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自网络本文由乡土天下独家发布,原创保护作者:宁建新 编辑:陈胜乔
邵阳农村一直有过年和拜年的习俗。
过了腊月二十日,人们见面都会问:“XX老爷(一种尊称,无关年龄地位身份),准备办年事(年货)了吧?”对方则答:“托你的洪福,正在办呢。”
邵阳人口中所谓的“年事”,无外乎鸡鸭鱼猪肉牛羊肉,还有烟酒茶及各种副食品、炮火。这些说起来简单,办起来却费手脚,更费钱。所以旧时形容过年如过关,也称年关。
邵东简家陇、皇帝岭、野鸡坪一带一般是晚上过年。大约下午六点半左右,小孩子各回各家,家家户户开始“敬”(方言,祭祀之意)菩萨。
先敬天地菩萨。
把方桌抬到堂屋门口,上面摆上鱼、肉、鸡三牲,摆上酒杯筷子,倒上酒。户主虔诚地站到桌子后面,面向外面,先点燃一叠粘有一张红纸钱的火纸,放响一挂短炮火,口中念念有词:“今天是某某年除夕,某某敬备鱼肉鸡三牲恭请天地菩萨过年,请天地菩萨保佑来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保佑我家顺顺利利,风风光光,钱足人旺……”然后虔诚作揖,家庭成员,尤其是小孩都得作揖。
待天地菩萨酒足菜饱后,再将一桌子酒菜抬到神龛下列祖列宗牌位前,“敬”列祖列宗,照样是点燃火纸,燃放短跑火,户主面向列祖列宗虔诚祷告,然后依次作揖。
.
待天地菩萨和列祖列宗都过完年后,一家人围桌吃年夜饭。
除夕夜,小孩子最盼望的是发压岁钱。因为我父亲是工人,我们三姊妹每人得到一张崭新的“炼钢工人”(5元纸币)。但钱还没有在袋子里捂热,妈妈就替我们保管了。
然后我们都睡了,留下大人们还要炒瓜子、炒花生,炒红薯片等等,忙到什么时候睡觉,我们不知道。待到被“开门响”吵醒,正月初一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
正月初一放“开门响”是邵东农村的习俗。
在没有电视没有春晚以前,各家各户一般是鸡公子叫第二遍时就起来放了。后来有了电视机特别是有了春晚后,大家守在电视前,新年钟声一敲响,就开始放,这家放了那家放,热热闹闹一直响到天光吵得人无法入睡。
放“开门响”有讲究。以响声震天、中间不间断为好,预示着新年红红火火、顺风顺水。如果炮火响到半途断了,或者响起来断断续续闷声闷气,就会让人心里蒙上阴影,担心新年会有不顺利。因此如果鞭炮不响,有人事后就会去找店主的麻烦。
“开门响”过后,全家人都起床,孩子们穿着焕然一新,洗漱过后,首先要给天地菩萨拜年,把方桌抬到门口,上面摆好茶杯,倒上香茶,点燃火纸,燃放鞭炮。户主面向外面虔诚祷告:“今天是XX年正月初一,XX率全家给天地菩萨拜年了,请求菩萨保佑今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保佑我家兴旺发达,做生意的左脚踩金,右脚踏银,财源滚滚来,读书的心灵手巧,高中状元……”
再将方桌抬到神龛前,给列祖列宗拜年。
年尾岁初,两次祭拜,说明人们对天地及列祖列宗的敬畏和感恩,绝非迷信。此仪式过后,一家人围桌“过早”。
“过早”是吃早餐的意思。旧时农村贫苦,人们平时对吃早餐无讲究,能有米饭吃已不错,大多数时候是吃红薯、包谷等杂粮。但人们对正月初一的早餐非常重视,主食一般是煎糍粑和煮红枣鸡蛋,再加上糖果、花生、瓜子等副食品,非常丰富。
为什么要这样?文献无记载。笔者猜想,很可能是人们这样认为:新的一年得开个好头,要过地主一样的生活,盼望生活红红火火吧。
“过早”之后,就进入拜年模式。
邵东人拜年有民谣:“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姑娘。”
“初一崽”,是指正月初一早上,做儿子的要带领子女给父母拜年,然后给亲房长辈拜年。
在我们高桥村还有一个重头戏——挨家挨户团拜。据老辈人讲,这一习俗兴起于解放前,历几十年而不衰。犹记得上世纪70年代,我们生产队一摊十多岁的伢子妹子最多,大人小孩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拜年队伍。每进一家,大家高喊拜年,主人家放鞭炮迎接,男主人挨个对大人发烟,女主人拿糖粒子饼干往孩子们手里塞。
.
