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河池文艺圈”

和400万人一起品读河池看世界!

黄颢,籍贯广西东兰,现供职于市直学校,中学高级教师,自治区中小学外语教学教研教学“先进个人”。爱好文学,喜欢写作,在静夜里祈求心灵之灯,用拙笔记录下生活体会和感受,寻找精神快乐。愿用笔端敬余生,一句一梦织繁笙。有作品发表在广西教育报、河池日报、《河池教育》、河池文艺圈、红水河文艺在线、魁星楼在线等报刊及新媒体网络平台上,出版文集《粉笔人生悠着走》。

过年随想

□黄颢

春节被称为“百节之首”,是中国人心之所系,情之所寄。

过年,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习俗与符号,是国人精神家园,亲情纽带。凡是中国人无论穷人富人,祖祖辈辈都把过年看得很重。不论是飘泊海外、远涉重洋的游子,还是羁旅他乡、辗转迁徒的儿女;无论是挣扎底层、孤陋寡闻的草民,还是高官厚禄、养尊处优的贵人,心里无不怀揣着对春节的眷恋,无不怀抱着对过年的珍视。一句“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诗,凝结了人们心头几多深情!一俟年关迫近,跋涉于迢迢旅程的人们,那种星夜兼程的匆匆行色,那渴望乡关的殷殷目光,无不是因春节这根幸福丝带所牵动所濡染。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能像我们这样对春节饱含深情,旷世持久,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和民族,能像我们这样对春节无比虔诚,历久弥坚。

中国人过年讲究“年味”,“年味”是什么?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在小孩子的眼中,“年味”是绚丽的烟花、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充满祝福的压岁钱;在游子的心中,“年味”是一张返乡的车票、是归家急切的步伐、是期待相聚的激动;在一个家庭中,“年味”是门前屋内贴上春联和窗花,是父母做的可口饭菜,是阖家团圆的开怀大笑……

“年味”的浓淡变化,不止在于物质的丰盈,还在文化的丰富和心灵的感受。细细想来,“年味”似是一种仪式感,人们在归乡、团圆、庆贺的过程中,如同完成着一个个仪式,在参与中感受到喜悦与温暖。搞大扫除,准备年夜饭,挂灯笼,贴对联、门神、窗花,祭祖,吃年夜饭,守岁,燃放爆竹烟,拜年等等,在这其中年的味道,便是通过一个个琐碎的细节慢慢发酵而成。“年味”又似是一种美好幸福的情感体验,过年时节,大多数人会体会到由友情、亲情的相聚所生成的情谊,感受到家人团聚、长幼相会的认同感、归属感,体验到过年劳作情绪,在团圆相聚、和睦喜庆的氛围中,表达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每年的春运之际,万千背井离乡为生活打拼的人争相购票启程,就是为了能在短短几天的假期里与亲人共享团聚时刻。“亿万人同时迁徙,只为一次团圆。”“年味”更似一种心境,只要心情好,就会因过年而感到更加愉悦。能与家人和亲戚朋友坐在一起唠唠家常,说说心里话,兄弟姐妹欢歌笑语,这年就会过得有意思、有意义。

人们对“年味”的感受,其实折射出的是时代变迁。有些人认为如今的年味与以往相比,变得更加清淡,有些人则不以为然,认为年味并没有消逝,只是出现新的变化。其实,过年的风俗习惯固然变化,但其本质不变,就不用忧虑年味淡化,更不用担心年味消逝。

时代在发展,年味也变迁。年味的变迁,是社会发展演进的缩影,折射国人的无奈与心中之痛。随着时间的推移,牛年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像往年一样,又会听到有些人说“年味变淡了”“仪式感不强了”。诚然,时代在变,人们的生活环境和表达习惯都经历了“蝶变”,欢度春节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但并不意味着年味淡了,相反,春节加入了新的元素,内涵更加丰富,家国情怀依然激荡人心。

不少人认为,如今的过年形式和方式与过往大不一样,现代味更浓了,年过得更文明了,这折射出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和人们生活质量的提升;不过,在传统与现代和继承与创新的问题上,如何让新年过得快乐而有意义,值得人们思考。

年味变迁带来的思考
守岁的变迁

过去的除夕夜,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我们可以就着隐约的煤油灯光,一家人围绕在旺旺的火炉旁,兴奋地守岁到快天亮。如今,不知是岁月的磨石磨灭了我们童年的斗志,还是理想的暗礁触碰了我们脆弱的神经,守岁也已变得那么艰难。精心安排的春晚,也已催不醒瞌睡的精灵,人们似乎失去了坚守这股精神。

吃的变迁

在三四十年前,物质还相对匮乏,过年时品尝美味佳肴成了无数人的期盼。那时的肉食还算是比较稀罕的珍馐,除了猪肉。现在,鸡鸭鱼肉以及其他美味随处可见,肉食早已成了平日餐桌的常客,怎么能再给新年以期待呢?人们吃得尽管丰富了,味道反而差了,因为现在的美味少了一份情感、一种情怀。

