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花草的心思
习惯在有阳光的日子去收拾阳台,收拾那些花花草草,手机一定在旁边缓缓地播着还没学会的新歌,那些音符都落在叶子上,那么绿、那么脆生生!
几盆肉肉。颜色淡淡的这种,是老妈从她花盆里取出包好,威逼加利诱要我带回来种下的,理由是听人说有清热解毒的功效,用刺少肉厚的茎片去皮捣烂后外敷,能治烫伤等等(我都不记得了,汗)。百度了一下好像叫月兔耳,四叶支愣,像兔子的耳朵,肥肥的,样子很可爱;又像精神的旗帜,饱满而富有热情!肉肉们已经种了十年,当初只是因为它们耐活。

一叶兰是最庞大的一份了。搬到这个家那天虹邀三个人抬上来的。可能因为从始至终只有一片叶子而得名“一叶兰”吧。那每一片叶,袅袅生长,像极了杨丽萍的孔雀舞,伸展成精致的诗句。偶尔会有一两片叶子会有黄黄的斑迹,拿剪刀轻轻地、慢慢地修剪,生怕动作太大伤了它。一叶兰终年常绿,叶形优美,生长健壮。中医以根状茎入药。
仙人球膨胀着。独球的是几年前涛铭同学的教师节礼物,已经长成当初的好几倍大了。得过几天转动一下,不然背光的一面会疯长。原来仙人球的驱光性有别于其它植物。经常有阳光照射的那一面,由于有阳光的压制,细胞会变得紧凑以减少水分蒸腾。而长期背光的那一面,由于缺少阳光的照射,细胞会变的肿胀,以便可以接受更多的阳光……所以时间长了,背光的一面就会由于细胞肥大把生长点顶歪……嗯咯,原来如此!一切源于向光,植物尚且如此,何况我们!我愿向着光,不断奔跑!

滴水观音绿盈盈的大叶子,它的花语是志同道合、诚意、内蕴清秀!滴水观音本名很多,我却只记住了我喜欢的这个叫法。在空气温暖潮湿、土壤水分充足的条件下,会从叶尖端或叶边缘向下滴水,而且开的花像观音,因此称之为滴水观音。我常见到叶面滴水,却不曾见过开花。它的根茎有太多药用价值,但是生食它却是有毒的。这何尝不是天然的自我保护啊,典型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典型的“非诚勿扰”啊。想做药材啊,行,但是得用对方法,不诚心可是有毒哦!
茉莉花是姐姐家搬来的,花早开过了,下次连盆还去,等待下一个开花的季节;吊兰,好养,疯了似的张扬着它的叶、它的芽,是春的模样;在这个美妙的春天里,火龙果还在蔓延它的茎,虽结不出果子,态度还是要有的;芦荟好像过了漫长的冬天才苏醒,慢慢睁开了眼睛;台湾竹有了新芽,清秀得像婴儿的眼睛;还有叫不出名字来的花花草草……

我抹掉叶上的灰尘,清剪了残枝枯叶,把它们重新在阳台排布好,又是一个春的新鲜感觉!
我在阳台上,度过一小段纯绿色的闲暇时光,俯身倾听着叶子间的轻声细语,似乎是一些永远新鲜的音符。
我爱歌爱舞,爱读书,爱花草,爱动也爱静。陶渊明说:“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如果他勉励的是读书,我能不能以为花草也是一本书呢,透过阳光,看到穿梭在叶间的光阴,就那样明明灭灭地闪烁在新芽里、在花瓣里!

我愿春风怡然,与风缠绵。
这是花草的心思,也是我的心思!

—————————
姜莉萍,湖南桃源九中物理教师。一边静心教书育人,一边乐于游山玩水。爱读书,爱旅行,灵魂与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soul or body must be on the way!

公 告
所谓伊人,在河之洲——
登高举,而望白鳞
居白鳞,而眺高举
白鳞洲文艺平台和高举阁文艺平台为诗人楚天之云主持,热心文艺和宣传,乐于推介作家诗人、新人新作。欢迎文艺家、文艺爱好者们赐稿。
【投稿要求】
1、新诗5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2、古诗词10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3、散文2篇左右,2千字内,配作者照片、简介;
4、书法绘画摄影10幅左右,配作者创作谈或者相关评论,配作者照片简介;
5、小说请赐小小说,一篇字数在两千字内。
6、收稿邮箱:516068737@qq.com
【稿费结算】
1、文章发表后第十天结。低于20元不发稿费,高于20元作者稿费为赞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
2、稿费结后,零星赞赏不再发放,作为平台运营经费;
3、作者请主动加主编微信chutianzhiyun73,领取稿费,自发表后一月不领取,视为赞助平台。
4、奖励:发表第七天阅读量达到400,奖励红包8元;达到800及其以上,奖励红包18元。

楚天之云文化工作室
201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