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强:雨落一夜

Vol.00

尹国强,笔名端木枫,1993年生,湖南洞口人,福州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在读,福州大学钟声文学社主编,福州大学寒星诗社社长。福建外省青年诗群成员。曾参加《福建文学》首届大学生创作研习班,两岸青年“八闽行”夏令营文学组成员。获得过2015“助学·筑梦·铸人”全国征文比赛二等奖,第“三十二届”樱花诗赛优秀奖,第六届校园双十佳提名奖,第一届知否文学杯优秀个人,榕城十大写手,福州大学年度最佳写手,福州大学报“文学奖”等奖项,作品发表于《福州大学报》《海峡诗人》《故事林》《红帆》等报刊,入选《梦想集结》《中国诗歌当下现场》等选本。从中学起开始学习现代诗歌,一直矢志不渝,诗歌是生活的调味剂,没有诗歌的生活是枯燥的,不管未来怎样我都希望自己的生命中能一直有诗歌相伴。现居福州。

雨落一夜

母亲

十五年来记忆与你渐次消瘦

有关谷子地,有关贫穷,以及与父亲常年不休的争吵

远行或许是唯一的解脱,嘈杂的七年

我们毫无准备的上台,落幕,然后各自为命

提笔我始终无法写你,我患上不治的病

持续的疼痛,从皮肤沁至骨髓,一天重过一天

每个夜晚都会是我的死期,你只出现在黑夜

步伐迟迟仿佛后悔,驻足、凝望

但终究没有归来,孱弱的念想如火花一现

而我一直等待,等待是一次漫长的徒刑

你知道吗?有两个字已经很多年没出现了

“母亲”

