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人物素描 之二

文/范诚

@驯猴人传奇
牛路河位于猛洞河漂流的终点站,这里山高谷深,一条清亮的溪流从山谷中静静流过。站在五十多米高的大桥上,俯瞰下去,那碧水像一条玉带,飘撒在谷底深处。两岸古树倒悬,一群猴子在古老的树枝上欢快的跳跃着,看得出特别的高兴。一位老人站在桥边,凝视着猴群,眉头舒展着,不经意的笑了。
这位老人便是猛洞河畔有名的驯猴人聂祖清。他像一位将军,站立着,很有点“威武”。这帮猴子就像他的“士兵”,同他一起,演绎着人与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传奇。
有人说,聂祖清生就一副“猴相”,是天生的“猴王”,所以能指挥这么多的猴子。仔细看去,确实有点像。也许是与猴子打交道多了,他的一举一动有点猴子的影子。到底是猴子像他还是他像猴子,很难说清楚。
他老家是龙山县红岩溪塔泥人,1941年出生,今年75岁。他老家一带,群峰高耸,森林茂密,生态良好,非常适宜猴子生长。也常年有一群猴子生活在那一带。旧时代,地广人稀,猴子繁殖相当快。猴子多了,便与当地老百姓争食物,所以每年要捕获一些,以维持生态平衡。久而久之,当地人就传下来一些捕捉猴子的技艺。解放前,许多人便靠捕捉猴子变卖来养家糊口。解放后,随着大炼钢铁,森林的砍伐,生态的破坏,猴子渐渐少了。但贵州和四川的大山中多猴群。猴子多了,糟蹋庄稼,弄得附近百姓寝食不安,纷纷传出消息,请人去捕捉猴子。当时捕猴子是政府允许的,并且供销社收购,每只十七八元。这样,聂祖清和一些乡亲农忙时在家乡劳作,农闲时到这些地方捕捉猴子。为了鼓励他们捕猴子,当地政府还为他们提供伙食。猴子捕捉得多,除了变卖可以收入外,当地政府还给予适当奖励。这样,他们在外捕猴子数年。
这捕捉猴子是需要技术的,首先必须身手灵活,在大山中行走如飞,才能跟得上猴子。其次,要掌握猴子的习性,知道它们喜欢去哪些地方,从哪些地方过路,这样才能放套。再次,要注意一些禁忌,捕捉猴子的人是不能吃猴子肉的,那些小猴子也是不能捕捉的,绝不能斩尽杀绝。
猴子全身都是宝,猴脑可以食用,以前富贵人家吃猴脑,手段特别残忍,现在已经没人那么吃了。猴子皮毛可以做衣服,是防止风湿的最好衣物。猴子身上的部件可以入药……总之,当时是国家定点收购的,据说还用于外贸出口。
1985年,湘西猛洞河平湖游兴旺起来了,线路是从王村坐船上行,到小龙洞、猴儿跳一带,然后返回。沿途峡谷高深,水平如镜,两岸古树倒垂,风光十分秀美。那两岸还有一群野生猕猴,不时出没,最能引起游客的兴趣。可惜没有被驯养,不能准时出来,和游客互动。当时旅游公司的领导想,要是有人能驯养猴子,那该多好。于是,公司张贴了招贤榜,专门聘请高人来驯养猴子。在这种情况下,聂祖清来揭榜了,当时他已经44岁。
此前虽然了解猴子的一些生活习性,但真正驯养猴子,他还没有做过。于是,他决定与猴子交朋友。每天到一定时间,他唱起猴歌——“哟嗬喂哩……哟嗬喂哩……”——一种喊猴子的歌谣,然后给猴子撒下一些包谷籽。开始猴子并不接受他,见他在旁边,猴子只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等他离开了,猴子便跳将过来,一下子把包谷籽吃掉。他知道猴子见他生分,也不管,每天按时喊,去撒包谷籽。如此一段时间,那猴子便不再怕他,可以当着他的面吃东西了。再后来,猴子每天就按时等候他,听到他熟悉的猴歌,便知道有吃的了,漫山遍野的猕猴都会相互打着“喔喔…喔喔…”的声响,纷纷朝他飞奔而来。就这样日复一日,渐渐地,他与这群野性十足的猕猴成了朋友,更成了“兄弟”。
开始猴子怕游船,听到柴油机的“哒哒”声音,一下子作鸟兽散。再后来,每到游船过来,他就开始叫唤,猴子看到他站在岸边,便不再害怕,说明对他已经充分信任。于是,游船一来,一些游客向它们抛掷食物,猴子也开始接受。再后来,看到游船过来,那些猴子都跑过来,开始欢迎了。这就实现了游客和猴子的和谐互动,增加了旅游的情趣,很受游客的喜爱。
