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化◇有感悟在这里抒发
◇有思想在这里升华
◇有心声在这里倾诉
◇有共鸣在这里火花
◇走进邺城文学.
◇携手一同出发......
闪婚闪离(讽刺小说)
文/赵武军
性格刚强泼辣的张娟和拍拖了三年的前男友闹掰了。分手的原因很简单:本来说好的十五万彩礼,办事前男方父母突然变卦了,说过节给女方的红包外加三金,已远远超过了五万,所以现在只同意再拿十万过门。张娟父母在村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主,怎能咽得下这口恶气?于是和女儿一拍即合——吹!张娟把前男友约出来,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金项链,啪地甩到男友脸上:
“不稀罕你的东西,今后我们各走各的!”张娟忿忿地说。
“那好吧,就你那母夜叉脾气,谁娶你谁倒霉!”男友也不示弱,讥讽道。
“你他妈走着瞧,咱看谁先找着对象!”张娟不由得爆粗口了。
“咱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男友捡起地上的金项链,头也不回地骑上摩托闪人了……
要说张娟的人才,在村里可是数一数二的——一米七靠上的高挑个如风扶柳,白白净净的脸庞上镶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小嘴儿赛似樱桃,谁见了都要多看上两眼!闺蜜都说张娟长得像极了还珠格格林心如,只是稍微胖了点——不过那也抵得上富态万方、倾国倾城的杨贵妃吧!
张娟和男友分道扬镳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不大的村里传开了,于是媒婆纷沓而至,争先恐后穿针引线。张娟最后敲定了本村的小学同学王磊——他虽然其貌不扬,但能说会道,嘴上像抹了蜜似的讨人喜欢!何况他家的经济条件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矮张娟半头的王磊做梦都没想到能讨到班花做老婆!作为独生子的他于是赶紧让父母凑够了十五万彩礼送过去,第二天又到城里买了一辆越野轿车,很气派地开回家,停在自家刚装修完毕的两层小楼大门前,像凯旋的将军一样趾高气扬——看,我王磊也有今天!
接下来的事情快如闪电:吃订婚饭、登记结婚、典礼,都在四五天内完成了!
虽说在农村办喜事,但王磊的父母还是从城里请来了喜洋洋婚礼策划——拱形的气虹门,长长的红地毯,五彩的气球……真是应有尽有,气势恢宏!
快看!披着一袭洁白婚纱的张娟笑靥如飞,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在伴娘的轻柔搀扶下,徐徐地迈着碎步,跟着新郎走进了家门。偌大的院子里红男绿女挤得满满当当,只留下焚香的供桌前一片空地,作为司仪和新人、新郎父母互动的场地!鼓乐一停,西装革履的年轻小伙拿着麦克粉墨亮相了:“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是丹桂飘香、金风送爽的好日子,也是新郎新娘喜结连理的良辰……”果然是城里的司仪,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就等他如何主持了!只见穿着红旗袍的礼仪小姐端着盛满红葡萄酒的两只高脚酒杯,笑微微地来到新人面前——要喝交杯酒了!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只听司仪打趣道:“新郎新娘手牵手,志同道合向前走。喝了这杯交杯酒,白天晚上来交流!”“哈哈哈”院子里笑声一片。司仪又走到新郎父母那里打诨逗乐:
“儿媳长得好不好?”
“好!”公公大声说。
“那就赶快掏红包!”
“儿媳叫妈甜不甜?”
“甜!”婆婆笑着说。
“那就赶紧来掏钱!”
一阵又一阵哄堂大笑,像滚滚的潮水,在弥漫着肉香的院子上空扩散开来,涌向四面八方……
夕阳的余晖映红了喜庆的大门,酒足饭饱的亲朋好友并没有大闹新房,在男方父母的迎送下各自回家了……
接下来当然是新人最激动最浪漫的时刻——入洞房了!醉醺醺的王磊兴奋地走进亮着粉红色灯光的卧室,看见早已卸妆的张娟正倚靠在高高叠起的喜被上看电视,于是他嬉皮笑脸地扑过去要亲热,却被一脸冰霜的张娟一把推开,生气地呵斥道:
“不让你多喝酒你却逞能,看喝成啥熊样了!”
“那不是抹不开面子嘛,亲朋好友劝酒厉害,图个喜庆!”
“那今天收的礼金呢?可不能给了你父母,我还要到城里买房子呢!”
“干嘛要到城里买房子?这栋小楼可是去年刚盖好的!”
“我可不想在家种地受累,我要到城里开个美容店……再说将来有了孩子,还想让他在城里上学呢!”
“干嘛非要到城里上学?我们不都是在村里读完小学的?”
“真是井底之蛙,鼠目寸光,农村的教学质量多差劲呀!难怪你考不上大学!”
“我考不上大学你考上了?咱俩不都是农民吗?”
“哼,我虽然是农民,却不想在农村呆一辈子,我向往事业心强的成功人士!”
“那你说的成功人士是不是当官的,或者老板经理那样的钻石王老五?”
“不用你管,反正比你强!”
“哼,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格格命丫鬟身……你想找人家,人家还不要你呢!”
两人互相挖苦,越说越尖刻,越说越不上排场,最后竟然互相对骂起来!张娟气不打一处来,飞起一脚将王磊踹到床下,炸雷般怒吼:“滚边儿去,今晚咱谁也别碰谁!”
看到张娟河东狮吼,王磊像斗败了的公鸡铩羽而归。他可领教过这个王熙凤的厉害——在小学四年级时,班上的一个男生不知怎么惹怒了她,被她双手并用,发疯似的挠花了脸,鲜血直流……看来今晚圆房是没戏了,只好将就着睡沙发了!
然而等沉沉的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王磊睁开惺忪的睡眼,却发现席梦思床上一片狼藉——张娟早已不见了踪影!王磊大吃一惊,赶紧穿上鞋到院里找人,没想到在大门口跟来唤他们吃饭的母亲撞了个满怀——
“张娟不见了,她肯定回娘家了!”王磊气急败坏地说。
“那你们昨晚没睡在一起?”母亲惊讶地问道。
“昨晚吵架了!”王磊没好气地一五一十向母亲和盘托出了真相。
“老天爷呀,要出大事了!”五十来岁的母亲喃喃着,像丢了魂似的转身去了媒人家……
可是等到媒人到张娟家要人,却碰了一鼻子灰。张家在村里人多势众,放出狠话来掷地有声:“要人要钱都没有,要命有一条!是你们把我们女儿气跑的,不能白给你们做一回媳妇……今后路归路桥归桥,谁也不欠谁的!”
……就这样,张娟和王磊从订婚到结婚再到离婚,仅仅用了七天时间!
图片|网络 审核|浩瀚 编辑|一杯水
作者简历
赵武军,男,河北省临漳县教师,临漳县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临漳诗词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燕赵都市报》、《邯郸晚报》、《邺风》、《临漳周报》等报刊,以及《邺城文学》、《新写手微刊》、《荞麦花开》、《云中文苑》、《一瓣书香》、《晨光文艺社》、《执笔书墨缘》、《关东文学》、《潇湘原创之家》等微刊。

完请长按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ycwx866邺城文学,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微信号qh9289.体裁不限,字数不限,要求原创首发,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联系方式等。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栏目介绍”了解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