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奶奶

我们幼时您己老去,我们大时您己离去。

人生若只如初见,愿您一生常在康健。

——此文献给九十高龄己故的奶奶

我的奶奶是一位小脚奶奶,三寸金莲,在那个年代,女人都以大脚为耻,小脚为荣,脚的形状,大小成了评判女人美与丑的重要标志,做为一个女人,是否缠足,缠的如何,将会直接影响到她个人的终身大事,正是这样一双小脚,走过了大半个世纪,支撑了一个八九十号人的大家庭,并且让这个大家庭充满了欢乐和幸福,孝道和善良,坚强和厚道。

我的奶奶据爷爷讲仅仅是他用一筐胡萝卜换回来的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女子,从十九岁生下第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大姑妈开始,一直到四十三岁生下小姑姑结束的二十多年间,她繁衍了一个整整八九十号人口的大家庭。这算不算的上对当时社会的最大贡献?更让人敬重她的八个子女中有老师,有军人,有干部,有医生。在那样的环境那样的年代无疑是难能可贵的,这也让我们理解了“入则孝顺父母,出则和睦乡亲,饮食先让长者,行路当随后行。”的家风家训。这也就让我们理解了子女们包括儿媳妇们敬重她,从来没有顶撞过她的原因。而她,这些成绩背后的辛酸与艰难是无法想象的。

早年挨饿时期,她也偷过集体的粮食,当然没有莫言笔下写的那样悲情与残酷。割田时节,妇女们都会在内衣里缝上一个口袋,揉几个麦穗装在里面带回家。遇到突击检查,掏出来扔掉是来不及了,别的妇女只有挨整的份,而她每次都安然无恙。其中的玄机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其实就是很简单的窍门,在口袋底端留一个口,用绳子打活结扎了,看着情况不妙,拉开活结,粮食自然悄无声息地漏了。最关键的是,不能太贪,偷的越多,露馅的几率肯定越大。多么朴素的生存之道啊!其实,这样的小窍门也源于奶奶女工极好。真的是心灵手巧。什么老人的大襟衣服,小孩的连体棉裤,还是绣花枕头绣花鞋垫,她用一台缝纫机全部搞定。她和爷爷的寿衣都是她亲自动手完成。就现在,她还眼不花手不抖,时不时的做几双鞋垫,那一双裹足后的小脚把缝纫机踩得飞快,端地比走路稳健多了,用她的话说还是一种锻炼。她做的鞋垫也是无计其数,只要瞄一眼你穿的鞋,大小款式自是心中有数,做出的活绝对的长短合适。所以家庭中几乎每一个人的脚下都有她细密的针脚和浓浓的爱意。她在用这种最朴素的方式传递着一个伟大母性对子孙后代的无尽关爱!

每年过年,奶奶到谁家,谁家便是最热闹的,在这期间,家里人来人往空前的热闹,当然大多都是冲着奶奶来的。来的人无一例外都围坐在奶奶身旁嘘寒问暖,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奶奶也总是用一个个好来回答,满面的笑意推得脸上的皱纹越发的深邃,而在这深邃里流露出的却是世上真正的慈祥。不论是她的五六十岁的儿女,二三十岁的孙子,还是几岁十几岁的重孙,围在她身边,给她捶背,陪她说话,沐浴在这慈祥的温暖中感受着人间最大的欢乐。有这样一个老祖宗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真是一种幸运!

奶奶越来越老了,体力当然大不如先前,平时很少下楼,每天就在阳台上透透气晒晒太阳,然后从这间屋子转到那间屋子就当是活动,这时才会明白她成天嚷着要回乡下老屋的原因。剩下的时间就是斜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是极爱看电视的,尤其一些后宫历史剧,每每看到精彩处还要发表几句评论,说这个女人怎样那个女人如何,无非是表一表憎恶而或同情,情绪上却别无半点波动。到她这个年纪已然看透了人生,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那样而已。不过她气色尚且可以,黑玉的眼睛,红玉的脸庞,岁月的雕琢成就了人间最真的安详。思维也依然敏捷,说起一些陈年旧事来如数家珍。有时闲下来,我也会躺在沙发上听她回忆往事。主题绝对是关于她的每一个儿孙的点点滴滴。

奶奶生前极其爱花,生活及其讲究,每到春天来临,房前屋后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夏天一到,满院的姹紫嫣红,花香入鼻,有时会采摘几朵摆放在屋中,使小院和屋中变成了花的海洋。据我们的影响,奶奶卫生茶饭极好,每次有接待工作,大队书记定会安排在奶奶家,屋中的摆件只要经过她手都会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简单的一个菜让她掌勺,味道绝对不是吹,那真是一个香,都说人老了最忌讳说死,奶奶却不然,反而把死常常挂在嘴上,她突然说自己也不生个病什么的,那样一倒头死了一了百了,免得再拖累我们照顾她。我是听惯了她这样说,和她开玩笑,等几年再死,等到你重孙有了子女我们家五世同堂了再死也不迟。她呵呵地笑道,那还得多少年啊。话虽这样说,看的出来,她还蛮期待的,这老太太,想活着呢。往往越看淡生死的人其生命力越旺盛。一切生活的风雨已经无法在她心中掀起任何的波澜。

