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您安息吧

作者:乾坤夜主播:乾坤夜————————————

序:这还是十六年前,母亲去世后写的一篇叙事散文。十六年了,始终躺在我的QQ空间里,每次回看,都是两眼泪水,一阵唏嘘。今日,拿出来诵读发表,以寄托对母亲的哀思。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晨两点四十五分,我那慈祥的母亲走完了她人生的最后一步。在与肺癌病魔顽强的争斗了两年之后,终于抵不住病魔的侵蚀,颏然长逝,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六月二十五日,拙妻从医院打来电话:“志华,你安排一下店里的事务,赶紧回来吧,我看***情况不太好。”  我开店的地方距市里五十公里,由于母亲病情恶化,一个月前,我就担起了两个人的工作,让妻子回市里照顾母亲。母亲病危的消息,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是猛然听到这一消息,还是忍不住血涌心跳,手抖身颤。草草的将店里的事情交代一下,匆匆的赶回市里。一个小时的车路仿佛比平时长了许多,我焦急的一边擦着汗,一边在心里默默的祈祷:让母亲躲过病魔的纠缠。我知道,母亲的病情很重,早在两个月前,一个最大的癌瘤就已经长到了四点八厘米,而且是长在主肺管的边缘,更可怕的是癌细胞早已扩散,布满了全身,侵入了脊椎、骨髓。  车,飞到了医院的门口,还没等停稳,我就窜下车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向八楼冲去……。病房内,母亲静静的睡着,拙妻和我的表姐守候在病床前,见我进来,拙妻将我拉出病房,泪如泉涌,哽咽着说:“妈妈从昨天晚上就很严重,一口接一口的吐血,刚刚用过药,这会儿看来好些了,起码不那么疼了,所以,昏昏沉沉的睡了。唉,老太太太刚强了,就是疼的满身是汗,也从不大声叫嚷。”媳妇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巾擦着那流不完的眼泪。我悄悄的进屋,站在母亲的病床前,看着母亲满身的‘披挂’,左手吊瓶,右手镇痛泵,导尿管里是暗红色的液体(便血),在氧气管一时不断的吹动下依然呼吸艰难,憋的脸色发青,嘴唇都是青紫色。看到老娘如此的受着煎熬,我的眼中热泪难忍,背过脸去,强忍着声音,无声的哭泣。肩头在无声的呜咽中抖个不停。稍许之后,我擦干泪水,坐在***床前,抚摸着妈妈那消瘦的手臂,轻轻的呼唤:“妈妈,妈妈,您好些吗?”妈妈慢慢的睁开眼睛,慈祥的望着我,脸上荡漾着一片灿烂的微笑,轻轻的点点头。声音微弱的说:“你来了?店里都安排好了吗?”我赶紧说道:“妈妈,您不要考虑那么多了,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您就安心养病吧。”母亲微笑着点点头。把那剧痛和煎熬深深的藏在心底。  妻在给我打电话的同时,也给我的哥哥嫂子打了电话。哥哥嫂子在远距千里之外的西部地区工作,两人分别担任两个公司的老总,工作之忙可想而知。听到母亲病危的消息,两人放下一切,订了二十六日的机票急匆匆的往回赶。临上飞机时,哥哥又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情况,当时母亲又是在抢救之中,我离不开身,于是,让妻子接听。拙妻在电话中失声痛哭,说妈妈情况很不好,正在抢救。听了我妻子的哭诉,哥哥的腿都软了,颤颤栗栗的上了飞机,恨不得自己也能长出两个翅膀,立即飞回来。  哥哥回来之后,母亲在精神支柱的支撑下,病情又有所缓解,又用微笑掩饰着巨大的痛苦。儿女们的心在流血,我们都知道,母亲是在用坚强的毅力忍受着疼痛。所有能用的镇痛药物都用过了,泰勒宁,吗啡片,杜冷丁,强力镇痛泵,甚至托人买了一块大烟,吃了之后都管不了多少事。母亲在病魔的摧残下承受着痛苦的折磨。  郑大夫是这所医院的麻醉师,也是哥哥的朋友,这些天,也是夜以继日的守候在母亲的身边,为减少母亲的痛苦呕心沥血。这时,他将我们姊妹几个叫到一起,商量着说:“我看老太太急需解决的就是疼痛问题,但是,现在所有的药物都已经用上了,效果不是太好。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在脊椎骨中下一个管,定时往骨髓中推注麻醉药,不过,这个危险很大,因为老人家的癌细胞早已扩散到脊髓之中,已将脊椎骨拿的变了形,做这种麻醉可能会使老人家终身瘫痪。你们考虑一下,是不是给她做?”我们姊妹几个异口同声的说:“做,只要能减轻痛苦就行,都这时候了,还考虑什么瘫痪?”于是,开始给母亲做椎骨下管。大夫用十几公分长,二、三毫米粗的空心针在母亲的椎骨处剜来剜去,由于椎骨变形,骨缝很不好找,反反复复的剜了十几分钟,才将管儿下到椎骨之中。当将麻醉药推入脊髓,母亲不疼了。她乐呵呵的与郑大夫开着玩笑:“你为什么不早一些用这办法?让我白白的受了这么多天的罪。看我好了以后再找你算帐。”看到母亲开心高兴,我们的心里也稍许的轻松了一些。  哥哥家的儿子博儿在新西兰就读,我的儿子硕儿在北京工作。电话通知之后,博儿便买了最近的机票,仍然需要二十六日晚十二点才能到达北京机场,于是,我们安排了硕儿买好二十七日上午的火车票,准备接到他哥哥之后,第二天一起坐火车回家。按正常时间算来,小哥俩到家应该是二十七日晚十点钟左右。但是,二十六日晚,母亲就有几次处于危险之中。我们怕母亲等不了那么久,得想办法让两个孩子早一些到家。于是,哥哥在二十七日早晨给北京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出一辆小车,将两个孩子送回来,因为公路交通比较好,小车大约只要五个小时的车程,这样算来,中午时分就可以到家了。
