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威”毒瘤何时休
文/袁保飞编辑/磐石
前段时间,河南省最小的省辖市济源市,因市委书记张战伟大耍“官威”,掌掴下属干部事件被媒体曝光。许多网友对于这位深耕官场多年的法学硕士官员肆意蔑视下属人格尊严的不齿行为给予了无情挞阀。后续消息称,有关部门已作了及时的跟进处理。据媒体透露,事件的起因是因为这位书记大人认为翟姓下属作为一个市政府秘书长的身份是没有资格到只有几位副市长及以上官员才能享用的贵宾小灶里去用餐的。加之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下属又以一句“只许你腐败,就不能我也腐败一回”的回怼,所以才触碰了这位疯狂书记的狂野神经,于是亲自动起手来掌嘴掴脸。我想如果放在野外荒郊的放开来打斗,这位张书记未必就是那位小秘书长的拳脚对手,因为年龄差摆在那里呢,毕竟年近六旬的半大老人了。但是最后那年轻的秘书不但没敢还手,还只能落了个忍气吞声,抑郁住院的结局。如果不是妻子斗胆举报,恐怕这事只能就这样不了了之。说来说去还是老祖宗留下的那句话,“官大一级重如泰山”说的对。
这位书记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言不合的下属官员就撒野动粗这是曲型的“官威”。
什么叫“官威”?“官威”就是官员行事中有意无意耍出的做派和威风,这在古代很盛行。
那时候官本位思想严重,官员往往可以对下级和百姓予取予求。他们的任性妄为弄得老百姓和下属就好像遇到天灾和洪水猛兽一样不可承受和不可抗拒。即使统治阶级一贯标榜的那些所谓的伦理与规则在“官威”的横行下也无不失去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下级和百姓只能在这种令人窒息的社会氛围中苟延残喘。在一些影视作品中,所描述的在旧社会的军阀队伍里,长官对士兵轻则骂,重则打,稍不如意就“拉出去枪毙”以及酷吏暴民的画面,就是当时社会场景的真实写照。
不难看出,这位书记的作派和嘴脸与封建社会的酷吏执政是没有什么根本区别的。然而更令人痛心的是,在法制昌明的今天,类似事件也还时有发生,而且情节同样恶劣。其原因也是多层次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在于:长期以来,一个单位和组织的一把手书记,“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又不管”,以致于骄横成性,滥用职权慣了,久而久之也自然成了本单位乃至本地区的”土皇帝”。试想:他们能对自己身边朝夕相处又是鞍前马后为自己服务的同志,下属尚且如此的打骂如私府奴婢,那么对更下层的百姓就更可想而知了。
前几年我们不是经常听说,在某地农村或某市场有些干部或执法人员视群众和执法对象为草芥,工作方法简单粗暴,甚至有暴力执法的行为吗?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干群关系,官商关系才一度紧张到如解放前。
当然,在基层工作,有时官员确实需要一定的威严才能更好的推动工作。也就是说某种情况下“官威”也很必要。大家都知道,在古代县太爷的大堂里大都气势威严,不但两边竖有“肃静”,“迴避”一类的的牌子,升堂时三班衙役还都必须扯着嗓子拉着长腔高喊“威武”俩字。这种官威是制造震慑罪犯的气氛。而另一种官威则是上述的种种,他们高居下属和百姓之上,动辄喝五吆六的,只要感觉稍不如意或是觉得旁人怠慢和顶撞了自己便怒不可遏,拳脚相加。而且由于官阶和官位的不同,他们的“官威”表现也不尽相同。报载,云南有一位落马的公安局长“官威”很另类。他平时喜欢穿大衣,而且穿大衣是为了脱大衣时那种威武作派。无论官场私所,进门落坐前总是双肩一耸,大衣随之落下。此时后面的下属跟班必须应声准确无误的接住,稍有闪失或配合不谐调便招至他的一顿臭骂。
“官威”滥用不但严重违背我党的立党根本和建党初衷,而且与中华民族的仁爱,恤民的传统美德格格不入。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就是说从建党之初我们党就是决心从根本上铲除这一长期滋生在中华民族肌体上的“毒瘤”,实行新的民主政治。为此,党的几代领导人都作出了身体力行的毕生努力和付出。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从来就不摆官架子,更没什么“官威”。他体恤民情,关爱下级,心总是和老百姓紧紧相连。延安时期他曾为一个老太太的饥寒交迫和衣食不继而流下心痛的眼泪,也曾和颜悦色地扳着指头和两个小战士说话拉家长;面对悍将许世友的无理和不恭他仍然心平气和的与之平等交谈。看,共和国领?的仁爱大德不是青天有凭,日月可鉴吗?!据说在他运筹帷幄指挥三大战役的大大小小数百场战斗中,向各大战区下达的无数的作战命令中,从来就没有用词严厉的斥责和恫吓,大多是尊重商量的言辞和征询探讨的口吻。
论官,他是几亿人口的大国领袖;论威,他是“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中”的三军统帅,然而他却视百姓为“天”,把百姓的事当作“天”大的事。与他老人家相比,而我们的这些大大小小官员还有什么“官”可居,什么“威”可耍?
奉劝当下的官员们,“官威”要不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是你的正道,也才能不辜负老一辈革命家的对我们的殷殷期望,才能算得上真正的“不忘初心”!

袁保飞二0二0庚子岁末于江南锡城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袁保飞,男,安徽省太和县人,从事中学教育四十年,现已退休,曾任中学校长,教办副主任。本人酷爱文学,写作。尤爱中国古文化,作品多见于《天涯社区.灼灼其华》网页,网名“草绿依旧”。

【环球文艺纵横 约稿启事】
“环球文艺纵横”是文艺爱好者的领地,是灵魂工程师们安放心灵的佳苑。平台以文会友,以情交流面向全国文艺爱好者,致力于文化思想传承、推介,教育教学叙事、交流,文艺创作、欣赏,时事关注、评论,主要推介范围:散文、诗歌、小说、杂谈、故事、歌词、书画、演讲词、教育叙事及图说生活等。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号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8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80的,发放赞赏的7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环球文艺纵横》,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847824278@qq.com。
顾 问:谭光华、王昌元、刘勇、张云波、王化猛 、赵健、巴中力、桑祥海、李子明
文学顾问:李永林、孟力、郑振富、庐阳真人、李正国、金春辉、王燚、轩昂、温时峰
统 稿:蒲 苇
名誉主编:刘勇张云波 赵健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于术芹 李永林孟力
编 委:碧 霖丽欣
编 辑:安然 (赵雪雁)映山红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环球文艺纵横》!

觉得不错,请点赞↓

【世界作家园林约稿事宜】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7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100的,发放赞赏的6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世界作家园林》,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847824278@qq.com。
顾 问:谭光华、王昌元、刘勇、张云波、王化猛 、赵健、巴中力、桑祥海、李子明、陈鹏飞
文学顾问:李永林、孟力、郑振富、庐阳真人、李正国、金春辉、王燚、轩昂、温时峰
统 稿:蒲 苇
名誉主编:刘勇张云波赵健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于术芹李永林孟力
编 委:碧 霖丽欣
编 辑:安然 (赵雪雁)映山红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世界作家园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