他还训练猴子高空跳水,涉水过河。在小龙洞附近,有一片比较宽阔的水面,一边是垂直的悬崖峭壁,峭壁上生长着一棵大一点的树,伸向水面。另一边的绝壁下,有一块比较平坦的草地。他训练猴子从峭壁的树上挑水下来,再泅水过河,到对面的草地上来。每当猴子跳水过河来,他就用食物作为奖赏,那些猴子受到嘉奖,兴奋极了,发出“嗬嗬……嗬嗬……”的声音。
于是,每当游船到来,那猴子高兴了,接二连三从高高的树上跳下来,“扑通……扑通……”坠入河中,然后奋力游到对岸,领取“奖赏”去了。那些游客大多第一次见到猴子跳水游泳,更加开心,纷纷拿出食物,送给猴子们……
一时间,猛洞河平湖游声名鹊起,被许多游客津津乐道。湖南卫视、中央电视台都来拍过专题片,更扩大了影响。许多游客带着孩子是慕名来看猴子的。猛洞河旅游也风生水起,繁荣一时。
在他的喂养和驯服下,猛洞河畔的猴子繁殖很快,由最初的40多只发展为200多只。部分猴子在新猴王的带领下,重返森林,成为野猴子了。大部分还是跟着他,在猛洞河边生活,逗乐。
后来,随着猛洞河漂流的兴起,人们喜欢玩更加刺激的,平湖游便衰落下来。这时候,聂祖清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办完手续休息了。
他退休后,公司另安排一个人喂猴子,那些猴子每天来按时来进食,吃完又走了,并没有建立情感。
漂流兴旺以后,公司想把猴群从平湖河边赶到牛路河漂流点,以增加旅游的乐趣。无奈那些猴子已经习惯了平湖附近的环境,好不容易赶过来,一段时间后,又自行跑回去了。如此数次。公司又想到了聂祖清,把他请出山来。说也奇怪,聂祖清一来,那些猴子十分听话,跟着他过来了。现在到了牛路河的桥边,就在附近玩耍。公司也为老聂在桥边租下两间小房子,和猴子们一起生活。
这些年来,湘西山中实行退耕还林,树木越长越大了。许多人打工进城了,因而山中的生态更好了。生态一好,各种野生动物也多起来。老聂住在简陋的房子中,曾发现两条毒蛇,被他赶走了。一次去看猴子,猴子“咯咯……咯咯……”给他发出警告。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三四斤重的五步蛇盘踞在路中间,抬起头,向他怒视着。老聂驯养猴子,一般是不杀生的,就赶五步蛇走。那五步蛇昂着头,不肯走。直到老聂拿来棍子,那蛇才慢慢溜走。
山中生活是艰辛的,但老聂坚守着。他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在牛路河上架一根铁丝或者绳子,他训练猴子走铁丝,高空飞渡,让漂流下来的游客观看。如果训练成功,这将是全国首创。还想训练猴子与游客互相打水仗,一定会为游客增添许多乐趣。但这些需要公司的大力支持。
我们见到老聂时,正是年早春的雨季,三月里的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猴子们躲在树上,不肯出来。老聂说,到了五六月份来,那猴子应该就会表演了,你们再来看吧。言语中充满自信。

@住户老向
1990年,我被单位抽调到湘西州委社教工作队,驻点永顺县王村镇的百胜村搞社教与扶贫工作,住在向家湾一个叫向代双的老百姓家中。
向代双当时四十出头,是农村那种很勤劳的农民。妻子比他小一点,也是那种善良贤惠的妇女。他们家有4个孩子,大女儿十八九岁,初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三个儿子十二岁到十五六岁不等,都在学校读书。家中还有一个老奶奶,七十多岁,身体尚很硬朗。
他们家住在向家湾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一栋木房子,四排三间,中间是堂屋,两边是住房。右边的主房,分为里外两间,外间住着他们夫妇,里面是他们女儿的闺房。我到他家时,他们把女儿的闺房腾出来,让我居住。而把女儿,赶去同老奶奶居住另一栋旧木屋里。我是他们家第一次接待的国家干部,可见他们家对客人的尊重。我后来知道了这情况,要求换出来,和他们儿子住一块。他们却怕孩子们顽皮,吵闹了我,总是没有换。
