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朝天门码头,长江与嘉陵江两江汇合处,船运十分发达,一直以来都是物流船运码头和商品货物的集散中心,临江的一条街有大大小小的货运店铺。短途搬运的工人师傅大都从重庆周边乡村来到山城,他们肩上扛一根带有绳子的棒子,在山城这样爬坡上坎的地势中,肩扛、背揹、竹棒挑,很好地解决了批发市场商家与货运商之间商品的短途搬远。当地人都亲切称他们为“棒棒”,随着交通的逐步完善,过去许多地方只有石梯没有通路,汽车不能通达,现今大多都通了路,有了升降机以及部分批发市场拆迁等,传统上的棒棒也逐步地减少了,利用手推车、老虎车等工具多了起来,形成了各式各样的“ 棒棒 ” 。现在我们看到的“棒棒"年岁大都50岁以上,有的甚至7O多岁了,他们在市区租房,白天干重体力活,依靠自己的体力,用一根棒子和一条绳子,养家糊口,维持生计。这棒子是家里的希望,也是自己生存的根本,他们早出晚归,中午就在近买个快餐或吃碗面对付了,一心一意省下钱带回乡下家里,帮补家用。
街边棒棒是山城重庆的一道风景。
一早在批发市场干活的棒棒。
背着老虎车上梯坎的棒棒。
拉货走过横道线的棒棒。
挑货准备上楼的棒棒。
背着沉重货物下坡的棒棒。
年轻的棒棒不多见。
棒棒的午餐几乎都是一大碗面。
冒雨用老虎车拉货的棒棒。
用拖车拉货的棒棒。
徘徊在超市寻找生意的棒棒。
在江边货场卸货的棒棒。
在商场门口通道等待生意的棒。
一根木棒一把绳子是棒棒的标配工具。
干了十几年的棒棒,今年受疫情影响,生意不太好。
山城棒棒成了重庆的文化符号。棒棒这个山城特殊群体,伴随城市的快速发展,他们也许会距棒棒这个城市渐行渐远…那时他们的生活又会发生那些变化呢?眼下的这些棒棒会不会成为“最后的棒棒”?我们一直关注着。(津门网作者 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