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童真留个家
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晴
在心里,给童真留个家
太阳慢悠悠地向西边挪去……
我和儿子爬山回来,小家伙拼起了积木,我随手翻开了《一个人的村庄》。
有这样一段文字触动了我:这些勤快的小生命,在我身上留下许多又红又痒的小疙瘩,证明它们来过了。有几个小家伙,竟在我的衣服里呆舒服了,不愿出来……这些可怜的小虫子,我认识你们中的谁呢,我将怎样与你们一一握手。
这样的文字让我想到了自己,习惯了忙忙碌碌地生活着,忙着那些似乎几辈子都忙不完的事。一回头,发现这些年所谓的充实竟化为无尽的空虚,就像一个农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却换来满眼荒芜的庄稼地。一片地荒了,我们可以再开垦、再播种,可是一颗心荒了呢?曾几何时,我似乎忘记了为脚下那微不足道的小草而驻足,忘记了向一朵花儿微笑,忘记了为一只落在地面再也飞不起的蝉而祈祷,忘记了为雨后那只在湿漉漉的地面上闲庭信步的蜗牛而感动,忘记了给路过耳畔的夏风说句悄悄话……
记得那天带着四岁的儿子到门前的小广场玩,和地面齐高的一畦草地里开着些很不起眼的白色小花。小家伙跑过去蹲了下来,把身子向前凑了凑,可还是够不着花,只见他一下子趴在地上,把小鼻子贴在一朵花瓣上痴迷地闻了起来。我赶紧用手机拍了下了这一幕。
“宝贝,你咋不摘下来闻呢?”我小心地问道。
“妈妈,摘下来花儿会疼的!”
那一刻,小家伙的姿势和那句纤尘不染的话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离我远去的童真似乎叩响了心门……于是,我也学着儿子趴下来,我们头对着头,一缕淡淡的花香沁入心田,原来,在心里,我一直都想给童真留个家!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小雨
开在记忆里的打碗碗花
早上立了秋,下午凉飕飕。
这不,秋天刚过,秋雨便迫不及待地敲打着熟睡的窗,大概是想和久违的老伙伴打声招呼吧!打开窗,星星点点的雨丝调皮地跳到脸上,凉凉的,驱走了满满的睡意。远处,昏黄的灯光下弥漫了一层雨雾……
听着雨声,我又翻开了《一个人的村庄》:我不去走自己的大道,跑到这条小动物的路上瞎逛啥呢,把人家的路都给踩坏了……或许野兔一生气,不要这条路了……你说我这么大的人了,干了件啥事呢。过了几天,我专程来看了看这条路,发现上面又有了新鲜的小爪印,看来野兔并没放弃它。只是我的深脚印给野兔增添了一路坎坷,好久都觉得不好意思。
这样的雨夜,这样亲近自然的文字,让我的眼前浮现出了儿时的那株打碗碗花。
那年,六岁的我跟妈妈去割猪草,其实我也帮不了多大的忙。我一边把妈妈割好的草码整齐放在地边,一边在草丛里搜索着,突然我发现一株野花,开着淡黄色的小花,妈妈说:“这是打碗碗花,不敢摘,如果拿回家里,吃饭的碗就会打碎。”听了妈妈的话,我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眼巴巴地瞅着。妈妈把草捆好,蹲下来把两边的绳环套在肩上吃力地起身时,我和往常一样在后面用尽浑身的力气帮妈妈提草捆子(那时候的我总以为妈妈能背起一捆草,都是我的功劳),妈妈走在前面,我背着手跟在后面,那株打碗碗花被攥得紧紧的。一路上,我既好奇又害怕,好奇的是打碗碗花真的有这样的魔力,害怕的是妈妈的话一旦应验,我的屁股一定会开出红色的打碗碗花来。吃饭的时候,我的小眼睛贼眉鼠眼地在每个人的饭碗上瞄来瞄去。可是几天过去了,花瓣都干了,家里的碗还好好的,为这我苦闷了好一阵子。没想到儿时那株打碗碗花竟成了现在美好的回忆。
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微风
四眉的葬礼
刘亮程的《最后一只猫》,让我想起了四眉。
我家有过很多只猫,但我只养过一只。
上小学时,我家的一只狗因为有四道眉毛,所以大家都叫它“四眉”。我觉得这名字好听,就给我最喜爱的猫也起了这个名。四眉很恋我,我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它就把圆圆的小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打起呼噜来,就在这样的催眠曲中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次,不知道它在外面吃了什么,回来之后就“喵喵”的一直在我腿上蹭,我担心极了,终于打听到一个偏方:把鸡蛋打碎泡上醋,然后在火上烤熟。我不敢告诉妈妈,因为那时候的鸡蛋可比猫值钱多了。于是我偷来家里的铁勺和鸡蛋,又找来柴草,在墙角处点火制起了秘方。好不容易弄好了,我抱起有气无力的四眉,眼泪汪汪地硬掰开它吐着白沫的嘴角把鸡蛋喂了下去。然后抱着它坐在树底下的阴凉处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有东西在舔我的脸,我一骨碌爬起来,是的,是我的四眉,我高兴地一口气跑到田野给它捉了好多蚂蚱。
后来,有一次它的病又犯了,我信誓旦旦地还用老办法给它治,可是直到傍晚,它终究还是离我远去了,我抱着它我哭了好久,总觉得是自己的误诊才葬送了它的生命。夜幕降临,我在苹果树下用手挖了一个坑,把四眉轻轻地放下去,盖上草,洒上土,呆呆地坐在那里陪着它,直到月亮升起……
后来我再也没有养过猫,也许是因为我的心里永远住着四眉!
后记:
刘亮程说:“时隔数年,我对这些文字仍是放心的。”是的,走进他的村庄世界,我们仿佛也扛着一把铁锹在村外的野地上转悠,在夜色下躺在地头与虫子共眠;走进他的村庄世界里,我们好像正端详着背着干虫翻越土块的蚂蚁和那些靠在墙根晒太阳的老掉的一代人;走进他的村庄世界,我们仿佛与儿时的自己有了最美的相遇……
作者简介
我是徘徊在天边的云,有一个追寻远方的梦,如果偶尔路过你的世界,不如我们一起仗剑走天涯!
我们的初心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叶子邮箱:644941088@qq.com。

顾问团队:谷朋利 孙晓松
责任编辑:刘 棹
栏目统筹:张 玮
文稿审核:米盈霞
音频审核:张晓英 王丽娟
摄影 :赵亦晨 李 波 杨 燕 张玮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