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今工作之无味也,忆昔登学之情事。忆吾年十三,颇受老师之重与同学之敬。有一女生颇殷勤于予,借阅予之诗文,甚相叹赏,诗信之相赠,亦何拳拳!然吾忸怩,感彼相顾之深,而未有以报之,虽尝作信,亦匿而不发也。十四以后,不复见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