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黄花分外香第二章作者 | 张华

02

街边的凉棚下,老板点着头哈着腰,殷勤地给两个人倒着茶水:“二位请上座。” 刘国才起身到炉子旁点了两个锅盔灌凉粉,一转身的功夫,两碗酸辣粉端了上来,另一个伙计把热腾腾的锅盔灌凉粉放在一个青花瓷盘子里,摆到了桌子上:“二位,您要的齐了,请慢用。” 刘国才拾起身子把筷笼里的筷子递给了秀儿:“快吃吧,我怕你饿坏了身子呢!” 秀儿接过筷子微微一笑:“我哪有那么金贵哟!我就是一个农村女娃儿。” 看着面前姑娘微笑时那浅浅的小酒窝,刘国才心都醉了:“你在我眼里就那么金贵!你以后要好好地吃饭,要爱惜你的身子哟!” 一股暖流潺湲地温润了女子的心房。 正午的阳光把石板路晒得发烫,烫的人想蜷起脚心走路。火红的日头也挡不住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穿着草鞋背着背篓的山里人,一手抹着汗一手把着肩头的竹袢儿,有钱的太太手撑着凉伞行走在两边的树荫下,还用竹丝扇不停地扇着扇子。正是吃饭的时候,各种饮食摊上弥漫着诱人的饭香,卖麻团的叫卖声在巷口悠长地回荡,胭脂萝卜的酱香离老远就能闻到,酒馆里飘来了干烧四季豆的独特香味。刘国才在前,周里秀在后,穿过热闹的小吃街来到什字路口。对面就是公安局了。刘国才停下脚步对身后的女子轻轻地说道: “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过来。” 周里秀此刻已经不那么拘谨了,抿着嘴点了点头。 看着大步流星向公安局走去的男人的背影,周里秀长长吁了一口气。她感觉这就像一场梦,天上好好地降下来一个林妹妹,哦,不!是贾宝玉呢!这突如其来的邂逅先是让她乱了女儿的心扉。看着这个帅气的男人,听他讲他的传奇故事,尤其是他浓浓的眉,方方正正的国字脸,还有那棱角分明的下巴,让她心悸,让她痴迷。谁不喜欢这种如山一样的男人哟!真不敢想象,家乡人如果知道这个挎着枪、立过战功的大英雄成为了她的男人,会是怎样一种眼神儿呀! 自行车的铃声惊醒了她的女儿梦。回过神儿,周里秀看到刘国才换了一身便装,肩上斜挎着一个军绿色包包,包里鼓鼓囊囊的。他上身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衣,两只袖口麻利地挽在了小臂处,下身穿一件绿色军裤,一双老百姓做的支前的千层底布鞋穿在他的脚上,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蓬勃的朝气与阳刚之美。 “想啥子哟,走了神儿喽!来吧,我送你回家。” 周里秀抬头看着这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红晕飞上了脸颊。幸福如花儿一样绽放了,那幸福的花儿开得让她没有丝毫准备。 男人毫不费力地缓缓骑着车子行驶在通往周里秀家的沙石路上。周里秀坐在刘国才身后,右手轻轻地揪着他的衣襟。风儿从前面吹来,一股浓烈的男人的气息迎面扑来,她的心泛起了层层潋滟。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挨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将会慢慢地在她的心里扎下结实的根。 “周里秀同志,以后我能来你家看你吗?” 秀儿张了张嘴,嗫嚅地小声说:“不能。” 男人急了,“为啥?” “我爸会打断你的腿的……” “啊?不至于吧?我肯定要去你家的,我还会名正言顺地去提亲的!” 秀儿用揪他衣服的小手捅了他一下,羞红了脸:“刚见面就去提亲呀?人家还不了解你呢……” 小伙子扭过头看着身子侧向他右侧的姑娘那俊美的俏脸儿:“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呀,我肯定要来找你,帮你家干活,让你全家人知道我会疼你的,我更是真心待你的哟!” 