雪朝

黄昏的雪常常来的疼痛

年久失修的墙皮,久远的风景摇摇晃晃

过去我们围炉而坐

她给炉子添柴,煮酒,擦拭干净的壁炉

有时回头看我,面带微笑

从小木窗前取下故事

但日子突然地转身,疼痛的雪

一夜坍塌,干枯的麦秸瑟瑟发抖

炉火冷却下来,碎瓷片的尖叫令人惊恐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摧毁整个国度

她沿着河道离开,过桥、决绝果断

我选择与父亲相依为命

空旷的生活从此行走艰难

自白

二十岁于我过于奢侈,年龄狠狠地划上一刀

太早结束的青春,我很快成熟,老练,眼光看的长于别人

巴不得马上开枝散叶,扬花结果

但这有时是一种负担,我骨骼太轻,却背负太多,行走过于沉重

我的痛苦只能雪藏

关于面包和牛奶常使我失眠,我知道自己年轻,但衰老日盛一日

生活深深勒进我的肩,

一种沁至骨髓的无助时时降临,黑夜里无力地呐喊

灵魂在黎明到来前哭得撕心裂肺

绝笔书·叩问

我来的地方长满荒草,我到达的地方寸草不生

人人步履匆匆的日子,我该如何放置我的孱弱

我们该如何相遇,如何做别、

如何在陌生的年代互相谅解成为至交

如何不去想那些所以然的事,如何安静下来

我们握手言和,不再为那些生活中的是非争吵

来自内心最原始的叩问,简简单单、不需要雍容和华丽,

所有未知的都要放下,记住从南到北的风,那就是我

天晴以后赶回南方

向往明天和未来的人会一直幸福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执意离开,我希望我是在黑夜

一切悄悄无人所知,所有的人都会把我忘记

但我的思想有光,看到的人永远幸福

雨落一夜,我的爱就会溢出

雨落一夜,我的爱就会溢出,姐姐

我的情人是鸢尾花,长在高高的七层楼上

下雨的季节他们总是骗我,而你对我说

哭吧,哭吧,雨水就是我的眼泪

天晴的时候蚯蚓就在马路上写信

信歪歪扭扭但从不写在纸上

满树的叶子干干净净的,姐姐

它们不爱说谎

入冬

入冬以后,河床结痂,芦苇一夜白头,

枝头的野果在风里摇摇欲坠

百鸟归巢的时候,总会掉落一些过去的经验

但父亲还会捕鱼

远山一天比起一天冷峻,现在的日子已不比从前

行人渐行渐稀的时候

鹅卵石就会与水面剥离

秋螃蟹纷纷上岸

刀子鱼越来越肥

你归来的路上,请务必乘船吧

摇橹的时候,就能回到从前的三月

生来彷徨

没有翅膀的孩子,我们生来彷徨

仁慈的母亲,伟大的神的女儿,热爱她的儿女

她说,去吧,去吧,神的后裔不应有束缚

他们的人生是自由的

于是我们和早晨的太阳一起出发,沿着赤道奔跑,在晨昏线之间追逐不息

我们的鞋子给陆地穿,给海洋穿,也给逐日的夸父和填海的精卫穿,

飞在天上的母亲,白天用云看我们,晚上用月亮

我们用远古的语言和风向母亲致敬

高原又开始起伏了,河流在平原上奔腾起来,最后,凭借大陆的力气射进大海

站在山上我就可以触摸天顶,喜马拉雅,那一定是盘古开天辟地的地方

我们歌唱现代的的时候也要歌唱远古

战争结束以后就可以马放南山,没有什么比这更要幸福

我们要有从旧瓷器拾起古代的本领

落叶植被在地球上一年回归两次,没有人知道地球上四季会发生什么

该灭亡的终将灭亡,而新生物必将重新统治

人类要在逆光中学会飞翔

这穿越时空的光,它一定来自亿万年前爆炸的宇宙

没有思想的人都会成为软体动物

你的身体里没有希望的光,是飞在空中的肉鸽子,在餐桌上切割思想

我们可以从祖先的坟墓里抽出骨头

殴打众神的骨头,殴打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骨头,

殴打孔子和老子的骨头,

骨头殴打我们,殴打我们的头盖骨和心脏,殴打血管,

骨头漫天飞舞,我们和骨头一起飞

我们和骨头一起飞向宇宙,我们飞向我们飞不了的地方

游泳的三文鱼必然知道生活的快乐,就像悬崖上的枯枝有着清除生命的洁癖

我们活着的时候就要思考死亡,

天为什么是黑的,因为太阳一直生活在古代

但是现在人类将重新面临光明,从一群在河边喝水的猴子开始

我们褪掉原始的皮毛和野蛮,走过母亲,

文明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赶来

驱逐无知的畏惧,而你的肤色是一种健康的白

灵长动物必将伟大

春天是一个适合死亡的季节

是时候死去了,选一个合适的季节,

譬如春天,譬如三月,譬如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与世界告别

把遗书写好,馈赠财产,

三分给春天,三分给候鸟,还有三分献给河流与大地

剩下的,就赐予妻子和儿女,我的妻子温柔善良,孩子们都和睦相处

把声音褪去,把语言褪去,把视觉和味觉也褪去,把几十年的记忆统统褪去,

向世界索取的的我都还给世界,

最后,褪掉身上的泥土和尘埃,

清洗过后,我躺进棺材,

入土为安

灵魂与春天一起生长

七月,写给雨水和儿子

雨水,大地和天空连成一片

草原和河流连成一片

雨水中的稻子,和我连成一片

这些即将分娩的少女,身子和头颅一起低下

愿神赐予她们健康的孩子吧

白白胖胖的,像他们母亲一样饱满丰腴

在雨水里和河流一起生长

而我,他们的父亲,会坐在雨水里给他未来的儿子写信

写给YL(一)

十月以后,落叶与秋风打马走进南方

孤独的人愈显孤独

一些即将死亡的事物还在反复出现

向着太阳和光明前进的人们,他们的步伐不紧不慢

幸福的人们是热情的

城市的天空黄昏飞满洁白的鸽子和候鸟

落叶杨的手掌紧跟着日子逝去的脚步

泥塘里草和芦苇逐渐发白

从冷兵器时代走过来的

冬天 无比温暖

写给YL(二)

秋天过后,就是时候安静下来了

种种花草,养养小动物,听听晚间雪花开落的声音

我们不再去思考明天和远方

就在小木房子里,烧火取暖

有时候也读一段诗,给你讲讲春天里的故事

譬如南归的候鸟,譬如,田野里飞的风筝

我每天都会踏着满山积雪到山外看你

你的眼里有春天

每一个日子都很认真

当代汉诗年度奖,还有2万元大奖等你拿……

首届当代汉诗年度诗歌大赛设年度金奖一名,奖金10000元,年度优秀诗人奖十名,奖金各为1000元。详情请关注当代汉诗微信号,进入公众号,点菜单“投稿须知”,查看“年度征文”。

>>>特别推荐:当代汉诗︱许烟波的诗

投票进行时/往期导读:往期导读当代汉诗︱卢凤云:荷塘中的小木屋(组诗)往期导读首届年度诗歌参赛作品︱观梅客:生活,或人生片段往期导读首届年度诗歌参赛作品︱赵良田:诗三首往期导读当代汉诗︱白海:诗五首

>>>小说悦读:长篇小说《你若向前便是奇迹》︱谭祖建:全本赏读

>>>轻松一刻:当代汉诗︱江东酒鬼:人物肖像漫画选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548891006@qq.com2016年度诗歌奖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菜单“当代汉诗”,投稿及参赛当代汉诗2016年度诗歌奖的作者,请点菜单“投稿须知”,仔细读后再按规定向本公众平台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当代汉诗主编|邹陶然

微信ID:xxsk123

推开窗户 让阳光照进来

诗意栖居 过有品质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