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 趣
郭怀福||北京
老家有座密云水库,家乡人自豪地对其冠以“燕山明珠”的称谓。我打小就生活在水库附近的一个村庄里,按理说应该会钓鱼,却因种种原因一直与垂钓无缘。
一次偶然的机遇,我对钓鱼来了兴趣。闲暇的时候,我喜欢回老家游山玩水,不失童趣。水库副坝西侧就有一方鱼塘,是我常去光顾的地方。今年夏天,我走到鱼塘边,见一老者正悠闲地坐在鱼塘边举杆垂钓。我一时来了兴趣,从鱼塘老板那里租了一个鱼杆,买了一点鱼料,坐在老者旁边学起了钓鱼。
老者是个钓鱼高手,他自称有20多年的钓龄了,且是连续钓龄,看来,他年轻时就开始钓鱼了。他既懂老式的钓术,又懂现代钓技。老者是个热心肠,他手把手地教我撒酒浸的大米打鱼窝,他还拿出了自备的糠饼,帮我投到鱼窝中,他很肯定的说:“鱼儿不但爱吃大米,也爱吃糠饼!"仿佛他与鱼儿们交谈过似的。
我不时瞅他,发现他总是蹲着,像一个守株待兔的农人,好生专注。我也学他模样,果然也连连钓到鱼了。虽然每条并不大, 但每一次提竿,心情总是紧张与激动交织。紧张的是怕到手的跑掉;激动的是拉出水面的鱼儿蹦蹦跳跳的样子逗人,特别是将鱼放入网袋时拍出的水声,使我愉悦不已……
我特意走过去为他敬烟,他却又来了一番理论关照:“不要来回走动,你走动的影子鱼能看见,会惊跑它们的。"他一边吸烟,一边喃喃细语。夕阳的余辉斜撒向大地,水面上漾出金色的细浪,我提议班师,他却笑着说:“不急,傍晚时鱼最爱咬钓!”我只得依他,突然,它的鱼窝中发出“啪啦"的水声,那钓杆弯成弓状,我瞥见那露出水面的鱼头,哎呀,一条鲤鱼被他钓着了。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那鱼,鱼挣扎着要游向鱼塘深处,他缓缓地放鱼线,鱼不游了,他又将鱼往岸边拉,如此反复了几个回合,那鱼终于肚皮向天了,他才慢慢地将鱼拉至岸边,用抄网将大鱼请上岸来。他一脸得意地说:“这叫溜鱼,硬拉不得,如硬拉,他就会挣断线跑掉的!”嘿!好大个家伙,我好生羡慕。
天边已是一层绚丽的晚霞了,他才收竿。他将渔网袋提过来,与我的鱼比了比,明显比我的鱼多。不由分说,他将那条重有三斤多的鲤鱼塞进我的网袋,我说,“我怎么好意思拿您的鱼呢!”他却说:“我只爱钓鱼,不爱吃鱼。"是的,他几乎每个双休日都钓鱼。“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他又在吟唱,他将网袋塞给我:“你回去向你夫人汇报,就说是你自己钓的!”我嘿嘿地笑,心里却有一股暖流在奔涌!
我和钓友各自回家了,真的不知道人们晓不晓得我们的快乐啊……
插图/网络
作 者 简 介
郭怀福,北京密云人,爱好摄影、写作、旅游。先后在《作家荟》《邺城文学》《文斋堂》《今日作家》等文学平台发表散文、诗歌、小小说、杂文、随笔共60余篇。
用诗和远方,陪你一路成长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冬歌文苑工作室
名誉顾问:戢觉佑 李品刚
文学顾问:周庆荣 王树宾 白锦刚
法律顾问:王 鹏
总编:琅 琅
副总:蔡泗明 倪宝元
编审:孟芹玲 孔秋莉
主编:石 瑛 赵春辉
投稿邮箱:18307411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