那时候湘西农村只吃两餐,我们在城市吃三餐习惯了,开始很不适应。我当时身强力壮,又每天参加劳动,干体力活。上午十点多吃早餐时,我已经饥肠辘辘了。吃了早餐,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时,又开始饿了。住户知道了我的情况,他们是烧柴火煮饭的,所以每天早上煮饭时,多放一点水,饭一开,便舀出一碗米汤,留给我喝。而每天在烧柴火中,顺便烧几个红薯,让我饿了充饥。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但令我十分感动。这么一个月下来,我的体重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好几斤。
我只在他们家住了一个多月,后来社教分团抽我写材料,搞接待,便离开了他们家,住到镇政府去了。虽然在他们家住的时间很短,但结下的情谊却是一辈子的。
在王村搞了一年,后来又回到单位,再后来调动工作,但几乎每隔一两年,都要抽时间去他家看望一下。他们家也在平稳发展中。女儿出嫁,大儿子结婚,二儿子当兵,三儿子又考上了学校。
送小儿子上学时,他们转道吉首,到我家住了一晚。我给他儿子送一点学费,表示祝贺。开始他们不肯要,我做了好久工作才接受下来。
有一次,我们工作队的朋友相邀去探望住户。我出差在外,没有赶去。听他们回来讲,我那住户家里发生了一点事,不过已经处理好了。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好像是住户的大儿子参与打牌,被抓住罚款,而且罚款较重。住户去镇派出所找干警,干警不理他。住户等了半天,不耐烦了,就在楼下吵嚷,愤怒中骂了一句娘。这下干警出来了,对住户一顿拳打脚踢,把住户打伤了。那时住户已经五十多岁,二儿子已经转业到县里某乡镇,当了武装部长。小儿子学校毕业后,也去了边防武警部队,当了军官。二儿子于是找到派出所和干警,要求赔礼道歉,承担医药费用。对方以被骂娘为由一口拒绝。湘西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只要是被对方骂娘了,便可以动手打人,似乎理直气壮。这事拖了很久没有处理,他们家把情况又反映到老三所在部队,部队来函要求尽快处理,地方也没有处理下来。
不久,老三回家探亲,安慰父亲。回来后,听到一些情况,十分气愤。走到派出所,把那打人的干警喊下楼,问他愿不愿意赔礼道歉。干警仍固执的拒绝。这时,老三动手了,一顿拳脚,把干警打到在地,说这就是你殴打老人的教训,说完扬长而去。这事就这么处理了。有时候,民间一些问题,用民间的办法处理起来,反而容易了结。
大约是2007年春节临近,我接到他家老二的电话。说他们家的房子被大火烧了。我听了后,感到震惊。春节前的一天,刚好我女儿大学放假了,我便带着妻子和女儿前往他们家看望。他们一家住在旁边老奶奶留下的房子里,原来的木房子被化为灰烬。原来是他们家小孙子玩火,不小心房子着火了。本来是木房子,屋前屋后又没有水池,所以也没办法扑灭,眼睁睁地看着整个家产烧光了,好在人没有伤着。我感到很惋惜,给他们家送了一点钱,又给永顺的一个领导朋友打电话,后来领导指示地方政府给他们家安排了两千元过年补助,很快送到他们家中。
就在那一次,他们父子带我到他们家后山去走了一趟。原来,他们村老百姓把后面的山都搞了开发,种上多种树木和经济作物,无奈山中没有一条公路,东西靠背篓背下来很不方便,希望上面安排点资金,修建一条简易公路。
我觉得这是个好事,要他们立即打了报告,回去后便找到州扶贫开发办的领导。领导问我这是什么关系,我说是18年前扶贫点的住户。领导感到很惊讶,说你们还在往来呀?我说,扶贫工作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是长期的任务呀!领导笑了,为我的这种情分所感动,当即批示安排点钱,督促下面办理。
第二年,钱就拨下来了,请了挖土机,很快就把路修好了。通路时,住户打来几个电话,请我过去参加仪式。我一方面没有时间,另一方面,听出老百姓要感谢我的意思,我便没有去,说只要路修通了,就达到目的了,我去是多余的。
能为老百姓想方设法办成一点事,我觉得很有意义,需要什么感谢呢?这些朴实的农民呀!

