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化◇有感悟在这里抒发
◇有思想在这里升华
◇有心声在这里倾诉
◇有共鸣在这里火花
◇走进邺城文学.
◇携手一同出发......
十 指 花 开
(本文为“建安新韵”文学沙龙推荐作品)
文/杨俊玲
窗外,秋风里,一盆玉树挺拔秀丽,茎叶碧绿,粉白色的花朵,簇簇拥拥,清雅别致。它不招摇,不妩媚,若不留心,竟会错过。
和它一样,不引人注目的是它的主人,六十八岁,古铜色四方脸,手掌厚实,十指健壮有力,一年四季窝在四间平房内。
他就是中医推拿按摩医师张金灵。
十岁行医
1949年9月27日,在邯郸市北关区一条普通街巷,一声啼哭划破天际,张金灵在新中国成立前三天,伴着曙光来到人世。
他一出生,人生就已定格。父亲是推拿按摩医生,祖父是推拿按摩医生,父亲告诉他,数不清多少代前,我们的先辈就是推拿按摩医生。
“小时候,你喜欢学医吗?”
“不学不行。”
“我想像其他孩子一样疯玩,可是不行。印象中最有趣的就是夜晚去小广场拿小弹弓射小戏班的气灯,‘啪’一声,漆黑一片,大人们气得喊叫,我们乐得四处乱逃……”
他也是个普通孩子,有着普通孩子的本性。
可无论他喜与不喜欢,他从记事起就像被灌麦一样,用推拿按摩理论灌脑。细弱的手指被祖父按在他宽大的手背上,触摸每一条莫名的经络;矮小的他被父亲拉在旁边,观察每一个来看病的人。
十岁,张金灵就能独立行医。
那时,他的双手已比普通孩子宽大许多。
一次,一个庞大汉子,干活崴了脚,无法走路,被家人抬了来。父亲让他来接诊。那大汉瞥了眼小金灵,死活不让。
“这不是污我人格吗?”
父亲答应,若一刻钟张金灵治不好,父亲再治,不收费。
张金灵屏息,用小手按压大汉又硬又大的脚掌和粗壮的腿,不到五分钟,大汉行走自如。
大汉竖起大拇指,双手道谢!
张金灵十岁小手,如花初绽。
二十参军
军营,是男儿立志之地。
1969年,张金灵一身绿军装跨入北京部队,因其特殊手艺,业余时间为全队干部、士兵按摩祛除病症。
二十岁,热血青年,工作不分昼夜。
抽得一分空闲,他研读中草药理论。以“推拿按摩疏通经络,中草药内服调理肌理”为毕生追求,探索中医之奥秘,医治人民之疾患。他说,西药以其神速被世人认可,但其对身体的破坏性迟早会被众人认知。万物相生相克,只有中医,能调理病患,以物克物,不毁人体。
服役期间,经张金灵之手康复的疑难杂症不计其数。
毛主席警卫战士赵延河腰间盘突出,实在无法站立,才停止工作。听说部队有个张金灵,能妙手回春,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接受了治疗。
不曾想,一次见效,两次好转,五次痊愈。
后来,赵延河及家人生病总要让张金灵看一看。
2010年9月,张金灵赴北京,为毛主席之女李讷等做保健按摩,赵延河始终陪同。
一起服役的战友,谁有个感冒发烧的,让张金灵给按按,五六分钟烧就退下,全队上下,谁都知道,张金灵的手比吃药来得快多了。有个部领导说,有个张金灵,能为国家省下许多医药费呢!一些仰慕的战友,经常围着张金灵,学两招按摩手法,回乡探亲炫耀个不停。
直至1980年复原回到家乡,张金灵在部队十一载,一双手已如钢铁之花,强壮有力。
传徒授艺
部队回乡,第一站便是邯郸市民政局,许多人羡慕的好地方。
可他并不认为。
1981年,由单位委派,他到下属单位——邯郸市按摩医院任院长一职,他,是第一任院长。
招人是张金灵要做的第一件事。一个多月后,他的第一批人员报到了——来至周边的不懂医术的盲人。人们不理解,正常人学习尚且困难。他不管别人说辞,开始了培训。
那个年代,正常人上学的也不多,更别提这些盲人了。他们对中医一窍不通,全身经络纵横,穴位多达1000个,又无法给他们呈现视图直观讲解。仅凭听来掌握,不仅理解不到位,而且不易温习。张金灵这才意识到,将他们培训出师何其困难,可棋已出手,张金灵初心不改,他告诉自己,再难也要走下去。
每解释一条经络、一个穴位,张金灵一个一个地、手把手地让他们去触摸、感知,直到能准确、熟练、力道恰当地按摩,才肯罢休。
“招收这批盲人,你后悔过吗?”
