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预约的美丽
文/易石秋
F君要上调到京师高就,无论是从路途还是从工作方面考虑,以后见面的机会都将大大减少。何况我们也将步入老年,好多同学的父母都已经离开人世,原本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以后恐怕是只能子女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如果不是十分特殊的情况,再想随便几个电话就可以海阔天空地轻松一聚的情况基本不太可能了。如此想来,在分享同学事业成功喜悦的同时,不禁也生出几分怆然。王安石何许胸怀之人也,尚且感慨“少年离别意非轻,老去相逢亦怆情”,何况我辈凡夫俗子,更何况是老来远离,电信与网络虽然也可以拉近交流的距离,但绝对没有“晤言一室之内”的那种随意与融和。因此春节期间在问明大体行期之后,几个平时联系十分密切的同窗好友一致约定清明祭祖之暇再一起好好聚聚,至于地点嘛当然是优先F君选择。或许是在管理岗位上历练太久吧,或许是早已心有所属吧,F君平时办事就十分干脆果决,此次作为预约活动的主角自然更是当仁不让,不假思索地拍板把活动地点就定在君山岛。

君山岛是位于岳阳城西洞庭湖中的一个湖心小岛,因舜帝二妃的传说而得名,尽管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海拔不到百米,但它独特的自然风光与深厚的人文底蕴独步天下,是岳阳名副其实的第一名山。它四面环水,彷如浩渺烟波里的一只不沉的大船,长年饱受天风湖韵的洗礼,水滋气润,物候宜人,是天然的休闲避暑圣地。并且地势独特,环岛72峰,峰连峦结,沟壑纵横,极尽山势回旋之妙,颇得江南园林之趣。再加上植被丰富,林木密布,松苍竹翠,繁花似锦,漫步其中,仿佛置身于巨大的天然植物园中,香醇味永,沁人心脾。
不仅如此,君山的人文古迹与历史传说众多,可以说是千秋英雄千秋史,满山神话满山诗,在自然美之外又平添了许多传奇与雅趣。传说4000多年以前舜帝南巡,他的两个妃子娥皇与女英一路追寻至此,被大风所阻,突然听说舜帝殁于苍梧之野,两人悲痛欲绝泪尽继血,竟然洒竹成斑,成就了君山自然与人文紧密结合的独特景观——斑竹。而伴随唐朝小说家李朝威的传奇小说《柳毅传》传世的柳毅传书的故事,更是把大义与真情演绎到了极致,不仅屡屡搬上舞台,更因与我们的民族心理高度融合而家喻户晓。也正因为如此,在将旅游作为产品进行开发与营销的今天,岛上曾经的主要管理者李方爱先生苦心孤诣,在君山众多人文景观与传说中专取此两项,颇有创意地将君山岛打造成为爱情岛。在岛上添设了爱情园、爱情广场、爱情酒店等不少专门设施,举行了两届“全国十大爱情故事”评选颁奖晚会,让自然与人文、雍容与活泼、古典与浪漫在这里高度融合,吸引着不少的真情男女在此续写爱情传奇。尽管我们都将步入老年,好在爱是不设年龄限制的,或许鬓发如银的长相牵手能够更加直观地为年轻人提供样板呢,因此大家都对这个美丽约会充满了期待。

或许真有所谓的天人感应,要让我们完成这一美丽的预约吧,或许是祖先见惯了泪眼感受了真诚之后,一定要许以晴天,让我们完成清明踏青这另一个传统吧,清明前沥沥淅淅地下了一周的凉雨之后,天气忽然放晴了。尽管雨云刚收的天空并不算太蔚蓝和高远,但阳光还是金灿灿的,特别地煦暖,给久雨的原野镶上了层层暖色,让人们平添出一种扑向原野的冲动。临近暮春,芳林的新叶早已缀满枝干,娇嫩无比,葱茏着生命的绿意,在春雨长时间的洗礼之后再经过阳光的照射,亮晶晶的,像一树树的碧玉。偶尔也有几片深藏于绿叶之中的残红或者枯黄随风飘落,飘飘悠悠的,宛如山林之中落拓的舞者,既是树叶用生命写向大地的诗行,又是它对于生命母体的一种反哺,充满了一种宁静与安详的美。路旁经过精心修剪的红叶石楠仿如一团团红色的火球,磅礴生命的激情,又给人一种完满与喜庆的氛围。紫荆花开得特别的艳丽,一丛丛一串串紧紧地联在一起,仿如一道道紫色的瀑布挂满在园子间,把它和睦与深情的花语写满山原,引发观者的无限遐想。正是竹子吐笋的季节,竹林里入目所见到处都是毛茸茸的笋尖,也许只有此时你才更加理解破土而出与雨后春笋的深刻内涵。

由于正值旅游旺季,又是节假日,主要景点自是人潮涌动游人如织,我们有意选择畔湖的较为僻远的山间小径一路蜿蜒而行,时而海阔天空博古谈今,时而默然凝视师法自然,更是别有一番风味。约莫一个多小时之后登临山顶,背倚掩映于绿树红花之中格调古雅的君澜假日酒店,放眼苍茫空阔茫茫无际的洞庭湖,一抹斜阳从遥远的天际荡来,湖中漂荡着一线鲜红的彩带,当真是“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了。我们对诗和远方津津乐道,其实诗不一定都在远方,此时就在我们的生活近处,那一缕缕悠然的古韵不正从山野与湖面吹来吗?
看着看着,我们一行都被这一派无边的美丽、生机与温情深深地陶醉了,纷纷陷入了激动与沉思之中。F君更是如醉如痴,拉起紧紧依偎在身边的妻子的手无限深情地说:“还记得吗,32年前的这个时候,也就是在这个地方,你在这里实习,我刚好接到了去北京读研的通知,赶来这里为我们四年的朦胧爱意做最直面的表白?”不待回答,我们都已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个双重预约,既为即将远行的同学,也为32年前那一次美丽而幸福的牵手。此时刚好晚风轻轻吹来,满院花香消融在山岚春韵里,直接沁入每一个人的心扉,还来不及祝酒我们就都深深地陶醉了。
不少人都在感慨商品经济的浪潮淡漠了世风,很多曾经的海誓山盟多消融在金钱与岁月汇成的劲风里。殊不知真心若在,风奈我何,历经了几千年的风雨剥蚀花开花落,君山仍在,真爱永存。

——————————————
易石秋,中学教师,业余作者,性喜附庸风雅,在国家、省、市各类报刊发文200余篇,出版诗文集5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