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黄花分外香第一章作者 | 张华

01

这是一条通往仪陇县城的沙石路。 太阳刚从东边的山梁梁上探出头,路边的野栀子花,在晨风的轻拂下,摇曳掉身上那晶莹剔透的露水珠儿,绽放着她清秀的脸庞,一股淡淡的幽香,醉了沙石路上的女子。 女子叫周里秀,今年已经19岁了。两年前初中毕业的她,回到了离县城不远的乡下,帮着父母亲打理着家里的几亩地。昨天她心急火燎地锄完了地里的玉米,太阳落山时,周里秀把锄往屋檐下的横竿上一挂,对在厨房里炒菜的母亲说了句话:“妈!我干完活了。明天就去县城呀……” 不等母亲搭话,一扭身,柳腰一拧,就进了她的小屋。妈妈从厨房出来时,她端着盆儿在井台边洗起了她刚换下来的衣服。 周里秀今天穿上了她最喜欢的一身衣服。一件阔袖的白丝布斜襟上衣,一件黑色的百褶裙,裙摆在她秀美的小腿上来回轻抚着。她唯一的那双长筒白线袜子把她的小腿衬托的纤秀、圆润。一双带袢儿儿黑布鞋穿在她小巧秀气的脚上,一个枣红色的布包斜斜地搭在她俏丽的肩头。这身衣服,平时她是舍不得穿的。那是当年毕业时学校里合影才特意做的新衣服。太阳映照着周里秀红扑扑的脸庞,一条独特的大辫子,随着她轻盈的步子在她身后欢快地跳跃着、摆动着。五月的黄栀子花儿刚刚绽放,诱人的的清香,醉了女儿的心扉。她一步跨过路边的小渠,弯下腰翘起她浑圆的臀,一会儿,一束沁人心脾的栀子花就捧在手里。周里秀低下头,红彤彤的小脸就掩映在浅黄的花丛里,让人分不清哪是花,哪是人哟! 周里秀今天是进城取她的照片的。一周前,她用攒了很久的几毛钱,在城里唯一的照相馆里拍了一张半身照。今天是她取照片的日子。 穿过青石铺成的小巷子,周丽秀向左一拐弯儿就来到了老字号“晨光照相馆”。今天的客人不是很多,柜台边的伙计看到了客人,连忙点头哈腰地问候着,周礼秀从包里取出发票递给伙计: “喏,说好的。今儿取照片。” 伙计接过单子,在抽屉里拿出一沓洗好的照片,俩手飞快地从里面挑出与单子相对应编号的纸袋,双手递给客人:“同志,就这个袋子。” 周里秀及不可待地掏出照片,她想先睹为快呢。照片取出来时,周里秀睁大了她毛茸茸的大眼睛,愣住了——那是一张英俊潇洒的青年军人的照片。绿色的军帽下,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浓浓的剑眉下,炯炯有神的眼眸热辣地盯着她呢!圆润笔直的阔鼻下,那厚厚的唇,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周里秀脸一红,愠怒地对着伙计:“错了!你拿错了,这哪是我哟!” 伙计有点懵了,连忙接过照片一看,释然了:“没错。同志,这是我经手的事。昨天这个解放军同志取像片时看到了你的照片,说你是他的女朋友。他把自己的照片装到你的袋子里,拿走了你的照片。他让我转告你,他在公安局上班。喏,” 伙计翻过照片,指了指背后的留言:“他叫刘国才。” 周里秀涨红了脸,拿着那小伙子的照片,心里七上八下,真不是个滋味。这人怎么会这样哟!我哪认识他?更不是他的什么狗屁女朋友。看着人长的相貌堂堂的,怎么会弄出这么不靠谱的事哟! 公安局,她是知道的。周里秀“噔噔噔”走到了与县政府一墙之隔的公安局门口。持枪的哨兵看到女子径直走到了他面前,礼貌地敬礼后问道:“请问您找谁?” 周里秀有点儿忿忿然地说道:“我找刘国才!” 哨兵指了指身后的门卫室:“请填写会客单。” 周里秀“噌噌”地走到门卫室,拎起桌子上的笔,填写了自己的姓名、住址。哨兵对照着会客单,用桌上的电话拨了一通,随后对着他身边的女子说道:“请稍等。您坐一会儿,刘科长马上就到。” 哨兵说完话站到了门卫室外,值起勤来。 周里秀抿了一下好看的唇,无奈地坐在一条状长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墙上一行几年前书写的大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她始终想不通,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干嘛拿走自己的照片呢! 门外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敬礼!刘科长好!” 话音未落,周里秀就看到了一身戎装,腰挎手枪的威武男子走到了她身边。她能认出来这就是照片上的小伙子,但比照片更帅气更高大呢!来人先敬礼后热情地伸出手:“你好!周里秀同志。我就是刘国才。” 周里秀原本红扑扑的俏脸变得更红了。她羞涩地伸出了手。噢哟!那手真大,真热呀!她的手完全被裹在了那男人宽大的掌心里。周里秀的怒气消了,换之而来的是满脸的娇羞。她匆匆忙忙地抽回手,从包里拿出装有照片的纸袋。还没等她说话,叫“刘国才”的男人轻轻地说道:“周里秀同志,我们到外面说话。好吗?” 周里秀看了看外面的哨兵,白白的牙齿咬了一下红红的下唇儿,点了点头,随着他走了出去。 太阳映照在道路两旁的梧桐树上。一阵风儿吹来,墨绿而宽大的叶子随风摇摆着。几只喜鹊犹如前面那男人的心情一样,快乐地在枝头叫着、跳着。周里秀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泼辣与直白。此刻的她,心里如同揣着一只小鹿“咚咚”直跳。她几次想从包里拿出照片,喊一声前面的小伙子。不知为什么,她嗫嚅地把话咽了回去。 叫“刘国才”的男子在前面路口一拐弯儿,避开了哨兵的视线,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凝视着低着头的女子。