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在翻检旧物时,我无意间欣喜地发现了50年前的一篇文章。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在宝鸡市38号信箱子弟中学任教时,这是我给所代语文课的初中年级学生写的“下水作文”。这是我一生步入教坛所写的第一篇“下水作文”。这篇作文是一篇记实性的记叙文,原题为“一个星期天”。作为一份历史资料,故十分珍贵,可以窥见当时社会风貌之一斑,故公开刊发,以飨读者。
今天是星期天。当太阳从东山顶刚刚露出她那笑盈盈的脸庞,我们就高唱着歌儿,刚翻过了一道山梁,又向前面更高的山梁爬去……
人勤春早。担水浇麦的,扬鞭扶犁的,施肥除草的………到处是劳动的社员;火红的桃花林,雪白的杏花林,还有那田野里金黄的油菜地,一片片翠绿的麦田……满眼是迷人的春色。我们这些在城市里长大的,还没有出过门的孩子,按理说爬十多里崎岖不平的山路,是够累的了。但广大农民用结满茧花的大手描绘的一幅幅引人人胜的锦绣图画,吸引着我们看不完来瞧不够,疲乏和困倦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朋友,你们是来参加劳动的吧!”一个粗嗓门的青年笑吟吟地迎上前来。我们抬头一看,那个青年头上还冒着热气,正敞开衣襟,挥动着帽子在搧凉呢!噢!红线衣上还印有“正沟工地”的字样。我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到了。我忙上前说道:“快,领我们去!”我们正要开步走,忽听一声哨子响,他挡住我们“先别急,等一会!”还没等我们弄清是什么原因,对面山坡上接二连三地传来“咚”“咚”“咚”的炸山的炮声。顿时,前面山坡上乱石横飞,硝烟弥漫。不一会儿又传来一声哨响,那个青年领着我们急急忙忙向工地走去。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山崖上那条醒目的大标语扑面而来,标语下呈现了一派生龙活虎紧张繁忙动人景象:有用架子车运土的,有用筐抬土的。不光有青年,还有老人。一阵雄壮的打夯歌传来,原来坝面上一群“半边天”在抬夯呢!工地上的劳动景象,紧紧地吸引住我们。
工地的负责同志分配我们的劳动任务——“搬石头”,就是把山沟深处炸下的石块运到高高的坝面上。在运石的过程中,大家争着搬大的。有的同学手都磨破了,还没发觉。平时爱干净的女同学,今天也不顾忌自己的新衣服了。年老的辅导员老师还抢着搬大石头呢!有的用肩膀扛,有的用怀搂……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不知什么时候几个小学生,也偷偷地跟上来了。不让他们搬石头,他们年纪太小了,搬不动,但他们可不愿意闲着玩,也给自己找到力所能及的工作,把一壶壶开水送到搬运石头的人们身边,而不愿去小溪边摸鱼或到沙滩上去捡各色各样好玩的石子。从山沟深处到大坝上,是一条络绎不绝的来往如梭的人流。真是“蚂蚁能搬倒泰山”,别看我们年龄小,眨眼工夫就搬了一大堆石头。
太阳西斜了,我们扛着红旗,唱着歌儿离开了工地,向学校走去。在路上,我心情十分激动。我想他们为什么干劲这么大在我们中午休息间隙期间,大队革委会给我们还安排了忆苦思甜会。两位贫苦农民的血泪斑斑的家史告诉了我。狼心狗肺的地主分子X X X,利用年馑卡穷人的脖子,仅用四斗粮食就夺取X X X一家赖以安身立命的四间房,一下子把全家抛到了饥寒交迫的死亡线上。母亲死去了,老汉就下了塬,沿门讨饭,一直到解放后才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冯家塬。我们现在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学习,可是夏家河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像我们这么小的年龄时,就已开始给地主放牛,拉长工了,开始过那“干的牛马活,吃的猪狗食”的非人生活了。多么漫长的黑夜啊,他一共拉了二十一年长工才见到了光明!有尝过黄连苦的人,才能珍惜那甜如甘蔗的幸福生活。饱受旧社会苦难的人,在今天怎能不为新生活“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呢!我一定要牢记父辈受过的苦,刻苦学习,为建设新中国做出自己更大贡献!
离开工地好远了,但耳边还不断地传来工地上打夯的号子声。
往期阅读●周志贤 | 王奶奶纪事
●周志贤|小巷与小院(散文两篇)
●周志贤|在那愉快的借调日子里
●周志贤 | 柳青,党和人民并没忘记他
●周志贤|人人身上都有点阿Q气——读《阿Q正传》有感
●周志贤|点赞家乡妇女之手
●周志贤|1967年,我去了一趟铜川
●周志贤|我的自传与自评
●周志贤 | 童年的依稀记忆
●周志贤|“第一次”背后的故事
●“正尚杯”民国时期周家大院征文选登:周志贤|我记忆中的“周家花园”周志贤|●与中学生漫谈语文学习之一:浅谈语文学科的特点
●周志贤|与中学生漫谈语文学习之二:从引用和仿拟谈起——兼谈阅读对写作的关系
●周志贤|我一口气讲了五个有趣的故事
●周志贤|我接连列举了四个典型事例——我与高中生的一段对话
周志贤|赏析三首小诗
周志贤
周志贤,中学语文科高级教师,已退休多年。酷爱文学,爱好写作,著书十余册。曾被《中国教育报》聘请为“语言文字之友”,曾为陕西省语言研究会会员,曾任凤翔县语文教研会会长。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