥着我们,让我痴醉其间,不想迈腿。我真想摘下一束野花,编一个花环带回去,但是,草原的和谐与美丽征服了我,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走下去,我们来到了射箭场和赛马场。
在这里,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刺鼻的马尿的骚味。看着人们饶有兴致地在箭棚里射箭,几个男子汉也忍不住上去了。看着儿子轻松地一箭箭准准地射出去,众人鼓掌喝彩,我的心也痒了起来。

爱人说:“来,你也来几箭!”
看着朋友们鼓励的眼神,我拿起弓箭,心想:拉几弓呗,要不就枉来射箭场了。“天呐,这弓怎么这么硬啊!”我不服气,憋足劲,咬着牙,用力地拉开弓射出去。哇,箭总算离弦了!我松了一口气。可围观的人们个个捧腹大笑。儿子笑着说:“老妈,你看你的箭!”我一看才知道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射出去的箭竟然只射出去三四米。我低下头,赶快拉起爱人跑开了,但心里充满了对弓弩手的崇敬之情。
赛马场的马厩里,一匹匹膘肥体壮的骏马站立不动,打着响鼻,等待着赛马的主人把它们领走。我特别喜欢枣红色的那匹大马,好想骑上它英姿飒爽地在草原上驰骋一翻。可是,我不会骑马,只能是想想而已。马场上的藏胞们倒是热情地说:“不怕,你骑上去我帮你牵着,不会摔下来的!”可我要的是骏马奔驰的体验。

从马场里出来,天空上飘起了小雨。只见一群群绵羊在辽阔的草原上悠闲自得地吃着鲜嫩的草。我深深地震撼了,这么多羊,成千上万的,多么壮观啊!我们打着伞,迎着和风细雨,激动得像孩子似的欢蹦乱跳。我和爱人一边走着,一边唱着:“我们俩,一起打着一把小雨伞,虽然,雨是下得越来越大,只要你来照顾我,我来照顾你,那也没关系……”
我们唱着,还不时地欢叫着:“哦喔,哈哈哈!”在我们的感染下,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并伸直双臂,放平伞在草地上转起了圈。爱人丢下伞,兴奋地抱着我转了几圈,激动的热泪盈满了我们的眼眶。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羊群身后,爱人突然大喊:“孩子们,走,我们赶羊去!”这一喊,惊吓了羊群。带头羊撒腿就跑,大大小小的羊儿惊慌失措地跑起来。看着滚动的羊群,我们开心极了,叫着喊着去追赶它们。那成千上万的羊儿被我们追得四处逃窜。
我跑不动了,静静地看着他们追赶羊群的欢乐场面。羊群一会儿分成四五群散开,朝不同的方向跑着,就像一朵盛开的大白花在草原上移动着。一会儿又聚拢过来,一起拼命地往前奔跑,仿佛退潮的海浪一样滚滚而去,消失在草原深处。

这时,沙沙的小雨停了。一阵风吹过,远处小丘上的雨雾散了,露出柔美的线条。天上的乌云也慢慢散去,湛蓝湛蓝的天空像滤过一样干净,美丽。放眼望去,草原更大了,草也更绿了,花儿更艳了。阳光下,草尖儿上,花瓣里的雨珠发出晶莹、耀眼的光芒。我们激动地张开双臂,任凭风儿的轻抚,任凭阳光的洗礼,我们纵情高歌,一曲又一曲地你唱我和。
几个孩子开心地追逐打闹起来。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一个朋友说:“孩子们,要不要让我们也回顾一下童年呀?”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欢迎加入!”于是,大家伙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瞎子摸鱼”等游戏。那爽朗的笑声一串串地飘向草原,飘向云端。

玩累了,我们就仰面朝天地躺着。哦,头,身子和四肢,没有哪一处不落在草甸子上,真是舒服极了。此刻,望着碧蓝蓝的天空,望着偶尔飘过的白云,恍惚间,自己就是那云,飘飘悠悠地荡来荡去。时光好像从此凝住不动了。
突然,几个赛马的游客骑着骏马从我们身旁疾驰而过,惊醒了我们的梦。看着他们即将消失在草原深处,我们不由得赞叹:“哇,好帅啊!”

我们游兴未尽,继续往前走,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纳泊海。这时,夕阳下的纳泊海是“半江瑟瑟半江红”。
站在纳泊海边回头遥望,草原更美了。它披着夕阳的余晖,十分的温馨而又灿烂。一头头牦牛吃得饱饱的,静立不动。一匹匹骏马却在草地上撒欢奔跑。一个美丽的藏族姑娘骑着骏马,手握羊鞭赶着回家的羊群……

————————————
下里巴人,语文教师,爱写一些散文、随笔、游记以及杂文。喜欢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