@栖凤湖人家
又到周末,久雨初晴,阳光明媚,难得的好天气。我和朋友相约,又驱车到栖凤湖钓鱼来了。
栖凤湖位于湘西古丈县,原是一片山清水秀的农田村舍。上世纪七十年代,下游修建了一个叫凤滩的电站,坝高近百米,蓄水深达几十米,这一片地势低洼,便形成了一个人工湖泊。后来移民部门又投资在湖的出口处筑了一个调节坝,使栖凤湖成了一个水产养殖场。湖光山色,令人神往。这里还是电视剧《血色湘西》等外景拍摄基地,至今电视剧中的一些布景,仍保留着,成为人们春游摄影留念的好地方。
一路上,山中的樱桃花次第开放,雪白的,点缀在枯草丛生的山中,给寂静的山头平添了一丝生气。公路两旁稻田里的油菜花也开放了,粉黄色的花映亮了田园,令人赏心悦目,给连棉阴雨压抑的心情带来轻松和释放。
我们要去钓鱼的地方位于栖凤湖里面的一个叫洞山的湖叉里,一个姓张的渔民围了半湾湖,用网箱拦断,里面养了不少鱼。
张姓渔民大名张思明,外号叫“大翅膀”。不知道这别名是怎么来的,反正人家都这么叫,他也乐意答应。他中等个子,瘦长身材,人很精干,也很热心,待人诚恳,所以去他那儿钓鱼的较多。虽然行程较远,但人们还是乐于去。
他出生于淹没区的农民家庭,因为电站修建,迁移到非淹没区的坡上,长大后被招工进了古丈县冶化厂当了工人。上班十几年,厂子垮了,下了岗,又回乡当起农民。因为在厂里学了些知识,又见了些世面,随后就率先拦湖养起鱼来,成了我们所称的“鱼老板”。
虽然是渔民了,其实还住在岸上,在陡坡的山湾里修了座房子,又分得一两亩茶园,娶了老婆,有两个孩子,一家人打拼着,生存下来。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满山的野花开了,将山野装扮得十分鲜艳而生动。几天太阳下来,茶叶也发芽了,开叶了。古丈是有名的茶乡,人人都会采茶,制茶,加工出来的茶叶嫩绿嫩绿的,泡起来清香可口。因为是清明前的头一批茶,所以当地人称“明前茶”。茶叶细嫩,有点象麻雀的舌头,又叫“雀舌”,是难得的好茶。
春天到“大翅膀”的湖里钓鱼,就可以品尝新鲜的茶,还可以吃到乡里腊肉,乡里土鸡,再加上才钓上来的活水鱼,简直是种享受,所以我的朋友们都肯去。
他们家还养了很多只鸡,开始是关进鸡笼里的,母鸡每天回来下蛋,孵小鸡。后来渐渐野了,晚上也不回屋进笼了,就在屋后的树林中歇息,鸡蛋也下到野窝里,人无法找到,等到一两个月,母鸡又带一窝仔鸡出来觅食,才知道又多了一窝鸡。如此,他家每年都产几十窝土鸡,长到一两斤一只,公鸡才开叫时,宰杀了让钓鱼的客人吃,客人无不称赞好吃。
他家媳妇能干勤快,是采茶好手,手脚麻利。饭菜也弄得不错,始终是一副笑脸,给人以宾至如归的感觉。
他们家还养了几头猪。名义上是家养,实则是放养,白天让它们自己到山上晒太阳、拱土、觅食,夜晚又回到猪栏,喂食物。他家两个女儿,老大十几岁,每天放学回来,拿一本书,就去放猪。天黑时把猪赶回,顺手扯一些猪草。因为是放养的,又是本地土猪,所以瘦肉多,肉特别香。每年冬天,宰杀几头,熏成腊肉,挂到火灶上,一排过去,有几百斤重,看到都让人流口水。
“大翅膀”每天就伺候他的宝贝鱼。据他说,几年下来,他网箱里已有三五万斤鱼,每天都要喂一些饲料。加上钓鱼的人来人往,每次都要用船接送,他就开着他的小机船,柴油发动机的,“突突突”地来回穿梭着,在水面划上一道深深的波纹,泛着粼粼的波光,煞是好看。
那鱼儿好像通人性似的,每天上午,饥饿时,成千上万条小鱼,在网箱里同一个方向旋转,没有一刻停止。待老板撒下饲料,吃饱以后,就沉下去了,不见了踪影。
