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左右自己(散文)陈志华
2020.07.25
那天下午,阴沉沉的空中下着小雨。我读书感到双眼乏累,走至阳台,倚着窗静静地赏雨。这雨儿淅淅沥沥下着,不大不小,不紧不慢,悠悠然然飘落下来。它全然不顾人们是喜欢它,还是不喜欢它,自顾自的,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地下着。雨滴落在路上,路上湿滑;雨滴落在树叶上,树叶被冲洗得格外干净,树叶郁郁葱葱而更显得墨绿墨绿。
小雨依然下着,它不管骑车人是否带着雨披,也不想走在大街上的人是否备有雨伞。我想,这小雨是公平的,落在骑车人的雨披上,落在撑着的雨伞上,同时,落在没带雨披、雨伞人的头上身上。它既不趋炎附势,更不做势利小人;它并不怜悯穷人,更不会惜香怜玉。我想,每个人左右不了天,左右不了地,左右不了天下不公之事,就只好左右好自己吧。
细细想来,世上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平之事,有人拥有几套甚至更多住房,可有些人却住着租来的房;有人开着几百万元的豪华轿车,有人却骑着破自行车;有人一年几十万元入账,有人却为着温饱而奔忙;有的大学生不等毕业就有公务员的好工作等着,而有些大学生却天天为找工作东奔西跑……
转念一想,还是时间老人是最最公平的。不管是翘首企盼着喜结良缘的日子快快到来的新郎、新娘,还是想着高考的日子最好是姗姗来迟的高考学子们,不管是病入膏肓的病人家属期望着时间过得慢些,再慢些,还是妙龄女子向往青春年华再慢慢流逝……然而,时间老人却是铁面无私,从不看人的眉高眼低,更不对一些人施舍。它依然嘀嗒嘀嗒、不温不火、不紧不慢、从从容容,按着自己惯有的节奏,有条不紊地、悠悠然然地行走着,行走着。在它嘀嗒嘀嗒的低吟中,仿佛听到了一种声音,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寸金失去容易找,寸阴失去难去寻。
左右不仅仅是个方位词,而且也是个动词。不是么,每一个人小时候都被父母左右着,上学了被老师左右着,工作了被单位领导左右着,总之是被动地被别人左右着。退休了,终于使被动变为主动了,可以自己左右自己了。左右自己的时间,左右自己的起居,左右自己的饮食,左右自己的穿着,左右自己的交往、左右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左右自己的感觉真好,真好!培根说:“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无拘无束。”卢俊讲:“你要学会怎样做自己的主人,指挥你自己的心。”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时间才是最大的财富。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妄想过,什么时候由我自己来安排自己的时间,做自己的主人,那才是最最惬意的事。退休了,这种妄想真真正正、实实在在变成了现实。
由是,我想起一个故事,话说南朝梁代的陶弘景,36岁上便提前退休了,自号“华阳隐居”。梁武帝即位后,派人请他出山做官,他画了两头牛,一头牛悠闲自在地吃着草,另一头却被人套着笼头,牵着鼻子鞭打驱使。他还在画的一侧赋诗一首:“眼前流水自悠悠,歇卧偷闲恋绿畴。笑看金笼牵鼻去,等闲落得用鞭抽。”在陶弘景看来,自由比做官的诱惑力更大。
退休后,多了几多的自由自在,少了几许羁绊约束;多了几分从容和悠闲,少了几许焦虑和匆忙;抛弃了名利和是非,留住了纯真和真实。做了回真正的自我,自己左右自己的感觉真好!真美!真开心!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陈志华,笔名:陈杉,退休教师,老三届知青。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理事,2019年第三届河北省省会“阅读达人”。酷爱文学,八十年代初,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出版《杉树情怀》、《相逢一笑春满怀》、《幸福靠自己》三部散文集,一部长篇小说《一生情未了》,共发表文学作品共计130余万字。曾获国家级、省级文学奖数十篇。2017年7月——2018年在网络平台发表作品60余篇。现任石家庄市第十中学“文曲社”(文学团体)校外辅导员。
往期回顾
陈志华 | 我是中国人,深爱着祖国陈志华 | 赞姑爷(散文)陈志华 | 感受丽江之美(散文)陈志华 恰似傲寒凌霜一株菊(散文)陈志华 | 走进古都西安(游记)陈志华 | 鬼谷子的传奇故事陈志华 | 花儿独向春风绽陈志华 | 生命与爱(散文)陈志华 | 生日宴陈志华 | 吊兰花开163“情感”征文大赛 陈志华 | 曾经沧海难为水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