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看到每天都有无以数计的信徒手摇转经筒围绕着布达拉宫转经的时候,当你看到许多人在布达拉宫门前起起伏伏、无休无止磕长头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布达拉宫的伟岸主要表现为藏传佛教文化的无穷魅力

算是到了三千多米的“低海拔”区域,虽然高反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减轻,但大家还是觉得放松了不少,晚上又开始大吃起来。香麻鸡和羊排味道确实棒极了,要不是刚刚失去了雨梅,估计酒也是要喝的。刚开始吃的时候,大家还很顾及雷实的反应,当看到他也味口大开的样子,大家便再也没了顾虑。饭后幕寒渊陪大家玩了一会儿牌,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杨辛燕已经睡熟,她均匀的呼吸声让房间充满甜蜜的味道。幕寒渊一时睡不着,又想起梦清秋来:此时此刻他一定就在拉萨的某个角落里,但要找到他却并非易事,他渴望能梦到他,渴望上帝能给他以指引。他或者已经上班了,日子过得逍遥着呢……
次日早晨幕寒渊醒来时已是七点半钟,赶紧叫醒杨辛燕,把她赶回自己房间,自己则火速洗漱,急急忙忙赶去餐厅吃早餐。果不出所料,风子、雪茜、流婳和雷实俱已用餐完毕,正待回房。待他们散去后,幕寒渊立即通知杨辛燕过来吃饭,自己则提前为她准备好饭菜。杨辛燕上穿一件白色套头衫,下着一条石磨蓝牛仔裤,脚登一双白色运动鞋,看上去脸色红润,活力四射。
“你今天看上去像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待杨辛燕坐下,幕寒渊说道。
“是表扬我年轻漂亮呢还是贬损我不成熟?”杨辛燕问道,眼里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幕寒渊觉得那温柔似曾相识,仿佛来自太古,能融化一切,也能成就一切。他夹起一块胡萝卜喂给杨辛燕:“我看你缺微生素A,来补补,哈哈……”
其实幕寒渊只是单纯觉得她那身打扮像一个中学生,没想却被她误会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干脆继续打趣。
杨辛燕吃下萝卜然后娇嗔道:“不带这么拐着弯骂人的哈!你不就是想说我眼睛瞎呗。”
“可不是嘛,要不瞎怎么会看上我呀!”
“我就瞎,怎么样,管得着吗!”杨辛燕故作挑衅地说道,然后夹起一块胡萝卜喂给幕寒渊:“你不也瞎吗,我们瞎一起了,哈哈……”
幕寒渊也哈哈一笑,张口接下杨辛燕递到嘴边的萝卜。
“嗯,真甜!”幕寒渊赞美道。
杨辛燕嘟了嘟嘴,然后问道:“幕哥,你想去布达拉宫吗?要不我们别去了——反正我们也不信佛,去了还瘆得慌。”
幕寒渊看着杨辛燕妩媚动人的样子,竟有点不忍心拒绝她。
“你觉得合适吗?” 幕寒渊缓缓说道,“说实话,我从来都不进寺庙的。在我的潜意识里,寺庙是圣洁的殿堂,我这种俗人不配进入,所以每次面对寺庙我都是敬而远之,绕而行之。但要是不去的话,风子、雪茜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还是伊斯兰教徒呢。我想他们去参观布达拉宫肯定也是跟信仰无关,纯粹只是为了观光而已。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需要理由吗?”
“好歹我们也是一个团队,何况风子夫妇还是我的好朋友。”
“他们还是你的客户吧?这才是主要原因对不对?”
“是的。”幕寒渊有点被击中的感觉,“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
“确定不是主要原因?”杨辛燕看着幕寒渊的双眼问道,似乎想要从中找出答案。
“不是。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哪一种原因占主要,但任何一种原因都能阻止我脱团。何况咱们来都来了,不去只怕将来会后悔。宝贝,你说对吗?”幕寒渊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声线低缓而轻柔,大有讨好之意。
不知道是因为幕寒渊的理由充分,还是情感牌起了作用,杨辛燕轻轻的摇摇头,没再吭声。
幕寒渊当然知道她是想跟自己单独相处,可以姿情放纵,不受束缚和干扰。回想这两天的相处,无论是眼神还是动作,时时刻刻都在出卖她自己,大多数时候她都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而及时中止,但个别时候需要幕寒渊提醒才能中止。昨天到拉萨的路上,幕寒渊坐在后排中间,左边是流婳,杨辛燕坐在右边。两个人悄悄地拉手也就罢了,杨辛燕还想往幕寒渊身上靠,幕寒渊坚决地用胳膊肘顶开她。
幕寒渊一直在努力回避,他竭力保持理智以维护自己的颜面不失。除此之外,他还对杨辛燕保持着警惕,他不能确认杨辛燕的动机。何况这一切都来的太快了,而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更容易失去,红衣女郎便是先例。或许有很多人喜欢这种生活,但幕寒渊不想浪费精力,也不想承受它的后患。
早晨的拉萨,空气清新,天空澄明,安详静谧。
“咱们今天留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参观布达拉宫,参观完后如果时间还早的话,大家就自由活动,晚上六点还回酒店集合一起吃晚饭,明天一早咱们就奔日喀则。大家有没有意见?”临出发前雪茜跟大家吩咐道。