而我们一帮十来岁的伢子不仅要糖果饼干,更要烟,围着发烟的举手踮脚扯着喉咙喊“我也要一根。”发烟的说:细哥几不能抽烟,不发,眼尖手快的细哥几就趁机抢,有一个抢了,其他的就学样,发烟的稍不留神,手里的烟就被抢了。那时香烟也紧张,过年前才能在合作社买到几盒“五岭”“常德”,拜到移民户一爷家时,因为他在合作社当社干(营业员),家里不缺烟,就让我们一帮伢子排好队,一个发一支烟(那时五岭牌二毛五一包,常德牌二毛八一包。长沙、郴州三毛多,基本上买不到,都不带过滤嘴几)。
就这样一家一家拜过去。到了田家湾西奎一娘家,她早已在堂屋地上摊开了棕毯,自己端坐正中,大人们依次跪下拜年,拜年不能双膝跪地(那是拜死人),只能单膝跪地,三拜起身,礼毕。调皮的小孩也学样,乐得一娘哈哈连天。西奎一娘去世后,这种拜年方式再也见不到了。
还有一种“斗伞方”(方言,开玩笑、玩游戏)式的拜年——拜转转年。年前结婚的新媳妇又没有“巴肚”(怀孕)的成了劳动力们凑趣的对象,力气大的劳动力从背后抱起新媳妇打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圈,大家呵呵大笑,当然如果新媳妇已经巴肚,大家也就只笑一笑,不会真的动手。
团拜的好处是增进了四邻八舍的友情,就算年前骂过架,这一天也要在一起凑一凑,一根香烟泯恩仇。
只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这种大部队式的团拜分散成了小规模的团拜,那些正月初一就开门营业的退出了。而去年底疫情和今年的防空,让团拜从我们这里彻底消失。
“初二郎”,是指正月初二,做女婿的带全家给岳父母拜年。
但在我们邵东境内,它还是一个有点沉重的日子——烧新,给年前去世的亲人拜最后一个年(祁东县为正月初三,而且要到死者的坟头去烧新)。
.
清早家人们来到堂屋,将方桌抬到遗像下,也有将遗像摆放在桌子上的,切几节萝卜,插上两支红烛,三根线香,点燃,再点燃一贴火纸(正面有红纸),放一封鞭炮,桌子前面放上垫子,一家人依次作揖跪拜,悲从中来。早饭过后,亲戚们、邻居们陆续来到,放响鞭炮,主家放鞭炮相迎,客人进屋跪拜,完毕,主家或发红包或发香烟或两样都发回谢,并留客人吃午饭。
“初三初四拜姑娘”,是指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给姑姑、姨妈等长辈拜年。
其实也不一定。以前没有电话,通讯极不方便,所有主要亲戚人家会在年前置办年货时碰个头,来个口头约定,俗话叫约客,初三到你家,初四到我家,初五到他家,亲戚多的要排到初九初十,由此由产生了一句调皮话:“拜年不怕丑,拜到正月二十九。”
到了约客日,客人们都来了,多的有四五桌,少的也有二三桌,而且都是“赖皮客”,吃了中饭不回去,一定要歇一夜,第二天吃了早餐再回家或者结伴去下一户约客的人家。
吃了饭就打牌、打扑克(打牌有长沙跑、十胡卡,扑克有现7、五十K、争上游等花样),没参与的在旁边观战助威,那时不赌钱,输了的挂胡子、拱桌子,大家照样兴高采烈,笑声闹声把屋都要抬起了。
来的人多,歇宿成了问题,首先向左邻右舍借宿(左邻右舍尽量腾铺,去他家歇时,还会每人一碟花生瓜子招待,当然下次邻居来你家借宿时,你也要同样招待邻居的客人),实在安排不下时,在楼板上摊上稻草,席子、毛毯,被子,男客们大大小小睡地铺。
那时正月最大的娱乐是耍狮子、耍龙、耍车马灯,在亲戚家做客,也能欣赏这方面的节目,增加了年的气氛和欢乐。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人们纷纷外出务工,生活节奏变快,加上购买了摩托车、小汽车代步,以往拜年在亲戚家留宿日益变少,特别是到了近几年,拜年完全变成快餐式了,顶多吃餐饭,根本不会留宿。更快的是喊声拜年,放下礼品,喝杯茶,告辞走人。个别人甚至只打电话拜一下年,或微信发个红包了事,使亲情在不知不觉中变淡。至于以往正月里耍龙、耍狮子、耍车马灯,已销声匿迹多年。
抚今追昔,不禁感叹,如今生活越来越好,却少了当年过年和拜年的气氛。但愿人们今后能守护过年和拜年的习俗,彼此多亲近走动,使家族亲情、邻里之谊,在你来我往中得到延续和加深。

附:「乡土天下」坚持独立、理性,心存善良和敬畏,用朴实的语言描述乡土历史人文。长期坚持原创不容易,如果文章引起共鸣,敬请留言分享思想,以鼓励作者写作。
作者简介:宁建新,湖南邵东人,身残志坚,自云乡野土包子一枚,常年龟缩在邵东市简家陇镇高桥村,饮帝岭风,喝蒸江水,属井底蛙、做白日梦。年近花甲,一事无成。自题联: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原想做模范汉子,无学问无本事无名无利实在是窝囊男人。横批:此生不算。主编:陈胜乔 编校:文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