行的变迁

三十多年前,交通工具远没有现在发达。那时,人们出行最常用的工具就是自行车。平日里,人们外出工作、去田里劳作、走亲访友等主要靠骑自行车,过年时人们串亲戚自然也不例外,不是骑自行车就是步行。现在,自行车早已退居二线,已经渐渐被电动车、家庭轿车、高铁、飞机等取代。人们出行也不再局限于十里八乡,而是延伸到了天涯海角,只要你想去,没有到不了的地方。

过去过年,人们一般呆在家里看看电视,串串门聊聊闲天,或者几个伙伴约一约去一个有意思的地方玩。那时可玩的东西很多,比如荡秋千、去广袤的天地间骑自行车、找相好的同学或朋友玩、打打扑克等。

现在的人们不愿守在家里,而喜欢开车、乘火车或飞机去家周边、百里以外甚至千里之外的景点参观游览。风景美不美先不说,单单是人满为患、车龙蜿蜒的境况就够堵心了,就更别提在景点艰难前行的那种劳累了。

红包的变迁

给孩子们压岁钱是过年的一大习俗。过去贫穷年代,一角两角、一块两块就能让孩子们喜上眉梢、喜不自胜,甚至一个鲜红的鸡蛋也会心满意足。拿到压岁钱的孩子高兴得不得了,像是获得了一件稀罕物,一个个视若珍宝,认真地、虔诚地折叠起来存放好,等将来买本买笔买书用。现在的孩子对红包的欲望愈发膨胀,几块、几十已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怎么也得一百甚至几百才能让他们尝到收红包的快乐滋味。大大的红包拿到手,随意地放起来,随随便便地花掉,因为收的时候不珍惜,花的时候也绝不吝啬。

现在的红包已不再是压岁的吉祥物,失去了保护孩子平安的文化意味,而成了充满攀比气息的过年习俗。这一习俗让无数人心生畏惧,因为一个个过年的红包会掏空他们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血汗钱,所以很多人由衷地感叹过年的红包伤不起!

除了给孩子们压岁钱,依托现代科技兴起的微信抢红包活动,也受到了无数人的青睐和追捧。一个家族的人、一帮同学、一群朋友、一堆同事等,被拉进一个个群里,成为一个个家人群、同学群、朋友群、同事群等,在过年的时候发发红包、抢抢红包,热闹不已!

年味变“淡”背后的思考

近年来虽然物质条件生活好多了,与过去比有天壤之别,小车,洋房人遍布城乡,有钱人多如牛毛,过年应该更好,然而,年味不知不觉变淡变无味!人与人,亲友间变陌生了,年味变淡了,不知从何时起,突然社会上开始有人说“过年没意思了”,它像瘟疫,在人群中传染开了,先是城市,现在农村,亲朋好友再不拜年不来往了,过年都是各人在各家!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这背后隐藏着诸多的原因和因素。

年味变“淡”是由于人们自身心境的转变

收压岁钱的变成发压岁钱的,偏偏还没挣着钱……因为长大了,人们肩头多了责任与使命,更添了烦恼与忧愁,儿时过年那种无忧无虑的天伦之乐,也就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慢慢消逝在成长之路上。因为视野转换,心绪复杂罢了。人们变了,却要求年味不变,不太可能。如今我们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却怀念贫瘠年代的年味,更像是怀念一种记忆、一种情感。

年味变“淡”是由于人们社会角色的转变

就业、买房、婚嫁,这每一个问题都是一种现实压力……当下,80后普遍成家立业,可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群体“被剩下”,他们在大城市打拼,却难有归宿感,房子是留在这个城市唯一的心灵慰藉,只好以牺牲青春来打拼未来。在80后情何以堪的时候,90后步后尘而来,就业压力与生活压力成为年轻人头顶望尘莫及的两座大山。过年不是不愿意回家,很多人不敢回家,回家的成本足以让人生畏,更可怕的是不知如何面对亲友们那些不知所以然的问候。

“有没有对象?月薪多少?有房有车不?有没有男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娃?”这每一个问题似乎都份量十足,难以招架。在社会压力普遍增加的同时,人们无暇对过年倾以太多的情感,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年味淡了。

年味变“淡”是由于民俗文化逐步遗失

扫房、请香、祭灶、写春联、办年货、放鞭炮、拜财神……仪式感是节日不可缺少的要素,用以凝聚人心,彰显特色。但是仪式也须与时俱进,比如祭灶祭祖,从前是寄托了家人对来年合宅平安吉祥的祈望,现在却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越来越远了,如果家里有老辈主持,或许还能延续一些年月,一旦老辈凋零,住在西式楼房里,祭灶祭祖从何谈起?

