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诗林】232期第五版(副刊版)
2021年3月1日星期一
致大海
尹全业(湖南)
从湘西南山区来到海滨城市防城港,见到波涛汹涌水天相连的大海,海面上破浪远航和港口停泊的一艘艘远洋巨轮,高悬的吊塔,虽然以前在影视或画册中见到过如许壮观的画面,但身临其境,还是非常震撼。我所寓居的小区楼房正朝大海,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海面,漂浮在海面上的一个个岛屿,有如蓬莱仙山,近海的红树林则一派葱茏。尤为引人入胜的是每天看潮涨潮落。涨潮则水天茫茫,船行如梭;落潮则沙滩裸露,一群群渔民便撑着小渔船在浅水中张网捕鱼,有的则荷铲执锤涌向海滩,捡海螺,挖牡蛎,勾沙虫。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落潮后的海滩似乎是取之不竭的宝库,大海从来不计较人类的贪婪,对海洋资源的撄取,掠夺,每次涨潮总是源源不断给人们送来丰盛的礼物。每天去海鲜市场,一股鱼腥味扑鼻而来,鱼池内,案板上,地摊上,到处都是鱼虾蚌龟,一座城市一天之内不知要挥霍多少海鲜,这些都是大海的恩赐。当然,这只不过是可见可感的享受,那些每天忙忙碌碌进港出港的远洋巨轮不知给这座城市带来多少财富。
我想起了防城港一句旗帜性的口号:敬海敬山敬人,开放开明开拓。
起初我还有点不解,为什么把敬海放在第一位,从以人为本的思想理念看来,人类是宇宙万物的主宰,人应该是第一位的吧。然而现在我终于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这些高山大海的慷慨赐予,不知我们这些贪婪的人类将如何生存。再说这句口号的下半句,如果从押韵的角度与上半句相承,应该可以改为“开放开拓开明”,但认真琢磨,开放开明是前提,开拓是终极目的,没有开放的理念,开明的胸怀,纵马驰骋,包容万象,则不可能开拓出一片新天地,创造出一片新气象。于是我不能不钦佩防城港主政者的智慧与卓识。
网络图片
然而,我们是如何敬海敬山的呢?
去年中秋,我曾写过一篇《赏月还是赏灯》。
佳节中秋,去户外赏月,皓月当空,月明星朗,晚风习习,海洋公园广场上,海边大道,游人如织,车流如水,一派幸福繁华景象。然而,大煞风景的是,原本是澄沏如水的天空,却飘荡着一颗颗孔明灯,远远近近,广场上,海边大道,还在不断放飞,直把天空搅得乱七八糟。
这些飘荡在天空的孔明灯燃料烧尽便落下来,掉在地上成为垃圾,有的飘落在海边红树林,有的掉在海水中,造成环境污染。落在地面的只不过增加了环卫工人的工作量,落在红树林和海面上的就只能等待自然风化。但这些孔明灯都是塑料制品,难以腐烂,不知要随海潮飘向何方。
这些燃放孔明灯的都是青少年,很多家长为了满足孩子的兴趣全家动手。这些孩子在学校是否接受过环境保护教育,当你看到一颗颗孔明灯掉在不可清扫的红树林和海面上,你是否为环境污染而愧疚?
我不禁想,这些家庭全家出动,到底是来赏月还是赏灯?现在,中秋燃放孔明灯在城镇似乎已经成为新时尚,传统民俗在现代娱乐的冲击下,已不堪目睹。而这新时尚对于我们的生活环境,对于我们的精神文明和娱乐毕竟是利还是弊,是不是值得深思?
文章似乎小题大作,但积疽成痈,积小成患。随便在网上看到几则消息:一则是在珠海,由于海水污染,海洋生物大量死亡,死鱼堆积在海滩绵延两公里。一则是在一头搁浅死亡的鲸鱼腹中剖出大量塑料制品,其中还有一条大型尼龙索编织的鱼网,令人恐怖的黑色的鱼网。这头巨鲸就是命丧在人类对海洋环境的恣意破坏中。一则是由于环境污染,海洋资源惨遭荼毒,现在沿海渔民出海捕捞收获惨淡,有的只好越境到邻国海域捕捞,结果往往造成纠纷,甚至遭到人身伤害。一个泱泱大国,领海面积达五十万平方公里,不思保护自己的环境和海洋生物,要靠盗捕别人的渔业资源生存,岂不悲哉!