唯一记得奶奶动容的一次也就是爷爷去世时,即便那样也是一纵即逝。爷爷是在安详中落气的,一如一片秋叶,落叶归根,所以一开始奶奶没有丝毫的悲痛。我赶回家时,她正坐在炕头和老亲家(三姑姑的婆婆)一边说笑,一边比划着给我们孙子辈的做孝帽。真的是笑看风云,闲庭信步,仿佛爷爷的去世与她没有多大关系。我当时突然难过了,差点落泪,思绪飞到若干年后,当我们奔她的丧时,这炕头还会如此从容吗?连续几天的守灵发丧,始终看不到奶奶有丝毫的落寞与哀伤,直到爷爷的遗体被抬去下葬时起灵的那一刻,悲天悯地的一声长嚎在一瞬间击碎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子女们一起扑过去搀扶住她,去的人已然远去,可不敢让活着的这个老祖宗有半点闪失。好在也没什么大碍,仅仅就一声长嚎后余下的尽是悲悲戚戚的抽噎。她用手抚着棺材,缓缓地抚着……最终无力地垂下双手时也即她最终承认了爷爷的离去。我们去坟地的路上,谁都在吊着一颗心,这次的奶奶能挺得过去吗?先前多少的苦难她都淡然若无,只因身后是一堵结实的墙,当这堵墙轰然坍塌时她能否撑得住这个家庭的脊梁?

我们从坟地回来时,院子里正在待客,在院落里一角的一张圆桌上,几个孙女孙媳妇围坐在一个笑容灿烂的老妇人身旁谈笑风生,不知在评说着什么,那就是我们一家人都担心的亲爱的奶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估计所有人的言谈都围绕着她的喜怒哀乐。看我进到院子里时,奶奶亲切地招呼我过去,摆在我面前的是每个菜中吃剩的一些零头被汇集在一个大碗里。她非要让我吃下去,说这是个讲究,吃了自有好事。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种古老的说法,吃了会香火不断。之所以给我,是因为在结婚的孙辈中我是好久都没有子嗣的一个。看看吧,在送别一个亡人的同时,她想到的并不是对故去的悲戚,而是对后代延续的期望,生死在这一刻的较量显得别样的无趣,死即死,生还得继续生,生死之间,生者毕竟是世间永恒的主宰,估计连生命之神也会喟然,人类对生的渴求竟是如此的强烈,有谁能够左右得了生的延绵?当一个人在生死之间有了毅然的抉择时,又有谁能够对生死妄下断论?死是无可避免的,生更是永恒追求的!以此,才会有超越生死的灿烂笑容,才会有灿烂笑容背后一颗强大的心,这才是生命最终的追求与境界。我的奶奶,我亲爱的奶奶,她在生与死的关键时刻,用一颗或许无为的心做了最好的诠释……

正月二十三日,是爷爷的忌辰,奶奶随父辈们去上坟,她走了!我每天外出抑或下班,客厅里那个面上淡然笑之内里肯定会满心守候的身影离开了,怅然若失的心空落落的,失去了一尊神真实的佑护,心也追随而去……我眼前又浮现出一双缠裹后严重变形的小脚,就是这双小脚,支撑了一个家庭,一个世界。那,就是我的奶奶!可就是这样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却突然病了,病的突然说不出话来,病的突然下不了床,大脑时而清楚时而糊涂,摸着儿孙的手,努力努力说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两行眼泪顺着枯老的脸颊流下来,此情此景令在场的所有人默默流泪,一生那么刚坚的奶奶,突然大小便失禁,失去了生活的自理能力,儿女们不遗余力的轮流伺候,买来气垫,买来尿不湿,买来榨汁机学婴儿般的照顾,一天几十遍的翻身与换洗,怕长期卧床引起便秘,孙子们买来时令水果和榨汁机,为奶奶榨上各种果汁。天气好时,坐上轮椅推出去晒晒太阳,所有的家人一有空,开车赶去看奶奶,奶奶的小屋时时人头攒动,进来出去,引的左邻右舍无不羡慕,柴老太这辈真享福了,临了临了儿女们都这么上心,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身上没长一个?子,没压下一个褥疮,脸色还是那么红润,直到走时,脸上安详的像睡着了一样。九十高寿走了在农村算是一桩喜事了,既然奶奶生前那么要强那么风光,所以奶奶的丧事办的相当隆重,外地上学工作的孙子重孙都赶来,默默守在她身边,送她最后一程,知道奶奶生前极其爱花,子女孙子们都用鲜花堆满了她身边,临下葬时,亲人们手捧鲜花,排成一大长队,引的村人驻足观望,终后落土时,当家管事的要求亲人们最后看奶奶一眼,当缓缓打开枢木,里面躺的奶奶还是那么慈祥,脸色还是那么红润,慈详的像睡着了一样,叔叔姑姑们一直摸着奶奶没有体温的手,迟迟不肯撒手,久久不愿离去,一行清泪缓缓流下,一步三回头,悲伤装满心中,哽咽离去。

长天依在,后土依在,世界万物依在,只是少了奶奶慈祥般的脸庞和笑吟吟的声音,梦中满满都是您的身影,忽然顿住,原来真是真正离开了我们,真正离开了这个世界。

编辑:杨易凡

图片:柴素萍、网络

首次投稿作者请先了解文社投稿须知,投稿务必发邮箱,谢谢!

作者简介:柴素萍,甘肃武威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医院从事会计工作,从小喜欢文字,人如名中的素,素心有恬静,文心有嗔喜。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原创】

【天马竞辉400期】柴素萍|散文《最美四月天》

试解央视春晚提及古涼州的二句诗 李老先生|天马竞辉1396期

软儿梨情结 张开俊|天马竞辉1347

被偷走的年少时光(词曲原唱) 何文娟 |天马竞辉1153期

怀念九墩 散文 丁帆|天马竞辉1193期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苹果手机赞赏入口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后赞赏,请注明所赞赏作者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团队:
顾问:李老先生 微信号:LBS18293557903,秦淮梦月,王琦,雨之恋
主编:静之逸 微信号:285095385

编辑制作:杨易凡 微信号:YYf15117101163

推广:弋蓉、西凉举子、王芳,山花、樊晋江
投稿:285095385@qq.com