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楚湘汇“关注我们
文字:无风涟漪 声音主播:柔谨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各位好!在这样一个夜色渐浓的秋夏的夜晚,我在湖北武汉,又与你相遇在‘楚湘夜读’里!我是柔谨,大家共同分享的文章是《罗曼蒂克 (47)》,下面我们就来一同分享,读完以后也别忘了在文末点个“在看”!这篇文章作者是无风涟漪。
厂里的播音员是经过严格政审和播音效果检验后才能最后确定下来的。
其中一位是老资格,在我接手广播稿之前,从第一批招工进厂的知青中直接挑选的。
她,中等个,圆脸,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总爱盯着人直看,天生一副好嗓子,在厂宣传队的独唱上,高音技压群芳。
我有时想,她的眼睛要是能象她的嗓子一样就好了,不要老是这么直视,稍微带点婉约甜蜜该多好?
另一名播音员可能音质总达不到她的水准,所以就老在那里换。
北方人为多的军代表只要听到播音摇了几次头后,就立马要政工组组织组赶快再去重新选人。
一次,与‘老资格’搭档了半年的一播音员被换下来后就住院了。不想,厂里突然疯传起了一则有鼻子有眼睛的小道消息:“听到冒,厂里的广播员换了,知道为什么吗?是她和个男的做那个事做得拔不出来了,被人用板车拖到医院才把两人分开的,广播员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
两女广播员在俱乐部里进进出出,也不用穿单色调的工作服,大红大绿特别打眼,早已成了厂里的公众人物。
对女性公众人物骇人听闻奇异怪事的传闻传得特别快,好像传慢了都拖了这个令人劲爆气氛的后腿似的……
“哎,回来得正好,厂里出了这大的事,你不会不晓得吧?是真的还是假的?”‘马猴’和‘瘪嘴’见我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
“瞎编,乱弹琴,尽胡说!换播音员的事我知道一点,在她住院之前就定了的,但她什么病住院我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是为这个事换的人。退一万步,即使出了这个事,你要临时找个人来换能换得上吗?泥巴捏也还要晒干!”
“你今天怎么这大的火?你没回来前,我们还以为那个男的就是你嘞!”
“放屁!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见到女的都迈不开腿!一个个重色轻友,这段时间连我个朋友都不要了!”
我越说越气,讥了他们一句:“今天怎么这么闲,不忙了?”‘瘪嘴’反应快,知道我在点他的筋,连忙射垛子射到‘马猴’身上:“他今天不敢忙了,怕拔不出来……”
一听,我笑了:“怕什么,反正修理队有的是车,往医院里一拖就是……”
从那以后,我与播音员的接触特别小心,生怕越雷池半步。
有时,事情就是这样,越怕越出鬼。安排插播稿件必须上三楼播音室,播音室又是个窄小的隔音空间,关上那厚重的隔音门,外面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到了。
‘老资格’见我来安排插播稿,立即就陪我进播音室,说完正事后,总要拉着我扯一些‘野棉花’。
‘野棉花’中尤以“你和你表妹到底谈得怎么样了”的问话令人难堪。
每当走进播音室,我总是以室内空气不流通为由把门打开,用三言两语来应付这些难堪的‘野棉花’。
见我这样,她也贼。
“你把门关上,我现在就把插播稿先录上,你在旁边听听,看我的语气、音调和咬字准不准。”
没办法,我只有又乖乖地把门关上,硬着头皮听完她的读稿录音。她的音录完了,我豆大的汗珠也冒出来了,连忙称赞道:“不错不错,一切都很准确!”
说完,赶快夺门而出。我口里说‘准确’,可心里却想的是:别人看到我们关在一个小屋里、满脸通红、大汗淋淋地跑了出来,那想的可就没那么准确了,甚至还会被人编出个“借插稿为名插人”的马路故事出来……
经过几次‘历险’之后,我不仅不为自己坚定捍卫童子军的贞操而丝毫佩服,相反却在‘吃咸萝卜操淡心’,为中国式的所谓爱情而悲哀。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中国根深蒂固,所以,绝大多数国人都是遵循亲人世俗的意志和身体本能的需求及以解决生活窘迫为目的,草草成婚。
婚前并无恋爱可言,更无耳鬓厮磨、相帮相助或心心相印,体现的实际就是人的动物性。
人是从猿演变的一种高级动物,之所以高级,就是人不仅保留了动物性,而且还具有了思想感情性。
如果人不讲感情,那人世间就退化到纯动物世界的‘猪勤快’、‘牛勤快’或尽是‘人勤快’来了。公元前的欧洲尚且有个柏拉图,反对把爱情当成利害关系和情欲的满足。从公元前到公元后,中国又有谁真正探讨过这个问题?
十八岁高中毕业和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前,学校是禁止谈恋爱的。
说是说自由恋爱、恋爱自由,可社会和家庭对此绝对是禁锢和绞杀的,这就造成了绝大多数人一到当婚当嫁时就象完成人生一大任务似的仓促成婚,根本就没有对对方的家世、身世、人品、个性、脾气,包括心善心狠、心软心硬和个人兴趣喜好等等一概茫然不知,让心性各异的两人以组织批准的名义梱绑为法定夫妻,而且一绑就是一辈子,这难道不是对人性的最大摧残吗?
我的父母如此,小阿的父母如此,‘马猴’‘瘪嘴’如此,与小阿同宿舍的女伢们如此,“单凤眼”的火热和“老资格”的直视都是如此,到了年龄都如此渴望迅速找个对象闪婚成家,但谁都没有渴望过柏拉图式的爱情。人们之所以对一些风流韵事如此热衷‘现场直播’,不正是对这种无爱之婚、无情之性的疯狂反弹和报复吗?
看完文章请给个“在看”,给坚持写下去的作者一个赞,长按文末(的)识别二维码,立即加入我们,给我们“楚湘夜读”一个支持,更多的故事也请各位关注,当然也欢迎你把‘我们’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在阅读里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们“楚湘夜读”栏目组也征求了作者的同意,在适当的时候策划与读者见面会,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大家见面,读者见面会由“楚湘夜读栏目组”向社会招募见面会的场地和活动经费,希望感兴趣的商家与我们联系,洽谈合作事宜。好啦,最后祝各位晚安,好梦!
凡打赏作者的资金经作者提议全部用于见面会的费用。凡对作者打赏了的读者,都将作为特邀嘉宾获邀参加在汉举行的见面会,包括作者、多名朗读者都将一一亮相于读者面前,并回答读者的种种关切。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参加见面会!广告位虚位以待欢迎预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并严格按照《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办理)
编者按:《罗曼蒂克》是 ‘楚湘夜读’ 签约作者 无风涟漪 所著的一部青春纪实文学。汉口,一座被誉为东方芝加哥的地方,霓虹灯下,物欲横流;欲诱,暗夜下的统领。“我”和“阿尔巴尼亚”一场爱恨纠缠的游戏就此展开。这是一部连载爱情故事的纪实文学,从今天开始,我们 ‘ 楚湘夜读’ 将每天深夜与大家分享这部纪实文学;看这部纪实文学的名字,就知道是浪漫的;具有强烈的个人感情、高度的个人爱慕之情的题材纪实文学,希望大家喜欢,也敬请大家在深夜继续聆听‘楚湘夜读’。
大家都在看
往罗曼蒂克(46)——放弃军营生涯!
期罗曼蒂克(45)——心里有说不出的苦啊!
推罗曼蒂克(44)——我再度陷入两难之中!
荐罗曼蒂克(43)——小阿 很 生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