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莺歌燕舞,本名牙春燕 ,壮族,广西凤山县人,凤山县高级中学英语教师。

寂静的歌有屯

文/莺歌燕舞

歌有屯变得越来越寂静了,寂静得让人怀疑她的存在。无论春夏秋冬,无论是在白天或是黑夜里,她都是那么的悄无声息,不禁让人心生悲凉之感。

曾几何时,歌有屯是热闹非凡、生机勃勃的。

每天,母亲是起得比太阳早的。那时候没有自来水,她每天都早早起床,到山坳上挑山泉水,每次要挑五六担,才把水缸装满。当金色的阳光洒满整个村庄的时候,母亲才喊她的孩子们起床。于是,我们全家人便陆陆续续地起来,用锅碗瓢盆、锄头、镰刀、柴刀等各种器具,和着猪鸡牛马羊的欢叫声奏响一曲曲美妙动听的清晨交响曲。

舂米、磨米、筛米和簸米,或上山打柴割草,或下地劳作,大家有说有笑,愉快地劳作。锄头磕碰石头的声音,母鸡觅到食物呼唤小鸡的声音,牛马羊的呼唤声不绝于耳。山坡上,此起彼伏极具节奏感的砍柴声,犹如一首悠扬的歌在山间回荡;砍柴人用树叶吹奏出清脆悦耳的乐曲;不远处,隐隐传来板峒小学朗朗的读书声,稚嫩地穿越丛山。

中午时分,家里的饭菜—一大锅清香甘甜的玉米粥和一锅缺盐少油的青菜,有时甚至只是一大锅煮熟的红薯。准备就绪,地里劳作的、山上砍柴割草的、放牛马羊的、上学读书的都自觉向家里聚拢。这个时候,家里又多了几背篓猪菜,屋外又多了好几大扛柴火和几捆为牲畜们准备的夜草。

填饱肚子之后,兄弟们就开始了他们的传统节目。吹唢呐的、吹笛子的、拉二胡的、吹口琴的、下象棋的、边下棋边唱歌的,没事干就骑马奔跑的,完全是一帮穷开心的主儿。这样的场面一般每天中餐和晚餐后上演,每场持续个把小时不等,热闹非凡。每当这个时候,家里俨然是一个大型娱乐场。父母虽然时刻为下一餐忧愁,但从不干涉孩子们的娱乐,因为孩子们的这些天赋,都是父母的基因传承。可是奇怪的是,父母的文艺基因似乎只传男不传女,兄弟们会的,我一点也不会。

不会演节目的我,就陪伴母亲在昏黄的煤油灯光下做着缝缝补补针线活。每当年关将近时,母亲就用她自己纺织的土布给我们缝制过年穿的新衣服、新布鞋,也只有到了过年时候,我们才有新衣服穿。父亲则是抽空做他的木工活,家里的桌子、板凳、书桌、椅子等等木制品全是他的劳动成果。虽然不是书香门第,但我们兄妹每个房间里都有父亲做的一张书桌和一张椅子。或许,父亲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激励他的孩子们,勤奋读书以改变命运。那时候,生活条件虽然艰苦,但其乐融融。

兄弟们演完节目,大家就围坐在火塘边,或讲故事,或相互揭短取乐。入夜了,哥哥们就会各自点上煤油灯进到各自的房间去看书,父母则暗暗盘算着去哪里找钱来买煤油。

歌有的这种热闹其实始自祖辈,祖父四兄弟各有各的天份,艺术细胞发达。父辈几兄弟在祖辈的基础上还会自己做这样那样的乐器(哥哥们吹的笛子、拉的二胡都是自制的),还会山歌。再加上祖父利用他的资本积累,供伯父就读于著名的黄浦军校,一时间高朋满座,山多地广,牛马成群,歌有就更热闹了。

后来人口增多,歌有屯大量开荒,玉米地遍布了山山岭岭。

由于屯里集体土地少,家庭人口多而劳动力又少的人家,就经常年年缺粮。因此,凡是能开荒播种的地方乡亲们都不会放过,竞相开垦成自留地,每个石头缝都留下了他们开荒播种的印记。土层比较深比较肥沃的地方种玉米,否则就种小米、高粱、棉花。玉米地里间种黄豆、红薯、饭豆、南瓜、火麻等农作物,棉花地里间种黄瓜。一年四季,屯里哪个角落都有人在为活下去而辛勤地劳作着。

