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小的白杨(教育征文作品)作者 |王过红 · 诵者 | 张晓英
离开母小河连湾小学已经二十七年,其间从未涉足过校园,我这分明一个无情浪子,却演绎着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匡世大义。
每次回老家路过母小时,都会下意识的转头看一眼那个留下许多年少记忆的地方,最显眼处,莫过于那两棵挺拔而立的白杨,枝叶繁茂,向天而生。
每个在河连湾小学读过书的人,都应该有几段与这两棵白杨有关的故事吧,我也不例外。
我的故事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事故。讲起来真有点难为情,不过,有谁会耻笑一个七岁小孩天真单纯的蒙昧呢?
刚上一年级的一个冬日的下午,最后一节体锻课,全班同学自由活动。或许是玩心太重,课间没有去厕所,中途突感尿急,于是我就赶紧找老师请假,却始终没有看到老师的身影。其实自由活动期间,是可以去厕所的,但是老实胆小的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师曾说过,上课期间如果需要上厕所,必须请假,经老师同意后方可离开。体锻课也是一节课,不履行请假手续,是要受罚的。
所以我就强忍着内急站在东侧的大树下,焦急地等待老师的身影。然而我祈盼的热切最终被一股温热的暖流浇灭了,和母亲用棉花缝制的新棉裤一起,潮热,又变成冰冷,裤裆湿出一片。强烈的羞耻心同时涌向脑门,出于本能的自护,我面向大树,紧紧贴在树干上,故作镇定地“欣赏”着白杨树上刻画的杰作。依靠树干的遮挡和紧贴她所给予我的呵护,让我成功地掩饰了自己的窘态。
放学后,我又机智的逃过许多双眼睛,依靠挂在脖子上的书包,遮掩了已经湿透的棉裤裆,成功的骗过了路队长,让我不至于沦为同学们的笑柄。
这件事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特别是我每次看见那棵高耸的白杨树时,甚至还会心生感激,因为她保护了一颗幼小脆弱的自尊心,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替我保守着这个小秘密。每次她似乎都会和我相互会意一笑,像一位揣着我小秘密的慈祥老奶奶,那笑容分明在说:尿裤裆的小屁孩,都长这么大啦!
循着那两棵白杨,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母小校园。当时的校长张建军老师,学校共有十几名教师和三百多名学生。校门朝西,开在操场上,围墙是一周土墙。操场和教学区也由一堵土墙隔开,中间开着另一道门,那两棵白杨就分立在这道门的两侧。教学区也很简陋,几排平房坐北朝南,整齐的分排排列,前面是教室,后面是老师的宿舍。
可能是建校的时候取低了地平,白杨树粗大的树根部分裸露在外面,像两只刚劲有力的大手,紧紧抓住地面。树干上人手所能触及的地方都刻满了字迹,那是岁月留给她们的痕迹,有些年代久远的刻痕长成了凸出的黑痂,像久经沙场老兵的伤疤,述说着她们经历的沧桑。虽然饱经风雨,但是她们笔挺的身躯和繁茂的枝叶,却昭示她们坚韧不屈的旺盛生命力。
春夏秋冬、雷电风雨,四季轮回、昼夜变幻,这俩姐妹、俩伙伴都始终挺立在那里,忠诚的陪伴和守护着我们天真无邪的童年。她们的根充当着读书郎的坐凳,秋天的落叶成为老师们烧炕取暖的材料,树荫是天然的遮阳伞,栖居在枝头的鸟儿为校园带来美妙的歌声……
夏天最是有趣,伙伴们在树荫下戏耍,相互分享糖水冰棒儿,硕大的树荫便成了小小的交际场,生出了不少友谊的花朵。老师经常让全班同学在院子的地面上写字。每位同学都用电池墨棒做笔,在地面上画出一米见宽的方格,习写新学的汉字。这可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竞赛,同学们都铆足一股劲儿,比谁写得快。等写到墙根底下了,再回头看自己的成果,会奇怪的发现为什么大家的字迹没有一个是直的,全部偏斜了。原来每个小心眼都算计着怎样快速赶到树荫下面,好躲避炽烈的阳光。
