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文:烟雨江南(组诗)Vol.00

万有文,男,甘肃高台县人,笔名阿文、万禹等,作品散见《飞天》《延河》《星星》《中国文学》《中国散文家》《中华文学》《短篇小说》《甘肃日报》《北方作家》等报刊杂志,已出版诗集《故地》,主编出版地方文学作品集《文韵高台》,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

烟雨江南(组诗)

苏州

水是这座城市最主要的特点
船行码头
天空是一只展飞的白鹭
房屋矮矮,街道窄窄

乌黑的瓦砾和房檐
回到了千年前
那些房屋,多像一只只停在树杈上的乌鸦
当天空多了一丝云
地上也多了一些惆怅和迷蒙

我只是一个游客

桥上站立的人,是不是那个
岁月里忧伤的人,看风景的人
回忆着某段年景,记忆与情爱
与这座桥有两次相遇
与平静的河面有两次照面

爱情或许已是丢失的
在这江南,找爱情那还不容易?有人说。

有人说的话,让我感到莫名的焦虑
有了形似淡雅的风声

在大街上,在这江南古镇
只感到我是一个游客
爱情离我很远

隐士与高人

那些船,是一些幽居的隐士
在这水清树绿的江南

在山水间,在这绿意的昂然里
享受阳光里的温润与温暖

人们躲在岸边的廊擔下
躲避焦灼的阳光,将一切围陷在闷热中
撑着小船划过的老人
是不是也是一个高人
在寻找水间的真谛,把水划得如此轻悠
看那湖面,微起的水波

多像一朵盛开的莲花啊

水上人家

在水边,有船,有人家
那船当然是乌蓬船的好

房屋也要黑瓦白墙的好
就像江南。那墨色的水画
勾出的是苏州人的清心和淡雅

船划过来,蓑衣。斗苙。鱼网
那船槁是够得上天堂的一支手臂
在夕阳下暮归时分,渔民收获霞光
趁着月色归家

丝绸之乡

这些丝绸
如一条闪电,从我们眼前闪过
如今它搁置在博物馆里
还原成一个裹覆的蚕茧
雪白而透亮。

在张开翅膀之前
这些茧静坐打禅——

一个会念经的和尚
一个不闻世事的高人
一个把一生缠绕在纠葛中的人
最后它亮出的是一块柔滑的丝绸
那些穿丝绸的人,应是穿着它一生
从纠葛中飞升的愿望
或许也是脱变成仙的人

蝉鸣

窗外的蝉鸣又响起
不仔细听,那像是一根空管里的嘶吼
沙哑而低沉
有人说,它们是在歌唱
它们代表夏天的歌声

它们的歌声里带着这个夏天的潮湿和闷热
很明显这个夏天已经让人有些心浮气燥
大声唱,大声骂,沙哑而低沉
彷徨而压抑
但蝉鸣是这个南方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它注定了要被蝉声咶噪
因为它只能生长在南方

断桥残雪

这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在这座桥上,白娘子到许仙那里借伞
而一借不还
还伞的过程异常漫长
当他们再次在桥上相见时
他们已是两情相悦的情人

桥上的雪,一半融化,一半将留
人妖两界分属的异常清楚
也许是这桥也有意

也许是他们之间残留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
许仙的至迷不悟,生死执著
守着这桥上的雪要全部融化
最终迎来他与白娘子重见之时
那桥上终剩残雪

这人间真情
吹来的第一束暖风
却在西湖边生根发芽

注:这是一座桥的名字,位于杭州西湖景区,这座桥,就是许仙和白娘子初次相见的地方。

在杭州

从空气的闷热中
我能感受到这座南方城市的焦灼
在家乡,热是干燥的
是从风里吹来的。
但这里,它像抽干了人的水份
湿气不断从人体中流出
游动在空气里
大地也一样。这些湿气

从树木、土壤,以及所有的绿意中的抽离
在杭州的前五天,我一直在追逐欣赏这葱郁的绿意
后五天,我却在躲避,这潮热中蒸煮的心情
和一个北方人极不习惯的方言、饮食和手足无措的方位感
只好在房屋里看窗外疾行的车辆人群
和一座引入眼目的高架桥

观盘门

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完整的城墙和建筑
在江南水乡,这似乎已司空见惯
傲然地矗立在眼前。斑驳的痕迹,长出的青苔

从历史的缝隙里挤出来
让它重新有了意义
虽然今天刀剑已经安放,战马回归草原
但城墙上的马坡道,还是从讲解员的解说中

响起马蹄的嘚嘚声
剑拔弩张,瓮城里的呐喊声,嘶杀声
已淹没了历史
我还特意看了看那门洞里悬在半空的两道石门
像一把剑始终悬在头顶
厚重。宽大。还有把时间挤压粉碎的冲动
而水门则隐在水中
像检查偷渡的暗哨
坚守着这最后的关口