大家都表示没有异议。杨辛燕情不自禁地看了幕寒渊一眼,喜悦之色表露无遗,幕寒渊装作没看见,漠然以对。
“对了,顺便提醒一下大家,佛门净地,不要高声喧哗,不能戴帽,不能踩踏门槛,内景只能观看,不能拍照。”雪茜补充道。
最后这点让幕寒渊颇为不悦,他一向都很依赖拍照来记录景物,再利用空闲时间来整理照片,并转化成文字。
售票处在布达拉宫正门偏西,排队的人说不上很多,分为两排,每排大约有十五米左右。闲暇无事,幕寒渊一边观赏一边给大家拍照。
布达拉宫的伟岸确实不同凡响,它以3700多米的海拔、117米的净高傲视世界,将一众世界著名宫殿踩在脚下。站在红山脚下仰望,布达拉宫就如天宫一般,琼楼玉宇,巍峨矗立,红白相衬,金黄其间,层层叠叠,步道蜿蜒,令人顿感渺小,蝼蚁不如。
待至步步登高,眼界渐宽。及至高处,举目远望,蓝天白云,飞鸟与还,河流横贯,群山环绕。俯瞰拉萨,从东向西,绵延数里,竟一览无余,布达拉宫广场、药王山、大昭寺、罗布林卡等,清晰可见。此时此刻,幕寒渊睥睨天下,大有气吞山河、天下唯我之快。心想这松赞干布真不愧是一世英豪,居然能识得如此风水宝地。
除开地理因素和建筑风格,布达拉宫自七世纪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开始建设,至今近1400年的历史,也是其它世界著名宫殿所无法比拟的,它也是政教合一的成功典范,自始至终没有脱离过佛教的掌控。
布达拉宫的伟岸还不止这些——当你看到每天都有无以数计的信徒手摇转经筒围绕着布达拉宫转经的时候,当你看到许多人在布达拉宫门前起起伏伏、无休无止磕长头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布达拉宫的伟岸主要表现为藏传佛教文化的无穷魅力——信徒们从四面八方不辞辛苦地(甚至以五体投地磕长头的方式)来到这里,只为奉上所有,并顶礼膜拜。这超越了其它任何宗教的引导,也超越了世界上任何执政党的教化。从管理的角度来讲,布达拉宫背后的佛教真正做到了无为而治。这正是布达拉宫独一无二的核心价值,是世界上其它宫殿望尘莫及的地方。
为了能更好地了解布达拉宫,雪茜临时找了一个名叫小吉的导游。小吉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汉族姑娘,身材娇小,相貌清秀,态度温和,口齿伶俐。
爬完石阶,首先进入的是一座宫门,叫“平措堆朗大门”,只听小吉介绍道:“门廊两边绘制的是‘护法四大天王’的巨幅壁画——白色持琵琶的是东方持国天王,青色执宝剑的是南方增长天王,红色执绢索的是西方广目天王,绿色执宝幢的是北方多闻天王。”
经过一个窄窄的廊道,小吉指着几个深邃的墙洞说:“透过这个墙洞,大家可以看见厚达数米的宫墙,墙脚最厚处达五米,墙顶最薄处厚度也有一米。宫墙是用石头砌边内填三合土而成,既稳固又保暖,这种建筑技术在1300年前非常少见。”
幕寒渊探头一看,果然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厚的墙,起码也有两米多。
出了廊道,眼前是一个广场,小吉说道:“这个广场面积为1500多平方米,藏语称德阳夏,这里是举行盛大的藏戏表演和跳神活动的场所。”
“小吉老师,能说说跳神活动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杨辛燕问道。
小吉说:“跳神活动是藏传佛教寺院以驱鬼迎祥、避邪纳福为目的的最隆重的祭典活动之一。在藏区各地喇嘛寺举行法会庆典时,喇嘛僧侣们会戴着假面具、穿着长袍、佩戴彩带和刀盾等,扮成护法神、鬼怪、骷髅等各种形象,在鼓、钹、牛角号、唢呐等乐器的伴奏下表演宗教舞蹈。”
“只有藏传佛教才有跳神活动吗?”流婳问道。
“不是,汉族、满族,还有许多少数民族都有的。”小吉说道。
小吉带领大家爬上陡峭的楼梯,边走边说:“接下来我们就到白宫去看看——白宫为达赖喇嘛、摄政王的起居和办公之地。
这里是白宫的松格廓门厅,四壁上许多精美的壁画,包括轮回图、坛城图、民俗图等。东壁上有长安风貌图、文成公主入藏图,生动再现了长安的一派繁华景象和‘唐太宗五难吐蕃婚使’的故事;北壁上是公元641年唐太宗远嫁文成公主,以及松赞干布在拉萨为文成公主举行欢迎仪式等历史故事。”
听小吉这么一说,幕寒渊不禁驻足观看,只见这些壁画色彩艳丽,场景恢宏,细节逼真,人物神态也刻画得惟妙惟肖。
“南壁上写着盖有五世达赖手掌印的诰令,明令第司桑结嘉措代行其权,全藏僧俗都要听从。文告共有22行,上面还有两行梵文。诰令下方的一双手印,被玻璃罩盖着加以保护。这是17世纪中期五世达赖在大规模修建布达拉宫时留下的印记。”
穿过松格廊门厅,经过曲折的廊道,就到了白宫最大的宫殿——东有寂圆满大殿。东有寂圆满大殿藏语称措庆夏司西平措,建于公元1645年,系白宫主殿,面积717平方米,屋顶由44根大柱支撑,殿内的梁柱、斗拱上雕刻图案极其精美。自1653年顺治皇帝册封五世达赖起,此处就是达赖喇嘛举行坐床、亲政大典等重大宗教、政治活动的地方。
殿中央正北放置达赖的宝座和全套法器。据说这一宝座和甘丹寺宗喀巴金质宝座,属西藏寺庙中最大的宝座了。宝座上方有块大匾,上书“振锡绥疆”四个大字,之后有“同治御笔之宝”的玺印。
殿中还供有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塑像,其周围有几十尊小的金佛像。殿内保存有清朝顺治皇帝册封五世达赖喇嘛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的金册、金印。它的旁边有小经堂,供着宁玛派祖师莲花生大师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