我们一直把海洋当成藏污纳垢的垃圾场,将所有的工业废水,化学毒素,生活垃圾,通过条条江河排放,向海洋倾泄,近海的人们更是直接倾向大海,最终只有自食苦果。
人们常说,大地是我们的母亲,大海何尝不是我们的母亲!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整个地球,三山六水一分田,海洋面积比陆地面积更辽阔,资源蕴藏更丰富,她宽阔的胸膛一直给人类提供丰富的乳汁,有朝一日当陆地资源枯竭,她将是人类最后的最可靠的乳母。别的不说,如果没有从海洋上升起的云层飘向内陆,形成降雨,大地便将是荒芜的沙漠。因此,海洋是人类共同的母亲。现在,由于环境的破坏,世界末日的危机逼近,科学家在寻找适合人类居住的新的星球时,有没有流动的水是首要条件。水即生命,我们不能忘却海洋对于人类的哺育之恩。
面向大海,我们应该致以深深的敬意。
大海啊大海,我们应该向您感恩,您宽广的胸怀孕育了无数生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财富,任由人们来索取,您无私的奉献换来人们对您的伤害作践玷污,您依然无怨无悔,以您的博爱慈祥滋养这些靠海吃海的人们。
大海啊大海,我们应该向您请罪,我们的无知,无德,让您伤痕累累,您饶恕这些忘恩负义的人们吧。
古人云:对山川自然缺乏敬畏必遭天谴,报应不在眼前就在久远。作为一个海港城市,对海洋更应该多一份敬畏,多一份爱护。
让我们谨记防城港的纲领性口号:敬海敬山敬人,像爱护自己的心脏那样,爱护我们的大海母亲!
网络图片

尹全业:湖南洞口人,194O年出生,高中语文教师,己出版小说散文集《人间纪事》,巜人生若得如云水》,诗集《放歌集》。
顾问:钟家佐岑路杨政中石琪高黄家仁韦德权
覃滋高樊运宽江晴韦持谦常青
蒙智扉黄绍清荣斌
常务顾问:覃滋高樊运宽
编委:(排名不分先后)
黄宗信刘顺志陈耿罗文德韦海潮韦柳芬何基础韦扬东窗外含露之花刘先植寒香小丁蓝惠超赵士恒
潘志实粱建军韦家林杨世文陈玉秋林宇许杰胡冬梅唐荣缵于子静童趣何定全阮建华张永平宝发纪树志罗廷金石统权李忠胜兰馨高志强袁祯宏覃宣伟韦世容韦德山梁新宗陈协明向祚琛丽文陆大年曾团祥卓名信韩卫军陈华妥
常务编委:黄宗信刘顺志陈耿罗文德韦海潮袁祯宏石统权李忠胜兰馨向祚琛韦世容韦德山高志强覃宣伟陈协明卓名信杨世文窗外含露之花楚云舒
编委主任:刘顺志
总策划:秦大戈韦海潮梁仕
法律顾问:郭祥章覃西藩
社长:黄宗信
总编辑:南山
总编辑助理:韦海潮
旧体诗主编:罗文德陈耿
旧体诗副主编:赵仕恒韦家林
现代诗编辑:含露之花窗外韦扬东
网络顾问:韦国块
《南方诗林》长期战略合作伙伴:
广西来宾市海潮进口粮油土特产经营部
投稿须知
1、《南方诗林》是同仁诗歌微刊。本刊坚持“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的“二为”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原则,凡是反映现实生活,具有正能量的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均欢迎。诗歌发在正刊,其他形式的文艺作品(小说、散文、评论、杂文、摄影、书法、美术等)发在副刊。每天出版一期。
3、稿费:稿费来源于作品的赞赏费,10元以下(含10元)的赞赏费不予发放。高于10元以上的部分,按60%作为稿费发放给作者。每月的十日发上月的稿费。每一个版面的赞赏费支付作者的稿费后,30%作为组稿编辑的津贴,70%作为编辑部维持平台运作费用。投稿作者须加总编微信gbthzx1189(手机号码:15678782498)以方便推送。欢迎有能力者加入本刊的级稿编辑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