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小时候的年味(散文)
春亮
2021.01.21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随着腊八的临近,年关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但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春节,注定是要宅在家里过年了,望着眼前小区对防疫工作的重视,自己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思绪一下回到了儿时的过年记忆当中。
儿时对春节的记忆,应该是七岁吧,那时候对过年总是很期盼,因为过年就能吃上饺子、穿上新衣服、放鞭炮。一进入一月份,就时不时的问大人,什么时候过年呀?妈妈说:快了快了,1月27号过年吧。嗯知道了妈妈。自己似懂非懂的嘟囔着,没事了就掐着指头算还有多少天就过年了。
七十年代,计划经济时期,物质匮乏,买什么东西都要凭证、票、本之类的,那个年代,谁家的日子都不富有,都是在精打细算中过日子,但是一进入快过年的前半月,每家每户都对春节充满了期待,热情空前高涨,都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过年的年货。这时候我们大院社区的合作社,百货商店就开始热闹起来,大人们手里挎着菜篮子,拿着副食本、肉票、鸡蛋票等,开始采购年货的必需品。一见面,大家就热情的打着招呼,嘘寒问暖,虽然生活贫瘠,但每个人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腊月二十三一过,家里面就开始忙起来了,打扫房子、擦玻璃等。二十八开始蒸枣糕、馒头、菜包子。我妈妈是河南人,每年这个时候,就开始炸角叶、丸子、豆腐之类的,然后放在篮子里,用铁丝钩挂在自家盖的房子的房梁上,有时候我偷偷的踩在凳子上,摘下篮子吃几个丸子啊之类的,现在想想挺可笑的,但是妈妈的味道依然很香很难忘。
大年三十这天,爸爸就将自己写好的对联,用熬好的浆糊把对联粘贴在门的两侧,窗户上再贴上剪好的窗花,家里面的墙中间挂上了崭新的毛主席画像,把从百货商店买来的年画用大头钉钉在墙上,那个年代的年画,大都是革命样板戏剧照,像什么《智取威虎山》杨子荣的(打虎上山)的剧照,《红灯记》李玉和手拿信号灯高高举起的剧照等等,给春节衬托了节日欢乐喜庆的色彩。
到了下午6点中,一家人开始围在一起包饺子了,并且把一分、二分、五分的硬币包在饺子里面,说谁如果吃着了,预示着来年有福气。到了饺子下锅的时候,妈妈就会吩咐哥哥在院子里放一挂鞭炮,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文化娱乐也少,吃完饺子,大人们就围在铁炉子旁,磕着瓜子仁、花生,谈天说地的聊着天。我呢就把买来的一百头的鞭炮拆散了,往兜里一装,就和邻居家的小伙伴们放鞭炮玩去了,一直疯玩到晚上10点左右才意犹未尽的回家了。大人们看到我回来后,就逗我说:晚上不准睡觉啊,一起守夜。我稀里糊涂的答应着,早已困的不行了,晚上零点一到,妈妈就把哥哥们和我喊醒了,让我们一起出去放鞭炮,这个时候每家每户都放起来鞭炮,霎那间鞭炮齐鸣,烟花四起,黑夜的天空被鞭炮、烟花的燃放,顿时显得炫烂多彩,红红的火光照亮了人们幸福的笑脸。
初一一大早,妈妈就会把我们哥几个叫醒:赶紧起床,放鞭炮去,一会拜年的来了。我和哥哥们一骨碌的爬起来,穿上新衣服,拿起鞭炮就到院子里放起来了,早晨放鞭炮,预示着来年开门红,日子会红红的。早晨吃罢饭,爸妈就让我跟着哥哥去给左邻右舍拜年,回来的时候兜子里面装满了糖瓜子和花生,来我家里拜年的邻居我爸爸的同事、哥哥们的同学也不少,一拨接着一拨,络绎不绝,过年好的祝福声,此起彼伏特加温暖,街道巷尾到处都是穿着新衣服的俊男靓女们,处处感觉到节日欢乐喜庆新春的气氛。
什么是年味?我的理解是:小孩盼望已久过年的眼神,大人们对春节各种细节的筹备过程,忙忙碌碌的煎炸烹调的身影,一家人围在火炉旁一起开心快乐的笑声,每家每户对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的向往和期盼,是对纯朴的幸福的回味,是物质匮乏年代的珍贵记忆,是一种精神上的盛宴。
虽然那个年代的生活离我们已经很久远了,但是每个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有好多幸福甜美的回忆,让我们难以忘怀,那时候家家户户过年,是红红火火,热闹非凡,鞭炮齐鸣,拜年声祝福声不断,年味浓浓的,幸福感满满的……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春亮…笔名:鬼子六,一个六零后,一个曾经爱好文学的青年,如今已是中年大叔,爱生活爱写作爱旅行。闲暇之余写了十几篇作品,在多个平台上和晚报上发表,深受广大读者及身边的朋友喜爱。
春亮 | 小草(诗歌)(主播:张文玲)春亮| 春暖花开(散文)春亮| 牵挂(散文)(主播:亿美)春亮| 怀念父亲(散文)春亮| 我家那棵酸石榴树(散文)春亮 | 相遇(诗歌)(主播:张文玲)春亮 | 祖国…你好(诗歌)(主播:崔淑萍)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