千岛湖

在千岛湖,我们望见广阔的水域
望见一座座岛屿像一只只青翠的果子漂浮在水面上
山上树木葱郁,当地人告诉我们
这里的山以前可都是光秃秃的
这山变绿缘自那次搬迁和蓄水
一整座城的淹没与村人的背景离乡
还有一件抢劫与烧死200游客的悲惨事件
似乎历史来得都有些突然
那场暴雨是突如其来的
人们几乎来不及携带家里的任何东西
水就漫上来了,那个叫狮城的城就这样不见了
之后是逃难的村民变成抢劫者
对来旅游的200多外地游客实施抢劫
然后毁尸灭迹,一把火烧了整艘船
这就是它整个的历史
但面对它秀美风光,我们再次为之臣服
那个导游告诉我们,现在这里的人都富庶了
他们靠养淡水鱼和珍珠发家致富
就连那湖水也能变矿泉水卖钱了
这千岛湖完全成了一座宝库
他们再不用抢劫了,那些千岛湖的居民
满脸都是笑。谁能想到这里在二十年前

曾是一个可怕得就像一个地狱
而那些吃着它鲜美的鱼满嘴流油

和戴着它盛产珍珠串成的项链的游客
说它如今可是天堂啊

我在乌镇等你

如果我没有在碎花蓝布上找到你
如果我没有在青石板木屋的小巷里遇见你
如果我没有在那一千多座石桥上看到你
我会在乌镇等你
我会在碎花蓝布的染坊里、青石小巷找你
我会乘着摇橹一路水行,仔细分辨河上

哪一座桥曾是你站立过的
河上哪一座房屋是你家的
黛瓦白墙。小桥流水。木板格窗
在这里一样通行
南宋的历史也像眷恋的游客
把眼光投伸得一再遥远
其实,那些石桥早就把南宋的历史刻写得无比清晰
在乌镇,你绝对是一个历史的朝拜者

石桥与人

那桥,还是古时的桥
青灰色的桥面,已驻满斑驳的痕迹
粗糙的石板上泛着青光
拱形桥的脊背被一再压弯
也许是真的太古老了,桥还要再弯下去

桥上等的人,今还在?
桥上等的人穿碎布蓝花,扎马尾小辨
如今她已是桥边岸头濯洗青菜的阿婆
那情郎早已入驻河口,黛瓦白墙
木板格窗,住桥边小屋
这小屋早把他们相聚相守成一对恩爱了一辈子的鸳鸯

摇橹船

一叶轻舟,即在手下
手持浆橹,把水拨动得哗哗直响
水听从,船也听从
顺从地拨开水面往前走

悠然自得。悠然自得是从摇橹的老者
脸上看到的
过眼的木屋居河岸,呈现出历史的沉思和忧郁
虽是夏天却有秋天般的深沉
桥上,人影窜动
桥下,河水悠悠
刁立的身影,隔河相望
相望的人
一个在船上,一个在桥上,一个在木屋里

夜色下的乌镇

夜色竟是这么好
桔黄的灯光穿透河面
石桥本已孤寒的身影,此刻,也被温暖
格板的木屋里传出笑声
这是人间还是天堂?

桥上拍景的人,一会对准桥头,一会对准木屋
总想把乌镇最美的一面留下
嚓嚓嚓,哪一张是它最可心的
哪一张里有千年里的一转身
和一回眸

留下这一夜的梦境
乌镇的夜色没有月光一样迷人
我想,这就是天上的银河吧
我是千里奔赴这鹊桥,来与你相会的人呀

从这屋檐想起

弯曲的檐角还翘首在历史的天空
斑驳而灰暗的墙壁
应证历史已从时间里落幕
这宋朝的小镇,多像宋词里的一个词句
多情而略显忧伤
黛瓦白墙,简约得像生活里失去的情爱之声
把历史一点点洇开,化开在一幅国画里
点妆在山水中
把一个朝代讲成一个故事

当代汉诗年度奖,还有2万元大奖等你拿……

2016当代汉诗年度诗歌大赛设年度金奖一名,奖金10000元,年度优秀诗人奖十名,奖金各为1000元。详情请关注当代汉诗微信号,进入公众号,点菜单“投稿须知”,查看“年度大奖征文启事”。

投票进行时/往期导读:往期导读当代汉诗︱陶然:林海琴语(组诗)①往期导读2016年度诗歌奖参赛作品︱袁淑华:农民之子往期导读2016年度诗歌参赛作品︱红朵:暗恋(外一首)往期导读2016年度诗歌参赛作品︱黎德祥:黄土地(外一首)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548891006@qq.com2016年度诗歌奖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菜单“当代汉诗”,投稿及参赛当代汉诗2016年度诗歌奖的作者,请点菜单“投稿须知”,仔细读后再按规定向本公众平台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当代汉诗主编|邹陶然

微信ID:xxsk123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