只见她一手拽着斜挎在身上的包带,一只手指缠绕着长长的辫梢。 周里秀能看出那男子停下了脚步。她没看,但她知道他回过身儿在注视着她。细密的香汗从发际渗了出来,她的头垂的更低了,脸更红了。 “周里秀同志,”那个男人热情地叫了她一声。 周里秀娇柔地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那热辣的目光烫着她匆匆地又低下了头。 “我叫刘国才。几个月前才从朝鲜战场撤回来,还荣立了二等功。现在分配到公安局侦查科任科长,还是一区的公安特派员。” 周里秀抬起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战斗英雄。她不敢相信,她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女子怎能与心目中高大的英雄站在了一起。她从袋子里拿出照片低着头把照片递了过去。 “你拿错照片了。我来找你是换照片的……” 刘国才笑了笑:“我们到前面公园里的亭子里坐一会儿吧?总不能站在这里吧,好吗?”说着话与周里秀并排向亭子方向慢慢踱去。 如钟一样的声音从周里秀身边响起:“我没拿错照片。我是故意拿走的。我喜欢你!第一次看到你的照片就被你的气质打动了。拿你照片就为了认识你……” 刘国才的直白让周里秀心慌意乱。她感觉身边的空气都凝固了。 八角亭里只有他和她。 “坐会儿吧。你请坐。”刘国才打了个手势,看着依然低着头的女子,仅仅用半个身子侧坐在青石凳上。他知道他的话太突然,让面前的女子无所适从了。 看着周里秀坐下,刘国才挨着她也坐了下去:“我就想认识你。你若不介意,我们交换一下照片吧?随后我再把你的照片放大了,多洗几张,你看好吗?” 刘国才说着话,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照片:“你看,这是你的照片。” 秀儿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哎!拍的真是不错呢,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她看了也喜欢哟! 刘国才给周里秀讲起了他的往事。 今年23岁的刘国才,1947年参加解放军,不仅经历了解放战争,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战斗中入了党,提了干,成了一名优秀的指战员。他的家在遥远的宜宾乡下,家里有母亲,有大哥二哥三哥,他是老四。也是年后最后一批从朝鲜战场撤回来的。组织上分配他到公安局,一边上班,一边让他解决个人问题。长年累月的战斗,他哪有时间谈恋爱呀?无意间去照相馆照相时发现了这个女孩的照片,让他大胆地做出了结识这个姑娘的想法。 周里秀手里捏着她的照片,也简单地给刘国才讲了她与她家的情况。 小城的鼓楼上传来了悠长的钟声。刘国才抬腕看看表,对局促地揪着衣襟的周里秀说道: “周里秀同志,我的情况全部给你介绍完了。我是真心与你交往的。你若不嫌弃的话,我们慢慢相处着好吗?请你给我一个认识你的机会。” 秀儿把胸前的辫子往后一甩,抿着嘴浅浅地一笑:“我一个农村女子,怎能配上你这么个大英雄哟……” 刘国才看着秀儿那宛如一潭碧水的大眼睛,真挚地说道:“我就喜欢你!我愿意与你在一起。照片能送给我吗?我再洗几张,待几天就送给你。” 秀儿用葱白一样的手指理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怯怯地把手里的照片递了过去,羞涩地不敢再看那男人一眼。 幸福与快乐荡漾在刘国才紫红的脸庞上。他把照片小心翼翼地装在贴胸的口袋里,对着周里秀邀请道: “你看都11点了,我请你吃顿饭吧!然后骑车送你回去。别拒绝我好吗?我就想与你多呆一会儿……” 周里秀摇了摇头,轻轻地说道:“不吃饭了,我才不要你乱花钱的。再说我家离这里只有五里路,我一会儿就走回去了,不要你送的……” 站起身来的刘国才涨红了脸,再一次央求道:“怎么叫乱花钱哟!就随便吃顿饭,表示我对你的诚意都不行吗?哪怕吃一碗我们仪陇的酸辣粉都行哟!” 原本绝不会答应吃饭的秀儿,看着面前男人那渴求的眼神,她垂下了双眸,她不忍心再看他渴望留下她的那种楚楚的表情。 “好吧!就在前面吃一碗酸辣粉吧……” 小伙子高兴得蹦了起来,惊得一旁觅食的鸽子“扑棱棱”向远处飞去。 (第一章完)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介绍

作者简介:张华,男,汉族。六零后,阌乡人(今河南灵宝阌乡人)。自由撰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原创了大量诗、词、散文及中短篇小说。一部二十八万字的长篇小说《承诺》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平台、杂志,并多次获得金奖、银奖、优秀奖。微信和电话同步:13393059953

往期精彩回眸

第536期【 张华小说】《SOS》(第一章)

第539期【 张华小说】《SOS》(第二章)

第544期【 张华小说】《SOS》(第三章)

第798期【 张华小说】我和我的小伙儿(上)

第799期【 张华小说】我和我的小伙儿(下)

特别说明:本平台发出的文章,所得赞赏全部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