周里秀不敢再看那男人火辣辣的眼睛,她垂下水汪汪的眸子说道:“看路哟,我能看出来你的心思……” 不远处就是周里秀家的地界了。她向男人指了指前面有一片凤尾竹的稻田,告诉他,那就是她家的,以后的几天里,她会一直在田里拔草的。又指了指右侧她家的玉米地,也给他说,昨下午她就是一个人在地里锄地呢! 车子拐了一个弯,前面冒着袅袅炊烟的就是她居住的庄子了。她告诉他,她家门口有一个水塘,有三棵柚子树哩! 村头的老槐树下,周里秀下了车子,修长的手指绕着她粗长的辫梢,垂着头,依然不敢看男人一眼: “你回去吧,不敢再进去了,会有人看到的。” 刘国才爽朗地说道:“好的。我记住了。你等着我,我一有空就会来你家帮你干活的。我有的是力气,庄稼活我都会做的,我可不想让你天天在地里干活哟!” 周里秀终于抬起了头,妩媚而娇羞地一笑:“傻瓜哟!我就是农村女娃儿,不干活干啥子哟?快走吧,有人来了呢……” 看着刘国才火辣的眸子盯了她一眼,扬扬手,走了。周里秀的心也随着那男人走了。唯留下他塞到她包包里的一份沉甸甸的情意。 最近一段时间,周里秀感觉自己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在她眼里,生活原来是那样的美好,阳光也比以前明媚了,天也比以前更蓝了,小河里的水比以前更清了,就连树上的小鸟也叫得比以前动听了。那天,两个人分手后,她回到了家,等劳作了一天的父母都睡了,她拿出那男人塞到她包里的东西打开看了看,里面有牙刷,牙膏,还有一块香胰子。她放在鼻子下闻闻,我的那个娘哟!那么香呀!再看看画着一个美人图案的瓶装雪花膏,她用小手指轻轻地蘸了一点抹到了手心里,往脸上一揉,那种淡淡的香气,那种润泽,不由她陶醉了起来。包里还有一块六尺长的花布,一看就是能做一件新上衣的料子。她听说过那个叫什么什么尼,哦!对了,华达尼!花布里加了一枚圆圆的小镜子,看到镜子里的女孩面若桃花的样子,周里秀自己先羞红了脸。秀儿也能品味出来,那男人是早有准备了呢! 其实最先发现女儿有变化的是周里秀的母亲。原来下雨天或晚上,你让她学着纳个鞋垫做个针线活,如同杀她一般。女孩子呀,出阁前,怎能不会女红呢?可这个女儿除了看看书,绝把她拉不到针线笸箩跟前来。可最近一段时间,每逢下雨,女儿都缠着让她教做针线活呢,你说怪不怪呀?当母亲把女儿的变化说给老头子听时,周里秀的父亲正坐在院子里那棵枇杷树下,用一把看不清颜色的钳子拧他的水担钩子呢!听到老婆子的话,他停下手里的活计,从腰里取出烟袋,装了一锅子烟,用火镰一划,贴着黑色火石的套子就燃了起来。他美美地抽着一袋烟,咳了一声,把烟袋锅朝鞋帮上一磕,说道: “是哟,我也看到了,那女娃儿干活也猛实多了呢,天不明就上地,蚊子起来了才往回走呢。河边那块稻田,没有十天八天她都拽不完的草哟!可昨晚听你闺女说很快就薅完了。你说有多快吧!” 老头子是真不信,女儿能干那么快。直到有一天,周里秀与那男人撞到了他怀里,他才被撞醒了。
(未完待续,精彩下集等着你)

作者简介:张华,男,汉族。六零后,阌乡人(今河南灵宝阌乡人)。自由撰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原创了大量诗、词、散文及中短篇小说。一部二十八万字的长篇小说《承诺》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平台、杂志,并多次获得金奖、银奖、优秀奖。微信和电话同步:13393059953

往期精彩回眸

第536期【 张华小说】《SOS》(第一章)

第539期【 张华小说】《SOS》(第二章)

第544期【 张华小说】《SOS》(第三章)

第798期【 张华小说】我和我的小伙儿(上)

第799期【 张华小说】我和我的小伙儿(下)

第800期【 张华小说】 战地黄花分外香(连载01)

特别说明:本平台发出的文章,所得赞赏全部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