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辛燕狠狠地瞪了幕寒渊一眼,退了开去,边退边说:“好,你给我等着。”

卓雍措往西大约四五十公里就是西藏四大雪山之一的拉轨岗日山,其主峰宁金岗桑峰,海拔7200多米。
边巴指着拉轨岗日山说道:“看到那座高山了吗,卡若拉冰川就在它的南面,我们一会儿会经过它的脚下,你们可以停下来看看,还是挺壮观的。”
“好的,谢谢提醒!”幕寒渊谢说道,“我记得好像有部电影就是在卡若拉冰川取的外景。”
“不止一部呢,我知道的就有三部:《红河谷》、《江孜之战》、《云水谣》。拍《红河谷》的时候还把冰川给炸出了一个大缺口。”
“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当过群众演员。”
“你还当过演员啊,了不起!”幕寒渊竖起大拇指赞美道。
边巴一开始有点难为情,但很快就变得开心起来,憨厚地笑得合不拢嘴,古铜色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光芒。
本来是一路晴好,可是到了卡若拉冰川的时候,天气却变成了阴天,整个宁金岗桑峰都笼罩在云雾之中,只有两个长长的冰舌吐下山坡,戏弄着过往的游人。幕寒渊卯足了劲,朝着云雾深处看去,两只眼睛就像两把光剑,但云雾实在太浓,劈之不尽,前赴后继,正如“抽刀断水水更流”,难识冰川真面目。
“实在太不巧了,本来挺壮观的!”边巴深感遗憾地说道,那口吻就好像这错是他造成的似的。
“没事,这样也挺美的。”幕寒渊安慰他道,“就像姑娘一样,看不清楚的时候才是最美的,是吧?”
“是的,远看一枝花,近看牛屎巴。哈哈……”边巴说完大笑起来,幕寒渊也跟着开怀大笑。杨辛燕走过来好奇地问道:“你们笑什么呢,那么开心?”
“美女,你想知道啊?”幕寒渊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问道。
“是啊,帅哥,说说呗。”杨辛燕摇着幕寒渊的胳膊,有些嗲声嗲气地说道。
“我要是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哈。”幕寒渊边说边给她抛了一个媚眼,“这位边巴兄弟刚才说你‘远看一枝花,近看牛屎巴。’”
边巴在旁边听他们对话已经是一愣一愣的了,又听幕寒渊这么一说,吓得赶紧朝杨辛燕摆手:“我不是说你,不是。”
“那你是说谁呢?”扬辛娅佯装愠怒地看着边巴问道。
“嗯……”边巴一时急得说不出话来,憋得满脸通红。
“你想干嘛?”幕寒渊冷冷地看着杨辛燕问道。
“我想干你。”杨辛燕故作挑衅地说道。
“好啊,来吧。”幕寒渊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确信没有熟人看得到后立即上前一步,捧着杨辛燕的头就亲了上去,杨辛燕没有闪避。
这可把边巴急坏了,在后面扯着幕寒渊的衣服把他给拽了回去,惊讶地看着他,就像看一个魔鬼似的。杨辛燕狠狠地瞪了幕寒渊一眼,退了开去,边退边说:“好,你给我等着。”
“大哥,你演戏呢?”边巴有些惶恐不安地说道,“咱们赶紧走吧。”
“我这都是为你啊,兄弟!”幕寒渊说道,“她要是真来找我麻烦,你可得帮我啊。”
“好!我一定跟她道歉,让他不找你的麻烦。”边巴说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好在她不是藏族姑娘。”
“藏族姑娘怎么啦?”
“你吻了她就得把她娶回家。”
“不会吧?”幕寒渊惊讶道:“你们有这样的风俗?”
“是的。不过,你要是能娶个藏族姑娘,那你的福分可就大了——跟你们汉人不一样,藏族人家嫁女不要彩礼,还给很多嫁妆,包括牛羊。而且藏族姑娘忠诚可靠,能歌善舞,干活持家,侍候老公样样精通,是真正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那种。”
“不行,不行,给钱行,牛羊我可不要,哈哈……”说完两个人又是一通笑。正好雷实和风子他们都回来了,大家就一起上车出发,直奔日喀则。幕寒渊还是跟边巴坐雷实的车。甫一坐定,边巴就迫不及待地跟幕寒渊说道:“我看见刚才那个姑娘上了后面那辆车,她不会真要找你事吧?”
