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力维,壮族,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白土乡德里村人。酷爱文学,勤写作,曾在《广西老年报》、《广西工人报》、《河池日报》、河池文艺圈、红水河文艺在线等报刊或网络平台发表过诗歌、散文等。

家乡的排洪道

?覃力维

多少年来,家乡的排洪道一直令我魂牵梦绕。大年初五,我追随明媚的春光,赶到村前田野,围绕在那条排洪道边,观望、徘徊。恰巧当日村里组织全体村民对它实施清理,他们带上镰刀或柴刀进入道内进行清除,一阵子下来,原先草莽丛生、杂树高过人头的排洪道,变得整洁、明亮。然而,底部那些裸露、灰暗的砂土或卵石成堆,坎坷不平。透过阴晦、厚重的尘埃,不禁让人想起那些难忘的岁月。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咱们村,在风雨中飘摇的,不仅仅是那一排排座落在山脚下的土墙瓦房,还有村前那片广袤的田地。每年夏日,强降雨不期而至,把上游山坡上的土方冲刷而下,汹涌的洪水带着浑黄的沙土,冲刷、侵犯着下游的那片田地。被洪水冲刷、被沙石侵蚀的田地,要么损毁严重,酿成损失;要么造成土质沙化,大减肥沃。为了减少洪水带来的危害,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投工投劳,在村前田野开挖一条长逾千米、宽约三四米、高过一米的排洪道。为牢固起见,两边用石头砌成堤坝。当年因为缺乏车辆运输,不少村民依靠肩扛担挑,不辞劳苦,气喘吁吁地把石块从山脚下艰难地搬到施工处。那时候,他们积极投工投劳,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心中更是充满希望。“现在累点不要紧,我们为子孙后代造福,值得啊!”这是当年村民们聚在一起劳动时,随口道出的一句心底话。据母亲后来回忆说,那年排洪道竣工的时候,村民们奔走相告,欢天喜地,就像过年一样。只是由于当时条件有限,没有燃放烟花爆竹庆祝。其实在人们心里,早已心花怒放,喜乐高奏。从此,每到夏天,每一场大雨的到来,村民们不再愁眉苦脸。因为洪水从上游汹涌而下时,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流动线路。那片田野上的沃土,再也不受洪水的侵扰。记得那年夏天,在一场狂风暴雨过后,七岁的我瞒着父母,来到排洪道边观看洪水,只见里面浑浊而黄色的洪水奔涌而下,湍流不息。巨大的浪花四处飞溅,犹如万马奔腾,那气势简直就是排江倒海,铺天盖地,场面令人窒息而恐惧。一九九八年,一场席卷全国的特大暴雨肆虐神州,村里的排洪道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从上游冲击而下的大量泥沙几乎把洪道塞满,有几处堤坝甚至被洪水击垮冲毁。然而,当看到田地里的庄稼绝大多数安然无恙时,村民们的眼睛滋润了。后来他们利用几个星期的时间清理洪道、修筑堤坝,让排洪道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如今随着村里的产业结构调整,村民们在田地上种上了桑树、柑橘和甘蔗等,不再种植水稻与玉米。可是在他们心中,排洪道依然是不可撼动的丰收的守护神。它的角色一直没有变,依然在担负着抵挡洪水,排洪减灾,不让田地水土流失的使命。岁月如梭,时光荏苒。家乡的排洪道伴随着悠悠岁月,依然悄无声息地横躺在村前的田野上。它一如既往,砥砺风雨,护佑田地,造福家乡的人们。它仿佛一条能遮风挡雨的祥龙,凝聚着村邻们的心血,奔腾着他们的希望!

END

向下滑动浏览往期佳作

名家作品回顾

韦俊海.+

扎西才让

李约热
红日
牙韩彰
鬼子

— 散文实力 —

颜晓丹《密码》彭昌伶《石不能言最可人》宋先周《姐姐是一只褪毛的大鸟》潘莹宇《在金城江与老河池尘封岁月里晃荡》剑书《巴杰》顾小秋散文五题黄格《水声灯影里的新地标》蒙卫东《老平房和旧邻居》西骆《顺着汗水的流向》莫景春《蛙祭》孟爱堂《紫荆花开》罗传锋《心河》寒云《风把什么吹走》羊狼《背上有座湖》卢致明 《天涯沦落人》展爷 《罗城姑妈》

左丹 《一方水土》

韦奇宁《登圣堂山》

桐雨《母性的光芒》

瑶鹰 《飘过红水河的雅玛山花》

陆云帅《闺中美女峰》

韦奇平 《南瓜·陀螺·霜降节》

黄坚《胸有田园稻米香》

蓝瑞柠《京华琐记》

十月《在砚池边上》

巴雷河《飘在纳料上空的炊烟》

观察·延伸阅读

●蓝永秀:没有休止符的进行曲

●林秋妮:腊肉飘香

●韦静宁:红树林

●蓝永秀:我的脱贫侧记

●陈伟:孤独如狗

团队〡老四/张天德/西北/审国颂/韦嘉奇

本平台发布全国各地作者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优秀作品。

投稿邮箱:768820793@qq.com

微信:13430477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