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WX邯郸●临漳

秀 才 牛 三
文 / 王 福 生秀才牛三是漳河边上的文化人。高挑的个头儿,白净的面颊,衣服食堂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走路压着点,一二一的规范。 镇上的老少爷们儿提起牛三,往往是喜怒爱恨, 镇上十里八庄的女人说起牛三会把嘴巴笑大。她们说,牛三应该生在城市,不应该待在乡下。
牛三原来在乡村当代课教师,每月工资四十元,另外,谁家小孩起个名字三块钱,写个娶贴、请帖一块钱,过年写个春联每幅一块钱。牛三说,他是脑力劳动,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谁让帮忙都得出钱,三五年间,牛三骑上了镇上的第一辆自行车,戴上了第一块上海牌手表。
放学后的时光是牛三最为自豪的业余生活。他骑着自行车打着车铃大街小巷闲逛,人们知道他在炫耀自己的车。后来,牛三的自行车有了用场。谁家小子相亲断不了借用,但是有个条件,租金一块钱。当然,有好多人只管骑车,从不给钱。
有一天,牛三烦了,把自行车的手把锯了。没了手把的自行车,一般人不好掌控,自然骑的人就少了。牛三自己洋洋得意,邻居们背后戳他脊梁骨。
春天,牛三在镇上计划拓坯盖房,他拿着火车头香烟到大街小巷找邻居帮忙。他把香烟放在上衣的口袋里,一只手时刻捏着一颗香烟。碰见人就会问,明天有空吗?能不能帮咱拓一天土坯。
如果对方答应,牛三就会快速地将口袋内的香烟递上一支,并恭恭敬敬地说一些感谢的话。如果对方说,没空,那放在口袋内的手就会空着伸出来,耷拉着脸,好像对方欠他钱似的。
人们发现了牛三的小心眼儿,有人便告诉牛三东村的大老杨不抽烟,吃的少,拓坯快。牛三信以为真,他便到东村找到了大老杨。这次,他痛痛快快地敬上了一支烟,并笑着说,老杨啊,听人说你有力气,不抽烟,吃的少,拓坯还快,你看明天能不能帮咱拓一天?
大老杨刚点烟,听牛三的话一出口,“噗”的一声笑了。他说,牛秀才啊,他们给你开玩笑嘞,我这个人吃的多,干活慢,一天抽烟两盒半,明天赶集去外县,真帮不了你的忙啊。牛三的脸有些长,叹着气,背着双手,消失在小镇的夜色里。
牛三拓坯的事儿,在十里八庄传的很快,他很快成了镇上乡民饭后茶余的笑料,他的笑话也在层出不穷的调剂着人们的生活。于是,不断有人随时随地、变着花样调侃牛三。
有一天,牛三去西庄走亲戚。刚出亲戚家门没多远,自行车车胎没了气。他问一个乡民,谁家有气管的,对方一看是牛三,便手指前面一户说,你去吧,那家有个老气管的。帽头有点儿乏,你看人家让不让你用。
牛三一手推着自行车把,一手拎起自行车后衣架,一溜小碎步到了那家门前。牛三说明来意,门里一个佝偻着身子,喘个不停的老者一言不发的摆着手,示意牛三走开,牛三却不走。他放下自行车,掏出香烟,非要请老者抽烟,并带着恳求的话语说,你让俺用用吧,帽头乏了不要紧, 不行!我多打几气管儿。那正在咳喘的老头儿一听牛三的话,一跺脚来了气,你这个牛秀才,我是哮喘病,人送外号“气管的”,什么帽头乏不乏?我给你怎么打气?走走走!牛三一听,推着车子就走,心里嘀咕着那个开玩笑的人真够呛。
夏日,牛三家得一只母羊到了发情期, 白天黑夜咩咩地叫个不停。牛三到处打听镇上谁家养着大公羊。邻家大嫂说,东村李四家有一个老公羊。牛三便一手牵着自家的母羊,一手拿着香烟到李四家去了。
牛三敲开李四的家门,说明来意。李四一脸的不高兴。李四说,走吧,走吧!不要乱开玩笑。牛三却恭恭敬敬地递烟,执意恳求李四。李四一把推开了牛三,关门甩下一串话:我与邻居好抬杠,人送外号“老公羊”, 我们家哪年哪月喂过羊?
牛三哭笑不得,牵着羊,一路咩咩叫着走过大街小巷。镇上的大嫂们笑倒了一片。
秋天来了,牛三收完了玉米,地表的秸秆粉碎完,一架手扶犁一天便把土地整理好,只待播种。牛三抽着烟,想着谁家有播种的耧。本家牛嫂告诉他,村北老马家有个新楼。牛三步行了一里地到老马家。老马没在家,老马的婆姨听说牛三要找播种的耧,两手一摊说,三弟呀,我们家哪有播种耧啊?
牛三便问那老马在哪块地干活儿,老马的婆姨说,在乱坟岗那块地刮地。牛三到乱坟岗,老马正不慌不忙地刮地。老马听说牛三来找耧,心里想笑,便对牛三说,我家是有楼,你到我家北屋东头搬去吧。牛三递了一支烟,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一溜小跑,再次来到老马家。
老马的婆姨看见牛三又回来了,心里有些不耐烦。牛三说,他婶子,你家老马说了,耧在北屋东头,你就让我用用吧。老马的婆姨说,你个老三,你找吧,我不知道播种耧在哪儿!
冬日,镇上白雪皑皑,好多农家都忙着在大棚里种植蘑菇,唯独牛三去城市参加营养品直销培训,结果赔了几千元。牛三自己觉得脸上无光,一个人喝闷酒,一顿饭的功夫就醉了 。他开始流泪,接着嚎啕大哭,他自言自语:“这世上好人少啊,这做人难啊,镇上的人都愚弄我呀,我是没法活了啊”。牛三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
牛三的本家大爷拄着拐杖走过来训斥牛三:“不是世上好人少,而是你从小到大都不学好,花里胡哨,谁能把你当人看?人心换人心,四两换半斤,今后好好为人吧,再不好好为人,一辈子都完了。”
牛三抬起醉眼,看了看本家大爷,止住了哭声。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一杯水
作者简介
王福生,男,临漳县人,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田野考古工作,热爱文学。多年来在省内外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小说数十篇。现任临漳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任,临漳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关注●分享
平台团队
策划:春天树
总编:狼 王
陈俊岭(浮殇年华)
责编:王培云(格桑花开)
尚海利(一杯水)
仙人掌
许爱玲(许琳)
杜献灵(淡淡的茶香)
赵一楠(茉莉之春)
朗诵:李峰(邺城小妮儿)
冀亚楠(优优)
校对:吕艳红(怡然自得)
齐振涛(浩 瀚 )
逆 光
顾问:刘振华(32号公馆)
齐兆贤(诗源)
杨俊玲(上善若水)
周运国
庞雪平(道深理浅)
张俊芳(芳格子)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戳原文,更有料!
栏目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