小学六年时光,我在这两棵姐妹树的陪伴中度过,她们见证了我的成长,见证了我从一个尿裤裆的稚嫩小孩向一个青涩少年的蜕变,见证了这蜕变过程中的嬉笑怒骂、酸辣苦甜,如果她们是一部时光刻录机,我想一定能播放出令我感动流泪的画面。当然,陪伴我成长的还有润泽我心灵的严厉亦或和蔼可亲的老师们。
张建军老师总是面带凶相,他的教鞭一挥,我小腿肚上就立刻起了红印,当然,附带着数学成绩也和那几条红印一起隆起。多年后我们成了同事,才发现原来他是一位非常和蔼可敬的长者。陈清邦老师惩罚学生惯用的手段是“拧耳朵”,我一直怀疑我的右耳大左耳小,是不是当年不听话被他拧变形了。杨克恩老师总是一脸笑眯眯,叫我上讲台,示意我伸出左手,然后我就明白,手掌心要吃他三教鞭了,这三鞭子,疼到骨子里了,我痛苦的脸颊抽搐,他依然笑眯眯,于是每次看到他的笑眯眯,我就告诫自己不敢犯错误。相比较而言,董贵阳老师的惩罚算是最仁慈的,他最擅长的是罚站和踢屁股,有时候他一脸严肃的边踢着屁股边批评着学生,受罚学生还止不住嗤嗤偷笑,偶尔会逗得他自己亦发了笑。
若干年后,我走上了讲台,也成为了他们,一直都不能忘记他们那带着慈爱的严厉,也深刻体会到当前教育体制下缺失了那个时代所具有的可贵的东西。人的成长过程中,接受适度的惩戒是非常必要的,但是今天的教育,很少能遇到那么严厉的老师了,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遇到那么多严厉的师者,何尝不是我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呢!
解慧琴、解慧梅是我的启蒙老师,她们姐妹俩,一个带语文、一个带数学,当时她们参加工作不久,正值青春年华,犹如门口那两棵姊妹树一样亭亭玉立、美丽动人。我那时字写得比较好看,慧琴老师经常把我的作业本传给全班同学观赏,极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当然,更帮助我树立了自信。
许多年过去,他们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的在我脑海浮现,至今我还能记起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陈云国、梁顺清、邓粉兰、范月琴、崔颖、郭琳等,也听前辈讲过关于母小发展史上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几位老校长的事迹,如邓文印、王凤林、马怀耀等老前辈们,在那个物力财力都极其有限的岁月,正是凭借着他们艰苦奋斗的精神和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坚守在农村教育第一线上,硬是把母小办得有声有色,让我们这一代代农村孩子徜徉在知识的海洋,才有了以后跳出农门,走向外面广阔世界的机会 。
如今他们有的已经离世,有的退休在家安享晚年,有的还依然默默无闻的奉献在教育工作岗位上。而他们那种勤恳务实、兢兢业业的精神,却永远留在母小的校园里,像那两棵白杨一样挺立在那里,值得后人去传承、发扬、光大。
去年,我有幸参加县政协组织的委员调研活动,在阔别二十七年之后,第一次踏入了母小的校园。如今的母小,已今非昔比,宽敞明亮的教学楼、先进的现代化教学设备、干净整洁的餐厅、美丽开阔的校园,彻底摆脱了过去落后陈旧的面貌,再也看不到二十多年前的影子。这全新的景象,凝结了几代母小人的青春和心血。只有那两棵连古稀老人都不知道年龄姊妹树,依然茂盛的矗立在那里,焕发着新的生机。
母小的白杨,见证了母小的发展,见证了几代农村孩子的成长,见证了几代教育工作者的付出,见证了全县教育事业的蒸蒸日上,见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来临。她们犹如两座丰碑,刻满了所有建设者的名字,又如两座高耸的灯塔,照耀着新时代母小前进的道路。
母小的白杨,永远长青!
作者简介
王过红,爱好文学,喜欢体育,人生格言:你把周围的人看作魔鬼,你就生活在地狱;你把周围的人看作天使,你就生活在天堂。
主播风采
张晓英,女,音乐教师,热爱艺术,热爱生活。于平淡生活中坚持梦想,追寻声音里的诗和远方。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