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一缕乡愁

家,对每个人来说,的确都有很难忘却的记忆。对我儿时的那个老地方~俞家槽子来说,它给了我许许多多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东西,至今还深深的留在我的心底。
儿时的凉州俞家槽子,地形是一个南北较窄,东西相对较宽的一个乡下地方。凉州北乡人进凉州城,都离不了从俞家槽子的土路上经过。从俞家槽子一路向南而行约四公里,就到了凉州城边边上的“三盘磨“,到了“三盘磨",也可以说就到了凉州城。故,凉州乡下人很早就有“俞家槽子三盘,人人都从这步路上过”的顺口溜。
儿时的俞家槽子,共有八个生产小队,除了俞家小沟离我家住的地方稍远一点外,其它七个生产小队几乎都挨在一起。我们家的几间破茅屋正好在俞家槽子的中间。出了没有庄门的过道,就是南北走向的一条尘土飞杨的土路。庄子南边约一百米叫湖沟坡的地方,有一个一年四季都冒着清水的小泉眼;冒着清水的小泉眼面积不大,初看像是一口头号大铁锅。从这口泉眼出来的水,用手捧一口喝下去,顿感清爽甘甜,心里凉丝丝的。与其说是一个圆形小泉眼,还不如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水井。这个小水井一年四季水流不断,所有俞家槽子八个生产小队,除了俞家小沟一个队离这口小水井较远外,其它俞家槽子的七个小队、三百多户人家、一千多口人的生活用水都从这个小水井里涉取。我对这个小水井,有着特殊的情感。
记得小时候,我和姐姐常去那个小水井里抬水吃。那时,姐姐只有八、九岁大,姐姐比我年长两岁。每天早上,姐姐和我起床后的第一任务就是要到湖沟坡的那个小水井里去抬水。用来抬水的扁担,是一个长约二米、宽约十公分的一根小竹板。小竹板的中间,用绳吊着二个小铁水桶,姐姐用肩膀抬着竹扁担走在水桶的后面,我用肩膀抬着竹扁担的铁水桶走在姐姐的前面。到了湖沟坡的小水井前,我和姐姐放下肩上的竹扁担挂着的二个小铁水桶,姐姐用水勺在泉眼里舀水,我用双手捧起泉眼里出来的清清泉水,喝上几口,顿感凉凉的、甜甜的。姐姐望着我一大早用手捧着喝凉水,眼晴斜瞪着我,嘴里也在责怪着我,说我的手弄脏了泉眼里的水,怎么让后来抬水的人吃啊?我朝姐姐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拿起竹扁担,勾好二个姐姐舀满水的小铁水桶,和姐姐一起抬起水桶,摇摇晃晃的走向家中,让母亲去为我们烧水做饭。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管刮风下雨,不管酷暑严寒,姐姐和我一起,在每天的早上重复着同样的抬水活儿,谁也没有过一句怨言。
七十年代初,大队在上级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在离我们家不远的于家车门附近,打了一眼三、四十米深的大口水井。从大口井里用电泵抽出来的地下水,重点用来灌溉农田,部分用来当做附近居民的生活用水。尽管有了队上的那口大水井,但我仍然舍不得丢掉我和姐姐抬过水的那根竹扁担。
过了几年,姐姐也大了点,去队上和母亲一起参加大集体生产劳动,靠劳动挣工分养活我和母亲后来生的几个妹妹;我也长成了一个嘎小伙,抬水的活儿再也不用我和姐姐两个人一起去了,由我一个人去挑了…
儿时的俞家槽子,不仅有家门前好玩的蓝球场,还有好玩的苹果园、也还有三、五个要好的小伙伴;我和队上要好的其小伙伴常常在苹果园里捉迷藏、在老墙头上的墙缝里逮麻雀,整天玩的不矣乐呼。有时贪玩还忘了吃饭,母亲常拿我当“小淘气宝"来训斥我。我还曾拿出自制的小弹弓朝着门前的白杨树打过麻雀呢!
记得有一次,不知怎么打准了一个邻居家的窗户玻璃,让邻居家找上门来和我秋后算账,母亲为此替我向邻居家道了谦,赔了打烂的那一块玻璃;从此,我扔掉了弹弓,戒掉了用弹弓打麻雀的坏习惯。
后来,父母送我到学校去读书,从小学读到高中毕业。步入社会,又接替父亲在县供销社企业工作十七个年头,历经供销社企业生意红红火火又随时代发展而日渐渐衰退、终因企业改制下岗失业而又一次走上社会这个人生大舞台…
如今,曾经我们家和四、五户当房邻居一起住过的那个没有庄门的老院子,也在八十年代初,被大队统一规划到了新址;那个冒着清清泉水的小水井,亦随着地下水的逐年下降,淹没在时代发展的岁月长河中…
童年和少年,伴我度过了艰辛岁月;成年和中年,伴我经历了时代之风雨、时代之变迁,那个傻傻的,纯朴的童年一去不复返。只等会不会再有来世。
有些东西,就算历经千年,依然可以回到当初那副纯朴的模样,任世事变迁,任风雨洗礼,守住初心永不改变。
虽然四、五十年过去了,我的根,我的心,永远在家乡俞家槽子;但留在我脑海里那些不曾忘记的一缕缕乡愁依然清晰的留在我了的脑海…...
一缕缕乡愁如歌,一缕缕乡愁如诗!
作者简介:张正明,男,汉族,甘肃武威凉州区人。业余爱好写作。热爱生活,在生活中感悟人生真谛,在生活中感受人生乐趣。早年文字散见于《甘肃农民报》、《甘肃供销合作报》、《武威日报》、《武威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近期文字散见于《凉州儿女》、《山柳文苑》微信公众平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精彩内容回顾(点击标题即可阅读)

·烟雨濛濛游毛藏 作者:李宝生|天马竞辉4096期

·华山行 作者:李金梅|天马竞辉4136期

· 秋韵(微诗五首) 作者:乔生斌|天马竞辉4073期

·三十岁只是数字 作者:曹璐(甘肃武威)|天马竞辉4061期

· 活成了曾经自己讨厌的人 作者:云旭桂(甘肃武威)|天马竞辉4048期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获取更多精彩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285095385@qq.com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谢绝微信投稿!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