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树文/秦博
老家的树,让我想忘记都难。一年四季里,我都在享受着它们的温情和馈赠。
1一年中最早是香椿,嫩嫩胖胖的枝丫散发着独特的清香。老家婶子给捎来,凉拌,炒熟,烹炸,家里整天弥漫香椿香和夫君儿子的雀跃声,很是热闹了一阵子。
不久,槐花就开了,家里到处又是槐花香,这一次,捎来的真多,满满两大竹笼,给亲朋好友每家分一些,还剩下许多。我摊开来晾,茶几书桌饭桌阳台上,到处是花。儿子清晨起来,兴奋的背起课文“这里,那里,到处都是花的海洋”。中午放学,给同学炫耀:“我们家吃的是花饭”。我把槐花细细的洗,水从洁白的小花苞花瓣,小小的花蕊里流过。奇怪,我的手也香了,久久不散。做饭的心情一下好很多,好像我不是在完成任务,而是在享受一场美好的创作。
蒸一锅襦软清香的槐花麦饭,烧一盆莹亮鲜香的槐花虾米汤,凉拌一碟爽口的槐花小菜,每一次都能给我们惊喜。槐花降血脂,养颜,又是纯粹的绿色食品,全家大小每一个人都吃的颊齿生香,心情愉悦。
2初夏开始,是果实的盛宴。
刚摘下的樱桃,还带着清晨湿湿的露水和雾气,就来到了我家的果盘里。一颗颗,红的像玛瑙,透着新鲜的光泽,饱满圆润,拈一颗放在嘴里,肉厚汁多,味道甜美。完全不似超市里买的,核大味淡,颜色养眼但是后味酸涩,拿回来还要三番五次浸泡,总怕有害有毒物质残留,吃的人胆战心惊。 五月,是陕南杏儿成熟的季节。“麦子黄,杏儿熟”,裹着麦香,我迎来一蛇皮口袋杏子,同来的还有一个叫"跟头"的大花馍,这是我八十岁的外婆用新收割的麦子磨面,给她的小重孙蒸的,老家有风俗,孩子吃了新面跟头,寓意着新的一年万象更新,身健体壮。
让我为难的是,每一顿吃的时候不知该怎么分切,那花馍上面的小老虎,龙,石榴,莲花实在精美,栩栩如生,我不忍破坏。儿子背着我,偷偷掰下许多小动物藏在冰箱的冷冻室里,说这是姥姥的艺术品,要珍藏。
那些杏子,我认得它们,看一眼就知道是那棵树上结的。那个头最大的愣头青,来自西边院墙旁的老杏树,外刚内柔,生吃最酸脆,熟吃甜面,沙沙的,不用牙齿咬,一舔一大块。
那颜色最漂亮,皮面粉白,颊上绯红,不大不小的美女杏,是东边井沿边的小树果实,枝干不很粗壮,但是每一年都是果实累累,真正的高产。它不光好看,味道也好,又甜又脆,不用等熟透,泛白就甜了,褪去一般杏子的浓酸。它还是银杏,杏核也甜,真是内外兼修,外表美内在美全占了。
那最小最普通不起眼的是楼门外大路旁树上的,大约树木也通灵,懂得木秀于路口人必摧的道理,果实尽可能难看,让来往的路人不屑于偷摘品尝,好能安然成长,最终成熟。果子虽难看也有优点,味道无论酸甜皆浓,绝对让人一尝难忘,印象深刻。
3桃子是最调皮的,乘了一路的通村公交丝毫没有倦意。我解开袋子,一个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迫不及待的往外挤,涌,滴溜溜滚了一地。
随便拿起一个,红红的嘴儿含着笑意,仿佛在向我表达来自老家的问候。心一下子很柔软,我突然很想念老家的老桃树。用慈爱来形容它毫不过分,小时候我和弟弟妹妹,带着各自的小朋友,在它的枝干上爬来爬去,渴了,摘一个桃子擦擦桃毛吃,甜到心里。
村里哪个孩子生病了,大人从桃树上取下枝条削成小棒槌,戴在他的手上脚上避邪,外婆说桃树能护佑孩子们的成长。
岁月荏苒,一晃十几年过去,弟弟妹妹、朋友们各自奔赴异乡,只有我,仍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福气继续吃桃。
而见证过我们成长,给我们无数回忆的老桃树,依然安静的生长,年年结满果实,等待孩子们的回归。亲爱的老桃树真的有些老了,树皮干裂,果子上有些星星点点的斑点,虫迹,桃胶。但,这有什么呢?我们没有人嫌弃它,它的最甜,最美早已深深,深深刻进每个人的心里了。
4苹果和梨,从鸽子蛋大的青果开始,就是儿子贪念的美味。我怕摘早了可惜,给他买来超市的水果。他说,不是这个味,老家树上的果子好吃。他偷偷给外婆打电话,如愿以偿,青绿的果皮,青绿汁液,空气中飞舞着酸爽的气息,他吃的津津有味,我自己童年的记忆一瞬间被唤醒。
无数次,我搬了外婆家的小木椅,站在上面踮起脚尖向苹果树上张望,白天望见小果子在阳光里跳舞,皮上镀一层金色;晚上看见小苹果们在月光里做梦,闪烁着星星一样的光泽。
盼呀等呀,一天天数着日子等待它们成熟。遇到刮风下雨,落一个下来,马上捡起来吃,清脆酸甜里夹杂着欣喜,风雨里也快乐。