“嘘……”幕寒渊赶紧示意他不要说。好在雷实不爱聊天,也没问什么。一直到日喀则下车的时候,他才明白幕寒渊和杨辛燕是一起的,临别的时候凑在幕寒渊耳边说道:“你们俩真会演,我要好好向你们学习。”
“哪里哪里,我们是瞎玩,你才是真正的演员,好好加油哦!”说到后半句,幕寒渊提高了嗓音,以示公开鼓励。
“好的,谢谢!我们加个微信,下次你们来的时候可以直接联系我,我带你们转羊卓雍措,还可以吃住在我家。”边巴邀请大家道,还特别大声地补了一句:“包吃包住,费用全免哈。”
“好呢,谢谢边巴兄弟,有机会来北京给我打电话,我免费带你玩。”幕寒渊也热情地回应,“对了,你刚才说的吻了藏族姑娘就得娶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边巴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睛,笑而不语。
出了卡若拉冰川,景色又开始丰富起来。山依然绿,但绿色的植被随着日喀则的靠近而逐渐褪去,代之以黄褐色的山峰,到后来就完全变成了黛青色,嶙峋峥嵘,连绵不绝。田野也是,由绿到黄织成了一根流动的彩带——先是全绿的草原,渐渐过渡到绿黄交织的庄稼地,最后就是纯粹金黄色的青稞,大片大片的,摩肩接踵,闪闪发光。当金黄色的青稞与远处黛青色的绵延不绝的山峰交织在一起时,便成就了一幅极富冲击力的精美绝伦的图画,画中那一排排白色的藏式民居的房顶上飘舞的彩色经幡正亨唱着庄严的赞歌。

正在幕寒渊欣赏美景的时候,收到了杨辛燕的信息,那是一首诗:
羊卓雍措
走过美丽的传说
历却缺氧的缠绵
跨过时空的阻隔
一路徜徉
来到你的身边
沉默你的沉默
让流言兑现
你为何如此沉默
雪峰绵延出青山
白云深处有蓝天
几汪碧水
兀自通透高原
精彩你的精彩
让世界无言
无言最是情深处
心花灿烂不蒙尘
捧一潭碧水
扬进心田收藏
花更艳 我更浪
流浪我的流浪
你是我最美的情郎
踏遍千山万水
一路雪雨风霜
醉看流言四起
满目荒唐
世间几多如意事
悲伤我的悲伤
有你不凄凉
后面还附了一句:“请幕哥多多指导!”
幕寒渊看后回复如下:“亲,第一次发现你的才华竟如此了得!心花怒放,最是美不胜收,却突转悲怆,令人唏嘘感慨,这冲击力有点大!指导不敢当,容我慢慢品嚼哈。”
晚饭后,幕寒渊也和诗一首:
羊卓雍措之恋
听说
你赤身裸体
躺在雪域高原
风霜雪雨
碧云蓝天
青山环翠
黄草吐艳
都只为妆点你的容颜
听说
你摇艳生姿
四季变换
仪态万千
芬芳四溢
洪荒传遍
无数英雄为折腰
岂止头疼气短
我淌过长江黄河
涉过戈壁荒滩
穿过重重云雾
爬过岗巴拉山
揣着所有的流言
来到你的身边
只是一瞥
便已泪流满面
请让我留下吧
我的女神
繁华已尽
世事如尘
我愿化作一朵白云
投射在你的波心
共映日月
不言情深
诗的最后一节对杨辛燕那首诗最后一节所表达的情感进行了回应。杨辛燕很高兴,给了幕寒渊一个热吻。
入睡之前,幕寒渊又想起梦清秋的事来,于是跟杨辛燕说道:“辛娅,跟你商量件事呗?”
“您说。”
“我打算在拉萨呆一段时间,不跟你们回去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跟风子他们说才好?”
“那您为什么不回去?”
“我得去找一个亲人,他失踪已经一年了,他应该在拉萨。”
“您怎么知道他在拉萨?”
于是,幕寒渊把去年受大哥所托寻找梦清秋的事跟她简单地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既然来了,的确是应该去找找。”杨辛燕说完看了看幕寒渊,短暂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要不我留下来陪你一起找吧?”
“这样好吗?”幕寒渊疑惑的问道。
“有什么不好?”杨辛燕反问道。
“你怎么跟他们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他们批准。”
“可是,你是雷实带出来的,要是不把你带回去,他怎么跟你父母交差?”
“那我提前跟父母说好,就说在这边工作一段时间再回去。”
“如果雷实跟你父母说起我们之间的事,你觉得你父母还会同意吗?”
“我会想办法的,你不用担心。”杨辛燕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幕寒渊又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怕我打扰你,你要是怕我打扰我就回去?”
“哪里的话,有美女相伴我还求之不得呢!”幕寒渊故作高兴地说道,“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我怎么跟风子他们说我不跟他们一起回去?”
“直说呗。”
“你不觉得他们会批评我没有团队精神吗?”
“哎呀,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不就是一个客户嘛,有必要那么担心吗!”
幕寒渊瘪了瘪嘴,心想:“真是小孩子,不当家不知盐米贵!”正待出口却改口说道:“你要是留下来就更说不清了,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是在拿找人做借口。”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赶我走,有机会留下来多呆一段时间我可不会放弃。”杨辛燕坚定地说道,然后挽住幕寒渊的脖子给了他一个香吻。
幕寒渊颇觉无奈,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想着想着两眼一眯便进入了梦乡。梦中他看到梦清秋独自一人走在一条狭小的街道上,他赶忙走上前去跟他说话,但他却不理他,径自走了开去,急得他大喊:“梦清秋,你还是人吗?你妈妈在工地上受伤了……”但无论怎么喊,他就是不回头,好像那根本就不是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