“教他们学会按摩,我可成了他们的大恩人哩,后悔啥呢?”
后来,张金灵说,正常人无论做什么,都能混到一口饭吃,可盲人不行。让他们学一门立足的手艺,解决一辈子生存的问题,小里说能为家庭减少一份负担,大里讲可为社会承担一部分责任。那时,他默默做事,不想多做解释。
这批盲人在张金灵手下,一个个出师了,他们在按摩医院有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接诊着络绎不绝的患者。
壮年时期,张金灵传徒授艺,用双手撒下种子,让中医之花开遍燕赵大地。
乐在其中
不吃药,不打针,一双手,拂去一身疾患。
张金灵用宽大厚实的手熟稔地按、点、压、摩、揉、搓、捻、推、擦、抹、拿、抖、击、拍……
复杂的人体,在他眼里,秋毫不差;多样的手法,在他手下,轻车熟路。
我因腰肩不适,亲身体验了他精湛的技艺。
第一次,全身被按摩得几近放弃,一度泪奔。
“没事,咬咬牙,好了就不痛了。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按毕站起,腰果然不痛。神了,立竿见影!
一位手腕扭伤的五十多岁大姐,在丈夫的陪同下,托着手臂找来。
只见张金灵,一手托住受伤的手臂,一手在胳膊肘处轻轻一摸,然后在其手背用拇指按住一处,打圈一揉,一分钟未到,大姐手腕没事了。大姐的丈夫急忙付钱,张金灵一摆手:“走吧,不收钱。”男人连声谢着走了。
旁边一位正在做按摩的患者说:“干吗不收?若在外边治,花个一二百,还得疼上几天,做不了一点家务。”
“看来,你是受过教训的。”张金灵打趣地说。一屋子人笑开了。
张金灵对那些小毛病,分分钟钟的事,能免就免了。
可他这分钟之间的事,技术含量可不低。
“你治得了类风湿吗?”
这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病,能把人折磨得不成人形。
“咋不能!”他掷地有声。
以前,邯郸市一纪委书记的大姐,类风湿导致手关节严重变形,每月吃药花了不少钱,病情也未好转,只能控制不再恶化。他人介绍,找到张金灵,丢掉药物,开始按摩。每天只按一根手指,按摩时,穴位、经络不能触碰,一碰就疼痛难忍,撕心裂肺,从开始哭到结束。
两年下来,类风湿好了,手指能活动了,全身关节不再疼了。现在,她退休跟着女儿去了国外,如常人一样,享受着美好的晚年生活。
“做了一辈子按摩,花不完的钱,也该歇歇了。”一个常来按摩的大妈说。
“别说按摩挣的钱,就国家每年发的抚恤金也有六万多元,我哪花得了。可我不按摩,你乐意吗?”张金灵打趣道。
“也是,你可不能不做,也不准上天堂。”大妈逗着乐。
“我还要再活一百年呢!”
中医推拿按摩是一门学术,更是一门技艺,也是我们的国粹。
“咱们不能把它弄丢了!”
原来,张金灵心中有着一种伟大的使命感。
张金灵,一个普通的邯郸人。
张金灵,一个了不起的推拿按摩医师。
在邯郸,这座历史名城,总工会医院的东南隅,玉树花开,淡雅高洁;十指花开,开满街巷,香溢四方……
“建安新韵”文学沙龙推荐作品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一杯水
作者简历
杨俊玲,河北临漳人,文学学士,就职于县教研室,从事语文教学研究工作,爱好文学、绘画,多篇作品在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邯郸日报、邯郸晚报、《邯郸教研》《邺风》《邺城文学》《林州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
完请长按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ycwx866邺城文学,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微信号qh9289.体裁不限,字数不限,要求原创首发,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联系方式等。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栏目介绍”了解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