在那个不通公路、不通电、没有地头水柜的年代,屯里人靠山吃山,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大家随遇而安,过着清贫的日子。然而,即使是在那样的深山老弄里,即使是在一贫彻骨的时代,歌有屯总有人在仰望星空,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一九八一年,歌有屯终于出了个大学生,成为国家恢复高考统考后板峒村第一个大学生,令兄弟姐妹们及隔壁邻舍羡慕不已,心向往之。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发奋读书,考上了中专、大学,走出了大山,看到了更宽阔的世界。与此同时,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同时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再满足于大山里简单落后的生活模式。毕业后,他们有的选择离开家乡到大城市去工作,为追求高质量的生活而远走高飞。虽然他们也曾极力劝说父母随他们到外面去生活,可是,父母是不可能舍得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故土,而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的。他们宁愿待在那个山旮旯里守住那份清贫,守护那个家,等待孩子们年节回来团聚。

此后,随着打工潮的兴起,青壮年人大多远赴广东,加入到那支浩浩荡荡的农民工队伍中,用廉价的劳动为大城市的建设添砖加瓦,美化了祖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只有老人和小孩留在家里。于是,歌有屯山坡上曾经的玉米地渐渐地荒芜了,长满了野草树木,留守的老人们虽然心痛,但已经力不从心。他们只能勉强维持耕种屯里那点少得可怜的平地,而种下的粮食作物,基本上都不够野生动物们塞牙缝。老人们无奈的,无助的脸让人心疼。

随着国家变得越来越富强,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2000年底,歌有屯通了电,歌有人从此告别了煤油灯。2005年通了砂石公路,歌有人又从此得以告别了一切靠肩挑马驮走于羊场小道的历史,通向外面世界的道路变得平坦易走了。

生活越来越好了,在歌有屯生活的人却越来越少了,读得书的、或读不得书的都离歌有远去,歌有屯变得越来越荒凉。如今的歌有屯,春夏满目葱茏,秋冬满眼萧索。那个漫山遍野都是玉米地的歌有屯不见了;那个一年四季到处都有人在辛勤劳作的歌有屯不见了;家里那个大型娱乐场也不见了。不远处的板峒小学,也早已因为没有学生而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人们再也听不到那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了。一切归于安静,是那么的寂静……

或许,在桂西北地区,也有无数个像歌有屯这样的小山村,从人声鼎沸到满眼萧索,变化之快让人猝不及防。而我,只希望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们老有所养,小有所学,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幸福。更希望那些在外讨生活的兄弟姐妹们能实现心中的理想,被生活温柔以待,在异地他乡找到幸福的归宿。

歌有屯啊,你什么时候才又充满生机呢?你还会充满生机吗?

END

向下滑动浏览往期佳作

名家作品回顾

韦俊海.+

扎西才让

李约热
红日
牙韩彰
鬼子

— 散文实力 —

颜晓丹《密码》彭昌伶《石不能言最可人》宋先周《姐姐是一只褪毛的大鸟》潘莹宇《在金城江与老河池尘封岁月里晃荡》剑书《巴杰》顾小秋散文五题黄格《水声灯影里的新地标》蒙卫东《老平房和旧邻居》西骆《顺着汗水的流向》莫景春《蛙祭》孟爱堂《紫荆花开》罗传锋《心河》寒云《风把什么吹走》羊狼《背上有座湖》卢致明 《天涯沦落人》展爷 《罗城姑妈》

左丹 《一方水土》

韦奇宁《登圣堂山》

桐雨《母性的光芒》

瑶鹰 《飘过红水河的雅玛山花》

陆云帅《闺中美女峰》

韦奇平 《南瓜·陀螺·霜降节》

黄坚《胸有田园稻米香》

蓝瑞柠《京华琐记》

十月《在砚池边上》

巴雷河《飘在纳料上空的炊烟》

观察·延伸阅读

●蓝永秀:没有休止符的进行曲

●林秋妮:腊肉飘香

●韦静宁:红树林

●蓝永秀:我的脱贫侧记

●陈伟:孤独如狗

团队〡老四/张天德/西北/审国颂/韦嘉奇

本平台发布全国各地作者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优秀作品。

投稿邮箱:768820793@qq.com

微信:13430477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