两个孩子退掉了火车票,坐上小车启程了。但是,没有料到的是:小车司机从没有出过远门,没有离开过北京,对外面的路况、走法不了解,因此,提不起速来。到中午十二点了,车才到承德。家里人这个急呀,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遥控指挥着行车路线。  十二时许,母亲再一次危急,医生说:“看来没什么希望了,已经呼吸衰竭了。早做准备吧。”给母亲打了一支强心兴奋剂便离开了病房。我们一帮人围在母亲的床前,默默的流泪,我爱人摇晃着母亲的手臂,哭泣着说:“妈妈,你一定要挺住啊,咱不是说好了吗?给你两个孙子一点时间,他们马上就要到家了,您可不能说了不算啊!”不知是兴奋剂起了作用,还是母亲那坚定的信念支撑了她,母亲竟然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含糊不清的话说:“我会挺住的——你们谁有时间,回去包点饺子。”妻说:“妈妈,您想吃饺子了?”母亲摇了摇头“给那两条龙(博儿、硕儿)吃,再作几个菜。”妻将耳朵贴在母亲的嘴边,一边认真听着母亲含糊不清的话,一边向我们转述母亲的意思。我们都暗暗的流泪,谁也不敢发出声音。我们知道,母亲一直都很清醒,虽然病情已经到了迷离之际,心里却是明明白白。  时间在慢慢的流动,午后三点,电话里终于传来车已进街的消息,大家立即行动起来,接车的,安排司机的,预留电梯的,负责嘱咐孩子如何说的。安排妥当之后,我望天出了一口长气,心中默默的祷告:谢谢苍天,给了我母亲和孩子见面的机会……。随着一阵急促的跑动声,两个孩子冲进屋来,双双跪在奶奶的床前:“奶奶,我们回来了,您看看我们呀!”奇迹出现了,母亲睁开了眼睛。瞳孔中放出了欣喜的光芒,脸上浮出慈祥的微笑,用手轻抚着两个孩子,嘴唇颤抖着,艰难的发出了声音:“好——好,都回来了,累了吧?”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和奶奶聊天,讲述新西兰的风土人情,讲述北京工作的情况,母亲不住的点着头,眼睛温柔的看着两个孩子,笑容始终在脸上荡漾。博儿拿出一块完整的貂皮:“奶奶,你看看我给你买的礼物,冬天做围脖很暖和的,你喜欢吗?母亲双手抚摸着貂皮并拿到脸上慢慢的摸挲,轻轻的说:“喜欢。”就着样,两个孩子陪着奶奶聊了三个多小时,三个多小时里,母亲没有一声呻吟,没有一丝痛苦,脸上始终写着幸福和慈祥。  二十八日凌晨二时许,母亲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了,血压已经趋近于零,舌头在嘴中不断的痉挛,顶的假牙不住的往外掉,母亲抓过我的手拽到嘴边,我说:“妈妈。是不是假牙不得劲,把它拿出来?”母亲轻轻的摇头,我又说:“您是想带着假牙,让我给您按着是吗?”母亲点了点头。于是,我用手指轻轻的抵住母亲的牙,抵挡着那痉挛的舌头的蠕动。两点四十五分,母亲呼出最后一口长气,走完她人生的最后一步。母亲走得很安详,脸上的表情就如睡熟一般,没有痛苦,没有遗憾。  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火化前一天的晚上,要送盘缠,就是送老人的灵魂上天。二十九日晚七点,正是太阳刚刚落山、阴阳交错之际,我们点燃了为母亲扎制的祭品。一缕清烟袅袅西上,西面的天空,一朵祥云组成了两个龙头,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眼睛、鼻子、须、犄角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龙头前一条带状白云,反射着夕阳的光芒,金灿灿,有如金带。西上的清烟,很快的与龙头衔接,组成了天地间立体的长龙……。我们三十几个母亲的子女、侄孙、甥男甥女,跪倒一片,悲切的哭声护送着母亲的英灵随龙西去。

作者主播简介

乾坤夜,实名张志华。内蒙古赤峰市人,工人出身,大专文化。业余时间喜欢码码字,写一些诗歌,散文,小说之类的豆腐块。近年来痴迷于唱歌朗诵。不为经济利益,不图名利地位。唯自娱自乐,消磨时间而已。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画妈妈】乾坤夜

——————————————

【妈妈别哭 我去了天堂】

好声音微刊简介好声音微刊是一个纯民间的,业余的,个人公众号。没有闪光的头衔,没有专家大腕坐镇,来这里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一族,微刊的指导思想就是制造传播平民百姓间那虽然谈不上伟大却总在闪光的正能量。好声音微刊欢迎你投稿,投稿要求:诗、文,必须是“原创首发”。可发裸诗(文),亦可诗文配带朗诵音频。投稿可加编辑微信:13847658853好声音微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聆听,打赏。

图文编辑:乾坤夜(微信号13847658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