年味变“淡”是由于参与感渐渐变弱

手机不离手,红包抢不停……小时候过年会跟着父母去市场赶集,积极的参加各种庙会活动,三五成群的一起放鞭炮,泡网吧,玩传奇。现在过年,操办年货几乎都由家里的父母完成,回到家短短的几天,同学聚会,打麻将,玩扑克。同学之间的聚会变成了炫耀和利益往来的手段,庙会文化已经很难吸引年轻人的眼球。我们从串门拜年到电话拜年,再到短信,直到微信。互联网络正在剥夺我们的碎片化时间,每过一段时间,你会不经意的拿起手机,看看微信上的朋友有什么新消息。一晚上下来,你抢到了几块钱,却错过了身边的精彩瞬间,除夕的记忆除了抢红包,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该如何看待年味的变迁

要正确看待烟花炮竹的燃放

在不少人眼里,只有淋漓尽致地放上几挂鞭炮才算过年,否则一点气氛也没有,年味寡淡得很。应当说,这是小农经济时代遗留的观点和产物,从“年”是一头怪兽的原始含义中,足可管窥放鞭炮传达了一种人类对安全感的共同追求。每年春节,在我们河池市,除了金城江和宜州两个区禁止燃放烟花炮竹外,其他县都没有下烟花炮竹燃放禁令,于是,人们就比阔,看谁家燃放的烟花炮竹多,除夕之夜,形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盛况,殊不知,鞭炮的负外部性正变现得越来越明显。一是污染,烟花爆竹的燃放伴随着噪声污染、固体废弃物污染,给县城环卫工带来了沉重的工作量,与绿色和谐发展的潮流背道而驰。在乡村,烟花所到之处都会留下厚厚的粉尘,空气受到严重污染。二是风险,每年各地因燃放鞭炮而发生的火灾或人身伤害事故层出不穷,求喜庆的鞭炮燃放换来了“愁上眉梢”。

要正确看待“反向过年”的现象

这些年,村里的年青人也变得越来越少,多数人在县城买了房。即使到了年,因家里冷有的人往往在大年里赶回县城去住,第二天再回来。生活方式的变化,传统的年味再一次受到冲击。同时,不少农民工不回农村过年,而是接父母进城过年。这种“反向过年”的现象反映了人们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生活质量不断改善,但是,这样一来,好像少了一份亲情友情。

要正确看待城乡年味的差异

过年方式的变化,年味的变迁,只是整个社会发展演进的一个缩影,这从农村和城市的对比中可见一斑。为什么乡下一般年味浓郁,反之,在打拼的大城市里觉得寡淡了些?原因就在于偏远的小城,或者说农村多保留传统农耕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属于强联系的熟人社会。与之相对的是,城市则处在工业社会和互联网社会环境下,并且逐步向智能社会迈进。在城市之所以感觉自由、方便,正是源于陌生人社会关系里强大的服务、工业产业基础,由于市场发达,农业社会家庭里很多东西都被外包了。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跑到餐馆里吃年夜饭,正是商业文明的体现。考虑到年夜饭一般由长辈操持的传统,这一潮流也是晚辈在特殊节日里表达孝心的一种体现。至于逆向春运、旅游过年渐成风潮,折射的也正是这种时代之变、观念之变。

总之,过年,过的是心情,过的是心境。笔者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新生活、新年味将更加丰富多彩地展现出来。

编辑:审国颂 陈昌恒

往期精彩回顾

石才夫?诗意四月天,读一本《流水笺》

翔 虹?大小天峨

故园春色——韦俊平三月水彩新作

红日?最新短篇力作《暗香》

黄伟?坚定文化自信,助推脱贫攻坚

潘莹宇?穿越从林上大道

陈昌恒?蜿蜒在山路上的黄金岁月

韦东柳?山城东兰

罗雯?印象高岭酸

莫梦霄?没有负重前行,哪得岁月静好

当瑶妹遇上满河花开,怎一个美字了得

黄格?远是风景近乃人生

疫情过后,邀你一起看遍大美罗城

从此“疫”后,让我们珍惜这些美丽和幸福

唐青麟?在都安的天空下

从都安到宜州,乡音不改,永是故乡人

韦强?“防控疫情,万众一心”主题书法作品展示

翔虹用心讲述韦波深情演绎,一个天峨女孩的温暖故事

韦于婷?我的那些花儿

荷塘花开又逢君,河池这地方美翻了

凝望?河池机场,一个吃住行乐无忧之地

审国颂?愿你历尽沧桑依然坚守善良

河池文艺圈|我为家乡代言

河池文艺圈主编 审国颂

不是每个人都是作家

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如果愿意

我在这里等候分享你的故事

河池文艺圈投稿须知

1.文体不限,讲述河池人河池故事展现河池风光及民族文化的文学艺术作品(含散文、诗歌、小说、书法、美术、摄影、音乐、在校学生习作等)优先发表,字数控制在5000字以内,摄影组图一般不少于10张。

2.来稿请附作者简介、联系方式和个人照片一张或两张,文章如与内容相符的插图的可一并打包发送,由编辑选发。

3.作品为原创的,本公众号将开通打赏功能,前七天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作为平台运营经费。10元以上发放。同时,对原创作品,公众号择优向各级报刊媒体推荐,如被采用,由刊用的报刊媒体按相关规定支付稿酬。

4.投稿方式

联系人:审国颂

联系电话:18977883428

邮箱 :328509581@qq.com

QQ:328509581

微信 :18977883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