大鱼是在大湖中的,有鲤鱼、草鱼、扁鱼,还有叉尾鱼等等,天气热时,偶尔一两条跃出湖面,激起水花四溅,很是耀眼。
湖水是那样的清,因为水深有几十米,远远看去,幽蓝幽蓝的。近处看则水面透明,偶尔可以看到五六米深处的大鱼。炎炎夏日里,只想跳进去洗个澡。
湾尽头有一条瀑布,高山中的水从那里流下来,沿着石壁倾泻而下,形成七八米高的瀑布。瀑布下的水更是清亮,夏天在那钓鱼也是特凉快的。
“大翅膀”有点爱酒,平日里都要喝几口。水上生活的人,都要喝点酒,可以抗风湿,强身健体。遇到朋友知己,则多喝几口。他这人怪,不喝酒很少说话,喝多了便话多,好象要将平时憋着的话说完似的。什么都说,老婆在旁为他急。
他说,这几年政府鼓励他们养叉尾,那是美国引进的鱼种,加工后鱼肉直销美国的。现在美国经济不好了,进口少,价格低,还有两万多斤鱼没卖出去。叉尾鱼是最肯吃钓的,真正的钓鱼人都不喜欢,称它是“哈宝(傻瓜)鱼”,见钩就咬。
他说他湖里有三条野生的“雕子鱼”,每条有二三十斤重,游在水里,象箭一样快捷。那家伙是吃鱼的,每条每天差不多要吃一条两三斤重的鱼,每年都要损失他几千块钱。他曾放信请钓鱼高手去钓,钓到一条可以免费到他湖里钓一个月,三条全钓到可以免费钓一年。许多高手每次一来,用鸡肠子做鱼饵。那鱼刁钻狡猾,力气又大,将鸡肠子吃掉,绷断线又跑掉了。后来他又买来鱼枪去打,守了几晚,放了几枪,打中了,却打不死。鱼大了,枪弹只能打进表皮,不能穿透内脏,结果表皮一烂,枪弹脱落,过一段,鱼又痊愈了。不过,经他一吓,有一条鱼不见了,可能是穿透大网逃进大湖里去了,可是他不知道大网缺口在何处,跑了多少鱼也不知道……
这几年,他在湖里投了十多万块钱,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了。建了一百多米长,几十米深的大网,光材料费就用了几万,买了几万块钱的各种鱼,在湖岸修了便道,钓鱼台。以前人家嫌他吃饭的环境差,又在湖边修了一幢吊脚楼。这不,又花了一万两千元钱做了一条小钢板船,七匹柴油机马力的,比以前的木船耐用,平稳而快捷……
他还说,老婆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以前一心要个儿子的,可以传宗接代,这半湾湖,够吃几辈子的了。可惜天不遂人愿。不过现在想通了,只要教育好,女儿还孝顺一些。这不,小女儿才四岁,就送到湖对面的幼儿园去了,每天早送晚接,风雨无阻……
夕阳西下,将湖面洒下一层金光,远山影影绰绰,层层叠叠。“大翅膀”驾驶着他的新渔船,送我们上岸,柴油机“突突”地鸣响着,小船载着我们,向金色波光中驶去……
【作者简介】:范诚,湖南新宁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主任记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各种报刊,已出版散文集《崀山走笔》、《本色凤凰》、《阅读湘西》、《崀山乡土》、《走玩湘西》等。
通讯地址:湖南长沙市开福区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
邮箱:94970453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