葡萄是我的冤家,牙齿过敏。和别的果树一样,老家的葡萄的确比外边卖的更甜,一样的巨峰,在老家的土地上个头长的更大,口感更独特。我不怕酸,但是牙齿怕。好几次梦到葡萄架下摘未熟的酸葡萄吃,被酸倒牙,笑醒了。
5核桃,是老家最多也是经济价值最高的树。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核桃是老家人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青皮核桃是不舍得吃的,每年九月打核桃像过节。打下之后褪了化子卖了钱,大人会给孩子扯块花布做件新衣裳,或者买一盒渴盼已久的小蜡笔,若是赶上逢集还能吃一个油饼。
农村人爱护核桃树,敬重核桃树,在他们心里,核桃树是强大慷慨的勇士,陪伴亲人们渡过那些艰苦的岁月,带来经济上的帮助。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老家人的生活日益好转。核桃也成了家家户户餐桌上的零食菜肴。
离家之后,每一年我都会收到来自老家的一大袋核桃,最少也有二三十斤。我说“太多了浪费,少捎点”,他们总说“核桃健脑呢,多吃点,大量吃,没啥浪费,现在谁还指望这点钱呢?”听了这话,我真是高兴,我无时无刻不在盼着老家人生活富裕幸福。好日子真的来了,树们,也是高兴的吧。
6柿子,是最姗姗迟来的水果。过了八月十五,树上的叶子掉光了,红彤彤的柿子像一个个小灯笼挂在梢头,兀自美丽。鸟儿也迎来了幸福季,敞开肚皮饱餐。醇厚的老家人不会去驱赶,他们信奉众生平等万物共生,树是大自然的,果实应该共享。
人,树,鸟,在老家是一幅和谐生动的画面。许多硬的,软的柿子来到我家,我挂在窗口摆在窗台,招待远道而来的鸟儿们。柿子很甜,我希望鸟儿也能分享到这一份甜蜜。
冬天,万物萧条雪花飞舞,老家的树已经进入了冬眠期,但是我一点也不寂寞。
打开柜子,拿出它们给我的纪念,心头仍是无限温暖。或是一把松子,或者几个柿饼,围坐火炉旁,慢慢烤热,吃到嘴里香气四溢。或者敲一碗核桃,放在小铁锅里焙了,裹上油和糖给孩子做个零食——琥珀桃仁,或者擀碎了拌上红糖,蒸一锅红糖包子,一家人浸在热气腾腾的甜香里,日子好像和顺多了,很快就迎来新年。
7新的一年,树们苏醒,继续发芽长叶,开花结果。我又开始周而复始的接受它们的馈赠和礼物,享受着来自老家的情意。
儿子问我“为什么老家树上的东西好吃?”我一时怔住。问他爸爸,他以一名林业工作者的视角告诉他“日照充足,土地广阔肥沃,水源无污染,没有外力侵扰,根系茂密发达,结出的果实自然就好吃。”
这一刻,我恍然大悟,老家的树何其幸运,生长在一片自由的天地里,淳朴的老家人没有逼迫它们早熟丰产,他们生长的自由欢畅,每一棵都获得了一份饱满丰润的生命,承载着一份绵长悠远的惦念。
并且,它们和我一样,一直被亲人们细心地爱护着,照顾着,被他们心中的善良和爱感染者。所以,它们愿意用最甜美的果实,来回报奉献脚下生长的土地。
我爱老家的树,多么愿意,长成这样一棵懂得感恩,能在平淡生活里盛放无尽芳香的树!
【文/秦博】月光倾城
【文/秦博】乡路弯弯【文/秦博】私 奔
作者简介
秦博,女,陕西洛南人,业余写作者。文字曾散见于《中国美术报》、《陕西文化艺术报》、《商洛日报》、《新叶》、《工友》等陕西、湖北多家报刊杂志。今日头条情感领域优质创作者,当当网认证书评人,趣头条、豆瓣、掌阅、百家号等多平台原创作者。热爱文学,坚守初心。喜欢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书写一些安静的美好。
微信号:Ly13992407063
头条号:怡晨悦读
头条号:无忌书坊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 郑金民 徐 娟李 斌麻 新 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 樊 会 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 正 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 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